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香港人 丁新豹《非我族裔》

2015/1/1 — 15:25

「中西文化交匯,華洋共處的地方。」我們從小就在教科書,讀到這樣的香港故事。根據 2012 年人口普查數據,本地非華裔人口僅 6.4%。人口不多,但這群香港人的貢獻卻不比華裔主流少。就像前天去世的夏利萊 (Hari Naroomal Harilela) 博士,正是多年來熱心捐助教育機構的印度裔香港人。經營酒店和地產生意之餘,仍不忘培育後輩。

同為香港人,他們的故事,卻少有提及。上月前香港歷史博物館館長丁新豹出版新書《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從街道名稱和墓碑文獻,回溯少數族裔在香港的歷史。

丁新豹接受《明報》訪問時指,編書源起自一次關於香港大學校史的梳理。十年前,港大獲拜火教送贈銅像,勾起一段被遺忘的過去。作為香港第一家大學,港大創校之初資金緊絀。為避免培養大量競爭者,英商捐款並不積極。查考之下,當年最慷慨解囊的,卻是一名巴斯人 (Parsi) 。他名叫麼地 (Mody) ,祖籍波斯,信奉拜火教,二十世紀初已在尖沙嘴一帶發展地產,「麼地道」的命名正是紀念這一代人物。當年他捐出十五萬港元,支持港大興建新校舍。今日進出香港大學站的各位,又有幾多人聽過這些軼事?

廣告

「中國人的排他性多,『非我族裔』一直存在。」丁新豹言,時至今日我們仍然少與其他種族人士來往,甚至會覺得有色人種「低人一等」。守舊概念讓香港一直未能突破險隘的身份認同。

後雨傘時代,我們更迫切討論「何謂香港人」。香港只是華人嗎?我們又要如何面對外貌特徵不同、飲食習慣迥異的鄰居?

廣告

閱讀,或者是溝通互動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