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人的童話

2017/2/21 — 14:42

新版《射鵰英雄傳》宣傳照

新版《射鵰英雄傳》宣傳照

【文:魏盜珈】

武俠小說的魅力歷久不衰,特別是金庸的小說,是電視劇的常客。最初大陸又拍了一套《射鵰英雄傳》,質素就撇開不論,令人在意的是,武俠小說 (或者是金庸小說)似乎有一種跨時代的魔力,可以抵抗時代的變遷。今日世界瞬息萬變,80年代的廣東歌在今日的K房中常被人說老派歌,曾經十分流行的《PPAP》已經沒人理會,「Pokemon Go」所引起的行人群起並走的情況亦不復見,惟獨武俠小說久不久就被人改編成電視劇,而現正播映的《射鵰英雄傳》甚至用上83年版《射雕英雄傳》的《鐵血丹心》做主題曲,一反時代的趨勢。為何武俠小說就有如此魅力呢?

黃蓉道:「你到華山來,想是要爭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號了?」

廣告

郭靖道:「蓉兒,你怎麼又來取笑?我是要向周大哥請教一個法子,怎生將已會的武功盡數忘卻。」當下將這些日來自己所思各節一一說了。

黃蓉側過頭想了一陣,道:「唉,忘了也好。咱倆武功越練越強,心中卻越來越不快活,反不如小時候什麼也不會,倒是沒牽沒掛,無憂無慮。」

廣告

她哪想到一個人年紀大了,總有許多煩惱,有許多愁苦,與武功高低,殊不相干。

這段是《射鵰英雄傳》的其中一節,靖、蓉二人這番話,對於早已投身社會的一眾大人感受猶深。生於香港,生活原是刻板,朝八晚六,日日如是。到了現今的世代,假期收到老闆、上司的訊息更是常見的事。孩童時的那份憧憬、讀書時的那份熱誠、甫入社會時的那份衝勁,都被時日磨滅了。很多人說:「武俠小說是成人的童話。」原因是大人從中找到了對生活的那份憧憬,夢想成真。童話為人帶來了奇妙的故事,使小孩充滿無限想像。想想《愛麗絲夢遊仙境》、《美女與野獸》、《桃太郎》、《白雪公主》等故事,都是充滿奇幻、有趣的故事,令小孩悠然神往,希望置身其中。只是公主未必會遇上英俊、溫柔、對公主一見鍾情的白馬王子,世上也不會有抽煙的毛蟲、只有頭的貓,人更不會變大縮小。這些事實當人長大以後,見識多了便會明白,至少我們認為沒可能實現,於是便漸漸對這些童話故事失去興趣。而真假混雜的武俠小說便在此時進入了成人的眼球,為人帶來了想像、有趣、令人悠然神往的故事,再次令人著迷。

《射鵰英雄傳》主角郭靖是一個其貌不揚的老實人,而且沒有練武天分,金庸卻安排了艷麗無儔、聰明絕頂的黃蓉做他的伴侶,而這沒天分的傻小子也慢慢練就一身可與天下四絕 (不算已死的王重陽)抗衡,到《神鵰俠侶》時更成為一代大俠。《天龍八部》中虛竹同是其貌不揚的老實人,機緣巧合下得到一身高強武功,與夢姑發生了一段奇緣,以後共結連理。《鹿鼎記》中韋小寶不學無術,卻成為康熙身旁的紅人,也是反清組織天地會陳近南的徒弟,更娶得七位如花似玉的夫人。現實中會有這種奇遇的人可謂少之有少,近乎沒有。

武俠小說總是與「江湖」二字緊密相連,而這個「江湖」便是成年人的理想之鄉。<莊子‧大宗師>謂:「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溼,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莊子想說的是與其大家一起生活是那麼辛苦,要像魚於陸地上,勉強用唾液滋潤對方以生存,我情願大家忘記對方,像是從未認識一樣,回到那時自由自在的生活。「江湖」二字給予了人無限的想像空間,這個無邊際的空間使人有了自由自在的聯想。武俠小說中的「江湖」,就是一個允許以武犯禁的一個地方,這對於成年人而言,有著一種莫大的吸引力。《天龍八部》中段譽被鳩摩智俘虜,輾轉之下遇上了蕭峰,氣上心頭便跟蕭峰豪飲起來,顧不上對方是什麼人,或銀兩是否足夠;《射鵰》中黃藥師被郭靖、柯鎮惡冤枉殺死了江南五怪,聽得黃藥師一頭霧水,眼看郭靖糾纏不休,氣上心頭,便索性攬在自己身上,將五怪之死都算在自己頭上。黃藥師此舉在我們看來似是愚昧,然而他既有通天本領,藝高人膽大,即便是冤了也無妨,反正郭、柯二人也奈何不了他,倒是攬在自己身上,一了百了,快意恩仇,毫不拖泥帶水。既是「邪」得可以,又是傲氣洋溢。

這些事對於我們而言是斷不敢做。我們從小就被人教導做事要有兩手準備,要顧慮後果,也要看別人的面子做事,免得別人下不了台,以致做事時諸多掣肘。昔日夢想、兒時憧憬便是毀於此刻。思慮周全並無不妥,然而卻容易使得自己不快活。大學選學系時要考慮錢途,選科時要顧及成績,到投身社會更要小心人事,開始著手儲錢買樓。社會上大家都費盡心思過上安穩生活,即使生活艱苦,都期望可以十年如一日。對於會為穩定生活帶來衝擊的事最好一件都沒有,所以最迷人的口號永遠都是「經濟穩定繁榮」、「社會和諧」,意見分歧就成了一個禁忌。

成人一方面將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寄托在武俠小說之中,另一方面卻忍氣吞聲、委曲求全地生活,為一個住宅單位、一份薪水而折腰。我們把想過的人生留給了童話,而自己則過著了無新意的生活。

《莊子‧齊物論》:「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小小的哲學系研究生,跟大多讀哲學系的學生一樣,經常思考如何將哲學帶到日常生活、大眾的視野之中,閒來亦會涉獵歷史、文學作品。跟朋友開了一個專頁,分享一下研習心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