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願付出多少包容,去了解「人」

2018/9/24 — 15:57

我們自小被灌輸有幾件事情是必須學得好的:

賺錢,建立身份地位,享受人生。

而在這令人覺得人生有意義的三件事情上,也有不同角度看待它們的學問:

廣告

不要只想自己,放眼世界,關懷弱勢。

但,就是最基本的一科,從來不知那裏有得學:

廣告

怎樣懂「人」?

雖說,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歷史學傳播學經濟學工商管理學政治學文學哲學藝術創作與文化硏究等等都與「人」有關,但若是它們真的能讓「人」是什麼一回事被學到,學會,為什麼,我們又會變得愈來愈拿「人」沒有辦法,覺得「人心難測」,「人事不知」?

皆因當所學的都只是書本上的知識,學了,也無助於實用?

最近在看如懿傳時,一個問題不斷在腦海盤旋,「是什麼教我把它看了一集又一集?」,若只為打發時間,它其實並不令時間過得容易,相反,它會令我一邊看一邊被它的沈重、悵然、無奈、捲了進去,一集完了還出不來。

後來明白,是因為它讓我看見,劇中好多的人,和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悲劇,都源于他們都不懂「人」,唯有少數角色像女主角,只能靠著摸黑般前行,且行且學,什麼是「人」。

怎樣學?學什麼?

每個人生而為「人」,都受制於背景與環境。與其多想為何如此,不如多問可以怎樣做。如此一來,焦點便從「人」轉向了「事」,然而要做好或解決一件事,光靠外在化的規律制度,很多情况下只能治標,最後,癥結還是不能不回到「人」的因素上。選舉就是一例。沒有適當參選質素的人,制度再公正不阿,還是教人束手無策徒呼荷荷。

衆人之事,只有事,没有懂「人」的人。

教育重視成「事」多過學會懂「人」,因過程中遇上的挑戰,總是回到每個人身上:我,願意付出多大的包容,才能全方位認識到什麼是「人」?

此中,有著代價太大,學費太貴,不設實際,和何必吃虧的意味。

這番感受,與半年前看皇冠異常相似。但如懿傳學懂「人」的處境到底險峻艱辛得多:英女皇是權力中心(她不會失寵),如懿則人在邊緣(伴君如伴虎)。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