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一些關於哲學的成見

2015/4/17 — 11:25

(昨天跟一位同事喝咖啡閒談哲學,東拉西扯,卻也相當暢快;我表達了不少關於哲學的「成見」,這些都是我一向的看法,不過甚少一次過表達。昨天的對話還記得頗清楚,不如趁機寫下來,留個記錄。我用了「成見」一詞,是先戴頭盔,只表達,不辯解。)

一些哲學家的著作值得研讀,不是因為我們能從中找到甚麼「哲學真理」,而是因為他們的思想能令我們對自己關心的問題或事物有嶄新而深入的看法,眼界為之大開或有豁然貫通之感。

任何值得研讀的哲學著作,都應該仔細讀,絕不可快覽,最好是慢讀超過一遍。

廣告

如果沒有任何一個哲學問題令你感到困擾而渴望理出頭緒來,你便沒有理由花時間和精力在哲學上。哲學不宜只用來消遣。

讀哲學容易令人有高高在上、超脫塵俗的感覺,也因而容易令人自命不凡。

廣告

哲學的表達方式容許空洞裝作高深,也容許高深看似尋常;識者自能辯之,但被迷惑的人也不少。

哲學,是最容易令人讀壞腦筋的學科;當然,腦筋讀壞了的人,很少會意識到自己的「病況」,甚至洋洋自得,以為已悟出哲學之奧妙(這些人包括一些博士和哲學教授)。

基本的數理邏緝訓練,對哲學思考有很大幫助,但精於數理邏緝的人,卻不一定精於哲學。

不要崇拜任何哲學家,最多佩服好了。崇拜容易盲目,令人俯首自甘不如;佩服則可以令人有學習之心,力求進步。

很多哲學期刊論文(我的印象是至少七成)是 'publish or perish' 的壓力下逼出來的產物,難有佳作,大多是一些哲學論辯的衍生物,只重枝節,不見樹林;有些甚至只是賣弄聰明,但求見刊而已。

涉獵哲學的人裏有不少是差不多先生,一知半解,不求甚解;到向人解釋自己「懂得」的哲學時,講得不清不楚,卻認為是對方的理解力問題,於是又成了哲學的阿Q。

在哲學論辯裏,應該抱著的不是比拼心態,而是合作心態 --- 以他人之長,補自己之短;否則,即使你「贏了」,最終吃虧的可能還是你自己。

讀哲學的人應該略懂科學,至少要認識演化論、(狹義與廣義)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的梗概。

對哲學認真、且英文閱讀能力許可者,即使對道德哲學興趣不大,也應該一讀 Bernard Williams 的 Ethics and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因為這本書論到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 之處,都十分精彩。此外,這本書也可以作為哲學程度的測試 --- 如果你看不明白這本書(但不是由於英文閱讀能力不夠),你的哲學程度不會高到那裏。

我喜歡的哲學家:Aristotle, Hume, Nietzsche, Wittgenstein, Strawson, Quine, Kripke, Davidson, Williams。

我憎厭的哲學家:Plato, Augustine, Spinoza, Hobbes, Kant, Kierkegaard, Moore, Rorty, Fodor。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