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憤怒:張鐵志的下一本書

2015/4/27 — 16:54

「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封面及作者張鐵志送予本文作者劉細良的提句。

「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封面及作者張鐵志送予本文作者劉細良的提句。

【文:劉細良】

金像獎一眾主持「反智」演出,引起網民大反擊,幕後製作人陳嘉上解釋希望頒獎禮可以「輕鬆」,才出現這情況,原來在香港娛樂工業中,「輕鬆」就等同「輕蔑」,他們相信流行文化必然是「反智」,所以吳君如認為自己的賣點是:認識旺角砵蘭街提供口交服務的「蕭小姐」而不認識蕭紅就等如「在地香港文化」。

但流行文化不一定反智,甚至往往是時代的反映,能改變人心,改變社會。張鐵志離港前夕送給我「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的十周年紀念增訂版,在意大利旅途上我重新看了一遍,內容介紹60年代以來美國民歌、英國Punk、一直到U2、Coldplay,流行音樂與現實社會的互動,新版補充了英美之外的搖滾改變世界的故事,如捷克布拉格之春後成立的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俄羅斯反普京樂隊Pussy Riot、1988年7月Bruce Springsteen東柏林那場演出如何激動東德人民爭取自由,巴西及智利反獨裁政權音樂。

廣告

作者一直在問,「搖滾樂真的可以改變世界嗎?」張鐡志的答案是肯定的,借用英國左翼歌手Billy Bragg的看法:藝術家的角色不是要想出答案,而是要敏銳地提出正確問題,閱聽人才是改變世界的行動主體。香港流行文化沒有這些人嗎?當然有,金像影帝劉青雲主演「竊聽風雲三」,政、紳、黑利益集團,多寫實,方中信那身造型,一望就知「小桃源系」。流行音樂有沒有?當然有,一起舉傘在叱吒拿奨,鼓舞人心,My little airport在金像奬本地直播中被刪除的英國國歌演奏,在嶺大演出的「血汗攻闖」,居然因一首粗口歌引起權力口誅筆伐,搞到前校董會主席陳智思甚至公開致歉。對政權而言,那不是「噪音」嗎?只不過主流媒體一直視而不見,識做、低調處埋,要延續這些憤怒聲音,今天只有靠新媒體。上星期周博賢及探長的網台節目「怒漢推歌」重出江湖,我聽到周博賢介紹正為職工盟製作工運唱片,那應該是香港歷史上第一張自主工運大碟《野火WildFires》(暫名),收錄多首描述工人故事的音樂作品,如〈農村包圍城市〉、〈辛酸〉、〈坎坷〉、〈惡晒航空〉等,主唱是香港的獨立樂隊。

廣告

張鐡志在寫下一本華語世界的「聲音與憤怒」時,應該會還香港人一個公道,我認識的香港流行文化工業,由郭達年「黑鳥」開始,以聲音向社會發問,提出異議,改變人心,改變社會的創作人,從不間斷,我們需要的,是將三十年來流行文化的憤怒聲音作歷史連結。

其實,金像奬這班香港電影人之難睇,是在一個大時代前,呼喚大家的良知、信念,但站在台上的卻是小丑,繼續賣弄甩漏低B,那種落差才令人難受。這是集體逃避,豈止是小春、君如、家楝三人的問題。

 

讀書好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