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16 - 13:32

我寧願政府拆走 Invader

法國街頭藝術家 Invader 去年在香港街頭創作數十件馬賽克作品,被香港政府極速鏟走。引起社會一陣批評政府唔識貨、唔識藝術的浪潮。

適逢蘇富比拍賣行下周將在其「無界:當代藝術」拍賣會上開拍 Invader 的同款作品《別名:香港第 58 號》,估價一百萬至一百五十萬。於是舊事又被重提,政府一剷剷去百萬的罵聲,不絕於耳。

我的觀點相反。我,寧願政府拆走 Invader 。

廣告

原因很簡單,因為借蘇富比對作品的估價批評政府,即等於把拍賣行的商業行為合理化,而此舉對街頭藝術的傷害無疑比政府的清拆行為更大。因為塗鴉一類街頭藝術,核心意義在於表達對社會體制的不滿。粉筆少女撐雨傘運動、塗鴉少女撐艾未未,都是例子。今日認同蘇富比拍賣 Invader 作品,為其估價,即等於認同商業市場把抗爭商品化再出售。於是拍賣行賣粉筆少女創作、賣塗鴉少女創作,甚至賣雨傘人、連儂牆,都變得合理。難道這不是最最最悲哀的事情嗎?

反而政府拆去 Invader 作品,卻誤打誤撞成全了街頭藝術的核心意義:突顯了體制的荒謬。因為政府的極速清拆,民眾得以揭示政府行政應快唔快的問題。「拆嘢就拆得咁快,社會咁多問題又唔見你解決。」於是政府在拆走作品的同時,亦引爆了社會對它的批判,進而達到街頭藝術的目標。

我甚至會這樣形容:如果 Invader 的作品是一幅畫,政府把作品拆走,便是這幅畫的最後一筆。換句話說,因為政府做了如此無稽的事,作品完滿了。

其實街頭藝術家創作,本來就不強求藝術品能恆久留存。最聰明的政府反而會乘機把 Invader 的作品好好保育,然後大 sell 自己懂藝術、尊重言論自由、美化環境云云,把塗鴉對它的批判轉化為自我宣傳的工具。這樣的政府是最醒目也最恐怖的。

當然廣大市民可以放心,蠢到令本來無殺傷力的《香港民族論》賣斷市的 689 政府,能耐還差很遠,很遠。

圖:香港創意產業及科技創新委員會

圖:香港創意產業及科技創新委員會

(圖片來源:香港創意產業及科技創新委員會)

(圖片來源:香港創意產業及科技創新委員會)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