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唔係激進,只係夠坦白」專訪電影《十年》策劃人伍嘉良

2015/11/20 — 14:46

《十年》策劃人導演伍嘉良與演員廖啟智合影
(圖片來源:由《十年》提供,Andy Wong 攝)

《十年》策劃人導演伍嘉良與演員廖啟智合影
(圖片來源:由《十年》提供,Andy Wong 攝)

我們會面對從哪兒來的恐怖襲擊?
當保育意識走到盡頭,我們還能保護什麼?
本土方言日漸衰微,怎樣影響基層市民的生活?
十年後,香港會出現自焚者嗎?
我們的下一代,要學的是什麼?

五道問題,五部短片,五個本地導演,五種香港未來的想像。

恐怖襲擊或者自焚,聽來踩界,但電影計劃《十年》策劃人導演伍嘉良以一抹微笑回應,說:「我唔會話部分短片係激進,只係一種坦白,而呢種坦白係少有嘅。」

廣告

《十年》意念起源,早在去年年初,雨傘運動尚未發生之時。完成紀錄片作品《趁還有墟》之後,導演伍嘉良念念不忘與街坊傾偈,談及香港現況時流露的欷歔,「講到香港有乜出路,大家都覺得沉寂,或者好辛苦」。他認為,出路不好找,尤其局限於現實環境的考慮,「不如諗遠啲,或者會有更多可能性,對改變現狀有更長遠嘅睇法。」伍嘉良形容,不長不短,十年的未來,是大部分人能夠想像的界線。「十年又係大家嘅口頭禪,大家都鍾意講:『十年前點點點,十年後又點』。太短距離,變化少;太遠,又覺得唔關自己事,所以定咗係十年。」

廣告

伍嘉良記得,五名接觸的導演,大家都爽快應承,而且各有自己關心的議題,「但大家都有同一個感受:覺得香港唔掂,要搵出路。」笑言找前輩來一起玩的他,形容創作幾乎完全沒有限制,只是資金由有心人墊支,製作成本有限,「所以唔可以太過天馬行空囉,要用比較寫實嘅手法,反映可能發生嘅現實。」

從埋班到寫成劇本,團隊中間經歷雨傘運動,伍嘉良坦言導演們某些意念,在社會運動期間已經應驗。以其作品《本地蛋》為例,短片講述民眾盲從盲撐,探討長官意志鼓動下的社會面貌,「雨傘前後已經見到有人失去判斷邏輯,有人為咗利益,附和權力。」劇本構思的荒謬離奇情節,提早在現實發生,叫伍嘉良確信:「歷史係不斷重複嘅。權力獻媚和道德崩壞,係歷史不斷出現。只係宜家有傳媒同 internet,多咗記錄,多咗人知。」

「《十年》係講,我哋係呢個時代要點樣 react 和自處,而唔係要控訴啲乜。既然人係會重複犯錯,咁人要點抉擇,我哋又點樣同掙扎緊嘅人企埋一齊呢?」伍嘉良目睹,從發佈預告片到在香港亞洲電影節中首映,《十年》漸漸取得觀眾正面評價,形容電影是「hit 中咗」大家心中未被言說的部分,「我哋肯承認呢種沉重,承認之後再去面對。」

《十年》首映當晚,觀眾與創作團隊討論到深夜
(圖片來源:由《十年》提供,Andy Wong 攝)

《十年》首映當晚,觀眾與創作團隊討論到深夜
(圖片來源:由《十年》提供,Andy Wong 攝)

五部短片,談恐怖分子、講港獨自焚、說香港出產紅衛兵,想像情節或者我們是都有擔心過,郤一直都未有公開討論。「我唔會話部分短片係激進,只係一種坦白,而呢種坦白係少有嘅。」伍嘉良指出,受到商業利益影響,本地電影創作人多有自我審查傾向,「所謂嘅激進,其實只係呈現一啲『點解唔講得嘅嘢』,但我們只係想討論,一個牽涉所有人嘅議題。」

首映第二場的晚上,團隊仝人出席映後座談會,跟觀眾交流到凌晨,令伍嘉良非常感動:「呢啲正正係電影想做嘅嘢,大家留低一齊傾嗰啲議題。」下月初周末舉行的特別放映場次,也有映後座談,希望多與觀眾溝通。他坦言面對困境,各人取態不一,有人會用積極去做平衡,但「其實好似同窮人講,努力工作一定有改變嘅,政策可能會改架嘛!積極唔係唔好,但就無同人一齊感受掙扎嘛。」

《十年》選擇了坦然承認的走向,導演與觀眾一起經歷,一起找出路,伍嘉良補充:「可能最後都搵唔到㗎,但起碼大家一齊試過丫!」

 

--

《十年》特別放映場次

12月5日 (Sat) 7:30pm (百老匯電影中心)
12月6日 (Sun) 2:00pm (百老匯電影中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