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六四記憶

2019/6/3 — 11:12

六四記憶

六四記憶

【文:劉掬色】

三十年前的六四前夕我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對面馬路典雅的建築群樓下,和許多來自香港和大陸各地的留學生以及當地的華僑民眾支援北京天安門的學生抗爭運動, 面向使館示威。

聚集已有好幾天,我之前來過一次,這是第二次來。今次來發現不遠處有一兩輛警車,幾個英國警察站立車旁向我們這邊定睛監視,但絲毫沒有影響人們集結的情緒,叫口號舉標語,聽電台消息,有人演說有人唱歌,入夜更形熱鬧,因聞說已有軍隊進城,於是空氣中有一條拉緊的綫,在眾人心裏彈上彈落。

廣告

我從學校匆匆趕來沒來得及先行準備寫好的標語,帶了圖畫紙和顏色marker打算在現場寫寫畫畫,到我做好了打算把標語用膠紙貼到建築學會門前莊嚴的門廊石柱上時,才剛站起要貼上去,轉身就給兩個高大的英國警察一左一右逮住。

警察一直在盯着就是在找一個可以合法捕捉的人,於他們來說是滋事者,給示威群眾一點警戒,或警告,挫折一下。

廣告

罪名是標語貼在不能貼標語的私人地方,標語沒有事先固定在纸板上,更沒有可持的木把拿在手上。此舉無關示威,但肯定是警方借這個捕捉行動去打擊示威群眾。

奇在逮捕動作是我整個人給托起來抬到警車裏,然後駛回附近警局。但就捉我一個人我真是莫名其妙。

去到警局,記下姓名年齡住址學校,一位女警要我把拿在手中的膠紙標語等物件交出,警告不可再犯(往牆上貼膠紙),然後 , 點頭一下,示意走得,輕鬆到像沒有發生什麼事,和先前大陣仗的「逮捕」完全兩回事,我身歷其境都不能信是真的,這樣被捕,這樣獲釋。

然後我返回現場,依然留在中國大使館示威的香港學生告訴我,北京軍隊正在開槍清場......

附圖,我的六四記憶。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