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撐黃心穎

2019/6/3 — 15:11

黃心穎、許志安、馬國明,圖片素材來源:黃心穎 instagram

黃心穎、許志安、馬國明,圖片素材來源:黃心穎 instagram

黃心穎,你現在怎樣?生活還好嗎?來到六月,可能大家已經遺忘了你,只一心等七月,看 Sammi 演唱會,但我沒有忘掉你,還是覺得要再說我要撐黃心頴。

四月底在 Brew Note 文化沙龍,我和黎明講了一場「仆出一條新街:兩條港女的民主實踐」,談討論安心事件,因為要知道一個人是否真的 liberal 真的 democratic, 一定要從他怎樣看婚外情入手! 全場四五拾人,大概有拾個八個人舉手,說願意撐黃心穎,已經很不錯, 也可能只有在文化沙龍這種場,才可以有這個局面,無需全體加入「驅孤行動」定她死罪,可以有不同的意見,我希望黃心穎會知道, 人間依然有情!

講座前一個晚上,我邀請一條女來,她說:「我好欣賞你為小三講嘅話。」她說:「我覺得心心未結婚,咁佢有情慾表達的自由。」然後我就答:「安仔也有這種權利。」Obviously, 我這位朋友是一個小三, 作為單身的一條女,她很想保衛自己表達情慾和愛一個人的權利,我當然非常之贊同,我撐她和她當然是因為我覺得女性可以身體自主,可以情慾的自主,何罪之有?我一向認為已婚的人也應該有表達情慾、言論、結社、信仰和行動的自由,安仔 Sammi 都有,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不過,這種言論十分危險,我不是不知道。

廣告

好友看到我們「性公會」在安仔記招之後的 Facebook Live,已經非常氣憤,他說:「婚姻就是一個契約,a contract is a contract! 你想毀約,或者修改當中的條款,請你先說明,不能背信棄義然後才去補飛。」

常理世界之中,誰會考慮大家在訂定這個合約的當天,向世人宣讀盟誓的當刻,雙方的狀況跟今天有什麼不同?大家有不同的利益,從向世界宣示你的愛情而得到祝福的那一天開始,你就成了一個角色,請你扮演好你的角色,從此我們只是一台戲讓世人觀賞,有沒有想過可能就是這張 contract 摧毁了我們的愛情?哎!我邊顧得咁多?簽約之後,我最關心的是我的 face, 我的地位,我的光環,我在生活上的便利,我按照 contract 可以得到多少。

廣告

Fortunately or unfortunately, Sammi 沒有把婚姻就是一個契約,可能正因為她看到婚姻的意義是遠遠超過 a contract! 她說:「婚姻是 ....要一起走進對方的心,一起正視對方的軟弱,不放棄自己不放棄對方,互相糾正,互相提點 ...」。

基督徒都有明白事理的,我見過有基督徒能夠明白其實凡人婚姻的所謂 commitment, 甚麼委身,只不過是保障「六條一」: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 很多時只是保障異性戀霸權的一個制度, 並沒有什麼神聖高貴可言,所以有些人也不再歧視同性戀的朋友,願意見到他們有平等的權利。

不過,最具挑戰性的當然不是平權,而是性。從今以後,一生一世,你只可以和我有性關係,就算我和你已經沒有性關係,你也不可以和其他人有啊,你的身體只能屬於我,這種忠誠代表你對我的愛,愛不愛都好,這是 contract 的最主要部分呀!

文化沙龍的朋友,聽見我說安心二人明顕是「兩情相悅」,才會在的士上這樣擁吻起來,大家都不以為然。有人說「兩情相悅」這四個字實在是太難聽, 因為當中可能只是情慾,是 sex, 不是感情。感情是較為高貴的,性卻永遠是危險的、汚穢的。婚姻之外的性,是完全沒有存在的空間。

大婆看見老公和小三,當然眼火爆,自己條仔對另一條女有這種衝動,是非常難受的一件事情,究竟他心裏面還有沒有我?我們要維護的不單是婚姻的合約, 我們要撲滅的是被挑起的內心的卑微和恐懼!

我說: 「親密關係非常可貴,無論大家看見的是情還是慾,反正就是實實在在的這兩個人當時是有一種默契和相親相愛 …」「你這樣看安心的交往實在太美化了!連當事人都說這是一段最醜惡的關係,你還為什麼要給他們留一條生路?」似乎大家都想我加入驅孤行動!

有些真實存在的關係,有他自己本身的美麗和色彩,我不忍心抹煞,可能我見得世面少,我甚少見到還想熱吻對方的夫妻,他們多數是黑口黑面,貌合神離。朋友說安仔不是被逼,是真心的否定自己的感情,自己的過去,我聽得很心寒,一條仔願意背棄自己親吻過的人,是常識吧!但我覺得很可悲。可能這就是我作為一個小三最大的恐懼, 被自己所愛的人否定。如果我們的關係被那些大婆和三姑六婆唾罵,我希望聽見的是他說:「毋須惶恐世俗目光雖荒謬,為你我甘願承受! 」

我愛上有婦之夫,這是我一生人中最大的療癒,從來沒有後悔。我的民主實踐就是要維護這些被世俗打壓的情感,讓這些愛上不應該愛的人,知道自己是沒有罪,可以為自己真實的感情而驕傲,並且無論如何,應該得到基本的尊重。小三可以是一些人的選擇,這個生活為他們打開了一道門,這道門也只有他們能進去,可以見到一個不一樣的天地, 我們見到的世界,你可以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它仍然是不枯也不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