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欠了青春一場死而無憾的冒險

2016/8/29 — 11:0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前言:要討論一部電影,首先,要入場做電影觀眾。

一直對孩子說「不」,是沒法讓孩子成為一個對自己負責的大人。電影《點五步》告訴我們,最好的教育,是讓他們在青春裡做一件死而無憾的事。

廣告

今天(編按:8月25日),開畫日,我在葵芳百老滙入場看《點五步》。細院,入座率90%,只剩前排兩行。這並不是演員謝票場,但主題曲響起時,全場鼓掌;直到Roller credit完結,劇終二字在屏幕消失,觀眾才願意離場。等這部電影上映等了兩年,等着在上映時做一個純粹的電影觀眾,結果又再哭得一塌糊塗。

在香港長大,聽得最多的是「唔得」、「唔好」、「唔可以」,校規都是「不要」、「不准」、「不得」;孩子都是在被拒絕、被否定下成長,教育制度只是為了篩選、淘汰,為了跟隨大人定下的遊戲規則,為了進入社會不停競爭,成為聽聽話話的大人⋯⋯ 不要怪責年輕人軟弱或太躁動,若沒有一件事是由年輕人自己決定、自行選擇,叫年輕人如何為自己負責,如何學會堅強?看《點五步》,最渴望的,是人生有一件事,讓我們不計代價、不怕失敗、不顧一切用盡全力瞓身去做。

廣告

很想在青春裡遇上一個任性的大人如盧校長,不會對你說不要做什麼事,而是要你堅持做什麼事,大聲問你「得唔得?」讓你其實拗底也勇敢說「得!」。盧校長唯一說過「不要」的句子,是「不—要—放—棄」。 如果要說「不要」,只能說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豁出去的機會。

為什麼需要入場看《點五步》?因為當大家常說着香港沒有青春片,沒有新演員,西片英雄片合拍片霸佔院線,但這裡就有一部香港年輕人抵抗洪流,排除萬難、流著熱汗、體力透支去攝製的《點五步》。

若是真的有看過任何打擊《點五步》的文章而猶豫不決要不要入場的人,真係搞錯咗,請先認清,敵人不是《點五步》,叫人不要入場,背後的薄弱邏輯,完全沒有幫助改善香港電影資源緊絀,若是真的關心電影,關注電影新人待遇,就該成就這部電影而不是打擊,因為《點五步》的台前幕後願意減收甚至不收工資去做一部電影,正是因為業界充斥耗費資源的大製作,卻極少會願意投資在一個擺脫主流框架的題目。什麼人做什麼電影,如果有入場看過《點五步》,就了解這個電影會得到這麼多人願意仗義出手幫忙,是因為大家共同渴望做好一件事。

說香港沒有青春片題材,沒有運動電影,又或是說新導演題材狹窄的人們,到底是用 Facebook share Post 就當自己看了這電影,還是踏入電影院看這電影?如果想要香港電影有得做,提升電影質素,得到合理待遇,最幫到手的參與,是成為觀眾,令更多的人看電影,而不是在沒看過電影的情況下食花生,詛咒香港電影攬住一齊死。

當年的沙燕隊,一定有被嘲笑打擊吧?但仍堅持到最後一局;情況就如電影中演出的少年,這電影的上下所有人,不管是年輕的團隊或有經驗的製作人,在未知能不能拍成,能不能上映的情況下,「豁出去」做一件死而無憾的事。

生命有太多未知數,現實也許殘酷,但無論你是什麼年紀,這電影,會給你勇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