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憶一段與自焚住持之往事

2015/6/16 — 23:34

【文:Brian Lau】

今早朋友突然傳來這段新聞:「『警署佛堂』收地風波 男子危坐天台燒手」,實在令我痛心不已,因為那名男子正是普賢佛院的住持劉建國先生;我認識他緣於《蘋果日報》的寫生邀請,那天不只用了紙筆記錄這個盛載著調景嶺真實歷史的佛院,也聽著劉先生細訴當年調景嶺的逸事和警署佛院的由來,而當時最打動我的,是他說這佛院內安置了不少「故鄉」是調景嶺的抗日軍人,他形容這裡是他們最後的棲身之所,沒有這裡,他們也無處容身了,作為土生土長的調景嶺人,他實在不能接受這種事情發生,這番話確實令我動容,也令我確切地感受到他對這地方的強烈感情。

可惜這佛院不單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之餘,西貢區議會更要帶頭將之連根拔起。就在二零一三年梁振英推出「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即每個區議會有一億元去「揮霍」的計劃後。西貢區議會隨即建議興建一條將軍澳文物行山徑,並把普賢佛院改建成將軍澳歷史風物資料館,而這個預算花二千四百萬元改建的資料館,初步建議除了有展覽廳外,還有迷你電影院、互動遊戲區和一比一人造漁村景,希望可以「重現」昔日調景嶺的漁村風情,而附近兩座舊警察宿舍則會改建成主題度假旅館等等,但其實當區居民從來並無這些需求,更甚有些得知佛院將被迫遷的居民更希望區議會可擱置計劃,然而西貢區議會主席兼民建聯成員吳仕福卻堅持繼續計劃,更指調景嶺警署歷史悠久,串連附近文物可彰顯將軍澳歷史芸芸。

廣告

這正正就是香港典型和荒謬「活化保育」的又一例子,往往不求原址保留或盡量保住昔日面貌,反之是趕走原有居民或拆毀建築,然後再以沒靈魂的新建築強加或取而代之,最後淪為歷史文化和美感皆蕩然無存之「四不像」,這樣的「特色」建築,其實是香港的悲哀。到底這些離地短視、漠視歷史和唯利是圖的市建局區議會式「保育」何時才會完結?

而就在今早,在民政事務署、漁護處、消防及警方到場協助下,終於要「收回」佛堂作這個「利民」建設 (但到底最後有利了哪些「居民」?),而聲言要捍衛佛院到底的劉先生在對峙期間,更一度自焚左手來向這種所謂「保育」作出了最強烈和悲憤的控訴,縱使只是透過電話屏幕看到這場面,也不禁痛心嘆息。

廣告

猶記得當日完成畫作後,劉先生駕車載我們下山,我們看到佛院附近的空置宿舍,打趣地說內裡晚上應該很可怖,而劉先生則對我們說:「行事正直不害人,對得住自己良心,自然問心無愧。」

一眾接連摧毀香港的權貴,撫心自問,午夜夢迴,你們又能否「問心無愧」?

最後,謹祝劉建國先生早日康復。

(原刊於事吉茶記 facebook,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