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想念這些香港的文學夥伴

2015/4/1 — 21:55

圖:字花 facebook

圖:字花 facebook

想念香港那些苦哈哈 卻對文學堅持夢幻之心的朋友
想念每次有機會在香港 或台北相聚
那種各自文學處境的艱難 卻能爽朗哈哈說屁笑話
相濡以沫的 靈魂的光暈
我還總想 台北就缺一份〈字花〉這樣
純由年輕人自己辦的文學雜誌
你必須跟一塊本來被人們描述成文學出版荒漠的城市交涉
堂吉訶德ˇ的傻氣
動態的抓到這代香港文學人 他們對創作的 文學火焰不熄滅
每次我遇見這些像天龍八部 喔不 葉問電影裡跑出來的
香港年輕文學同伴(通常是房慧真拉著)
心中就充滿溫暖和愛惜

"這就是拉美那些馬奎斯 略薩 他們年輕時聚在一起砸酒瓶
論辯文學的場景啊"

他們激昂的唸詩 對一些好像激烈投入的運動
其實眼睛充滿濕漉漉的溫柔
我們喝醉了
擁抱 告別 祝福各自回到自己的城裡
不改其志 為各自艱難的文學環境
不要失去熱情和溫柔
不要被人類歷史永遠會有的黑暗 粗暴
設局掉入 不要憤鬱沮喪
我想念這些香港的文學夥伴
我總說

廣告

"若是哥中個大樂透
大家就不會那麼苦了"

 

廣告

( 編按:本文是作者於facebook分享《字花》聲明時的感言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