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手持一把利刃

2015/7/19 — 11:00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舉辦的 「重寫我城:十二種評論的未來式」 
(攝影:Ka Lam)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舉辦的 「重寫我城:十二種評論的未來式」
(攝影:Ka Lam)

評論,在這城市裡究竟意味著甚麼?近年的網路上,尤如戰場。不少人對他們眼中的敵人,埋沒理性和同理心,用缺乏力度的證據、排山倒海的個人猜測指控當時人——評論,似乎成為了攻撃的矛戟,一刀又一刀地劃破被指控者的心,使人承受無法彌補的傷害。而我們每個人,幾乎成為深知事件來龍去脈的判官,即便我們都不在場、沒捕捉關鍵時刻的錄像、更無言之鑿鑿的人證、只有無止盡的謠言,但人們卻自以為找到真相,真是匪夷所思。

從前講言論自由,我們怕的是人們不敢說;現在我們更關心的可能是,評論時要注意甚麼。在這還享有一定言論自由的國度,只要連上 facebook,我們就能發言、分享、批評、與他人議論,評論成為了日常,而你的一字一句,亦能無遠弗屆地傳到每個人心內。而每人的想法、情緒,特別是被評論者,都會因你的言詞而被影響。它有著影響力,甚至如周博賢所言:「評論是一種粗暴的介入、侵略。由於所有理解的行為本質都是挪用性的,所以亦是暴力的。」而被評論的人,自然亦有被攻擊的感覺,必然不好受。

周博賢認為,評論是一種粗暴的介入。
(攝影:Ka Lam)

周博賢認為,評論是一種粗暴的介入。
(攝影:Ka Lam)

廣告

評論使人人都彷彿手持一把利刃,一不小心就會刺傷他人。刀鋒如斯鋒利、殺傷力如此大,我們為何需要評論呢?在「重寫我城:十二種評論的未來式」研討會裡,多位講者講及評論的意義。如羅永生認為:「評論活動可以看成一個啟蒙:透過批判、知識人的解讀和分析,令人從蒙昧的狀態,逐漸變得清晰。它的目的,是堅持真理和真相。」不能否認,我們每個人都有犯錯、有蒙昧的時候,特別是當自己的言行傷害了他人、誤解了事情的本質而懵然不知時,他人的利刃就有助戳穿誤會與錯誤的理解,劃破遮蔽雙眸的布幔,使我們瞧見更多的真相,可稱為一種教育方式。

廣告

透過恰當的評論,無論是被評論者,或是見證評論的旁觀者,都會因此而得益。但何謂恰當的評論呢?身為手持刀刃的人,必須在動刀前,了解自己的角色、責任與義務,才可避免傷及無辜。羅永生繼而提到:「每一個評論都只是討論的輔助人,志在引發更多的討論,而非成為權威和絕對。」在以為刺破他人視界盲點時,別忘記自己的視神經同樣有缺陷。每人都有錯誤的可能,亦未必對事情有完全的了解;唯有通過這樣的思維,言論才會謙虛,不會過於武斷,有檢視及反省自己評論的可能,同時亦會接受他人對自己的批評,繼而進一步接近真實。

而真相,永遠是複雜的。像你即便在布幔上用力劃上一刀,都只能製造一個創口,人們亦僅能透過那個洞裡去觀察、去觸摸,卻無法掌握事物的全貌。或如莫兆忠所言:「評論是一種複數」,每一評論都提出了對事情的一種理解,但單一的視野使人陷入更深的困境,讓人以為那就是唯一的真相。唯有通過眾多迴異的評論、多種角度的了解,才能接觸真實的不同層面、掘出通往真理的各個入口,使我們不會停留於原地。

莫兆忠稱,評論是歷史書寫。
(攝影:Ka Lam)

莫兆忠稱,評論是歷史書寫。
(攝影:Ka Lam)

也許更重要的是,要謹記評論不只是為自己、批評者、旁觀者,也是為未來的讀者。莫兆忠曾在講座上分享:「評論,其實也是一種歷史書寫。」評論需要對未來及歷史負責,它是一種對當下的紀錄,反映這刻人們所理解的真實,為無法看見現在的人留下過去的痕跡。如此,書寫真誠的評論是必要的:或如區家麟所言,要建基於事實、有對確的推論、有真情實感,才能為未來寫下真實的歷史,避免他人錯誤理解過去。

另一方面,他這觀點亦提出一個重點:我們有評論的必要性,尤其是事件的持份者、見證事件發生的人。雖然在講座中,有不少人認為無法承擔評論的重大責任、不想無端傷害關係或人心,所以寧可不作批評——但是若人人皆不評論,這將造就出空白的歷史,未來人將無法觸摸過去的真實面貌。於是,他們在回溯過去時,只找著讚賞、稱譽,卻失去了從歷史汲取教訓的機會。試想,若一個時代只有一人願意下筆書寫歷史,那後來者只能憑藉一種視野重構過去,那其實是非常危險的。通往真理的路永遠都是漫長的,需要更多人的參與,才能稍稍向前推進;而相比起「絕對正確」的一種歷史,我寧可有更多能夠反覆推翻、互相補充的多重歷史存在,使人明瞭沒有絕對的真相,才能孕育尊重不同觀點的心態,而且永遠抱有追求更真的好奇。

的確,每人都手持著利刃,但我認為不要害怕使用它;而是盡量確保自己的評論是基於真實的,避免將刀鋒指向人,試著只對準掩蓋真相的布幔。在動刀以後,亦要對他人對你的理性批評抱開放態度,反思自己的評論是否出現漏洞,有否意外傷害他人。而最理想的,就是給予被評論者回應和反駁的機會,從相對的立場重新理解事件,為未明的真相再添一塊砌圖。

區家麟指,評論者應多考慮他人感受。
(攝影:Ka Lam)

區家麟指,評論者應多考慮他人感受。
(攝影:Ka Lam)

最後,我對區家麟的另外一個忠告特別深刻:「在批評之前,多考慮別人的感受。」畢竟每個凡人都是血肉之驅:僅用刀鋒劃破淺淺的一層皮膚,就會淌血、感到痛楚,更不要說是眾矢之的、猶似凌遲的集體圍剿。除非,眼前的是包圍著我們的重重布幔、讓我們無路可退的堅固石牆、圍困著不少人身心的牢獄;如此,我們有必要以利刃,一層又一層的劃穿謊言與藉口,找尋能夠呼吸的出路,讓每人在心裡仍可保守求真的勇氣,和對自由的追求。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