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港大歲月 8】思想洪流

2015/9/10 — 20:49

畫家筆下的柏拉圖 (圖片來源:Wikipedia)

畫家筆下的柏拉圖 (圖片來源:Wikipedia)

在柏拉圖的寓言中,穴居之人走出了巖穴,脫離黑暗,驟見真正的光明,從此洞悉事物的真面貌。但當他回到巖穴裏說出自己新得來的知識的時候,他的同伴卻沒有一個相信他。由於他剛從光明處來,眼睛不習慣黑暗,他的視力一時反而不及其他人。同伴就諷刺他說:你的眼睛比我們還差,竟然說比我們更辨真偽!這個見了光明的人,於是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對象……

這個寓言的哲理其實與宗教精神十分接近。在我的歷桯來說,柏拉圖的作用,是在宗教與哲學之間為我築起一道橋樑。

站在古往今來哲學思想浩瀚汪洋的邊緣,我看到兩股湧流,同樣有力,但是湧往不同的方向。其中一股是企求從思考分析得出事物的基本原理,然後從這些原理推證出天下萬物的所以然。萬物變化多端,但是千變萬化都不外遵從一套常理;把握到這套常理,便把握到天下萬物;反過來說,要把握天下萬物,便要先把握這套常理。所謂「形而上學」,就是企圖找出實物之後的抽象常理的學問。柏拉圖堅信這套常理是存在的,而我們每個人其實都知道這套常理,但在降生的過程中,澄寧的靈魂與渾濁的肉身結合,使我們把常理大部分忘掉,只剩下模糊記憶。追尋哲理,因此是摒棄濁念追憶前生的內心過程。

廣告

柏拉圖是個小說家;他只寫故事、對話,不大寫論文,因此他的思想並不完全系統化。但從內觀靜思悟出天下萬物真常的最終目標,卻是得出一套純理念系統 ─ 像所有中學生都熟悉的歐氏幾何那樣,由幾個十分簡單、不解自明的原理開始,推證出無數定理,而每個定理,雖然是從純理念來,卻可以應用到實物上去而準確無誤。在數百年前的荷蘭,有一位以磨鏡片為活的沉默之士,窮其一生創造了一套像歐氏幾何那樣以自明原理為基礎、從這些原理推證出其他一切定理的哲學系統。這部沉甸甸的枯燥巨著說:神是無情的,亦不知善惡……

三年大學,我沒有看懂史賓諾沙這套理論。抽象推理的思考方法對我來說一直是最吃力不過的苦差。但完全無懈可擊、完全超然於萬物之外而又完全置萬物於其掌握之中的思想系統,就像一尊清冷無瑕的玉像一樣,象徵著永恆的安靜,對我有無限的吸引力,尤勝任何宗教的天堂。這吸引力帶領我踏上學習邏輯的路,從邏輯到數理邏輯、到數學哲學、到我只能當詩、當神話那樣聽,但完全不能懂得的純數學。

廣告

這股湧流對我影響至深,但我終究追隨的湧流,卻是奔往另一個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