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應該怎樣閱讀?

2016/1/18 — 20:42

【文:陳冠健】

我們不要在閱讀中迷失,閱讀,需要認清自己的目的。我們為甚麼閱讀?對我來說,閱讀,是因為感覺生活枯燥了,我需要好好聆聽他人的聲音,窺看他人的生命,希望讓自己擺脫時與空的籠樊。因此,有時我真的像陶潛《五柳先生傳》所說的「好讀書,不求甚解」,更多時候我不是讀書,我是讀一種感覺,讓那種感覺慢慢薰陶我的靈魂,讀完以後,也許每一行文字,我都遺忘了,但那本書仍舊在我的身體,這點我是知道的。我閱讀的目的,就是賦予自己生命更多意義,了解目的,我就能權衡,知識記不住,就隨它去。閱讀,沒有所謂正確的目的,只要是你真誠的目的,就是正確的。我們可以為了知識閱讀,也可以為了娛樂閱讀,每一種目的,都意味著每一種閱讀的方式,但我們不能遺忘當初閱讀的目的,否則我們將在閱讀中一無所獲。

閱讀的方式必須考慮到自己的性情。每個人的生命,都在探索自身。這幾年來,我透過比對不斷尋找自我,我發現我是一個極其敏感的人,我時常無意識地察覺生活最細微的細節,例如一句說話的一個字詞,同時我是一個不擅記誦知識的人,知識來的一剎,就是知識去的一剎。性情沒有好或者不好,性情就是事實,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抓緊事實,就著這個事實尋找自己獨特的閱讀方式。我的目的,不是要「為學日益」,即便我的目的如是,我的性情也不容許我日益,因此這幾年來,我發現我最有得著的閱讀方式,就是投入文字之中,用我最敏銳的感性羈旅於閱讀世界,讓他人的文字成為一條道路,讓我的閱讀成為遺跡,這樣我的靈魂就可以得到滋養。其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閱讀方式,我們不必去羨慕,更不必模仿。我也曾逼迫自己記誦詩句,但我發現,那不是我的方式,記誦還不如切身感受。

廣告

閱讀,斷然不能狹隘,我們要培養廣大的閱讀目光。在《唐宋詞十七講》一書,葉嘉瑩老師說李後主的「林花謝了春紅」以感發取勝,「謝了」二字,沈痛、口語化、直率,但我們不能將同樣的標準套在周邦彥的詞作上,因為清真是以思力取勝的,注重的是詞作結構和思索安排。所謂「有容乃大」,以此攻彼是狹隘的,後主詞有後主詞的美,清真詞也有清真詞的好,有時我們說某作品不好,其實問題未必在於作品本身,而在於我們自己沒有代入作者的角度去欣賞那一種美,反而用另一種審美標準去批判該作品。我們所要做的,是閱讀更多不同風格的作品,培養各種審美目光和角度,這樣才能在閱讀世界發現更多的美。劉勰在《文心雕龍.知音》說:「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其實閱讀亦然,要欣賞一種風格的美感,就只有多讀。無論是出於甚麼目的而閱讀,培養廣大的目光總有好處,我們將得到更多的娛樂、更豐富的知識、更具感染力的薰陶。

生命太匆促了,每個人的籌碼都只有幾十年時間,在有限的時間,尋索最多的意義,就是人生的價值。閱讀,一如賦予我們第二雙眼睛。不過,有一點是不能遺忘的,我們仍然需要用我們第一雙眼睛生活。因為沒有生活,就沒有閱讀,生活和閱讀是互證的,讓生活成為閱讀的感受和思索素材,同時讓閱讀成為感染生活的契機,這樣才是真正有機的閱讀人生。

廣告

作者簡介:脫軌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