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超豪男友》— 仍是西方塑造的另一個「蘇絲黃」嗎?

2018/8/22 — 18:17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大家常說「荷里活」都只是屬於西方人的電影夢工場。又再數數,歷年奧斯卡金像獎,入圍和得奬者及作品,始終仍來自西方國家佔大多數。即使有華人身影,如李安、鞏俐、李連杰等,都似乎是紅在個人,而不是紅起整個華人群。不過,最近上影一套由亞洲演員主演,在全球掀熱議的荷李活電影《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自上周三開畫以來,這電影的北美票房已錄得3,400萬美元,是6年來開畫最賣座的PG-13(家長需特別注意)愛情喜劇,成為上周末賣座電影之一,似乎可以為華人爭一口氣!

電影由全球熱賣的同名小說改編而成。內容講述在紐約土生土長的朱麗秋(吳恬敏 飾)陪拍拖已久的男友楊力(亨利高定飾)回到新加坡參加死黨婚禮。麗秋既為首次到亞洲旅行感到興奮,同時亦因為要拜訪阿力的家人而緊張。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得悉男友一直隱藏的身世 —— 阿力不僅是新加坡首富的後人,亦是城中矚目的鑽石荀盤。麗秋腹背受敵,不單只受到名媛的妒忌,還要面對阿力挑剔的母親(楊紫瓊 飾)阻攔。

廣告

幽默愛情劇、全亞洲面孔的西片已能成為電影的一大賣點。華納美國分銷總裁Jeff Goldstein指,入場觀看這部電影的觀眾有六成八是女性,而亞洲觀眾僅佔三成八,有六成二為示非亞裔人士。在笑聲笑聲背後,電影對非亞裔人士來說,可能是一個窗戶去了解不同亞洲人及文化;特別是在全球化發展下,不同文化交織碰撞,所謂的亞洲定義、亞洲文化,老早已變得更多樣化了,也同時難以一概而論。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廣告

我最早接觸到西方電影對亞洲(更準確是中華文化)文化的存釋,是來自60年代作品《蘇絲黃的世界》。故事講述一位英國人辭去枯燥的工作,到香港尋找繪畫的靈感,並認識一位華裔女子蘇絲黃(Suzie Wong),墜入愛河。電影中的蘇絲黃由關南施飾演,她有一副混血面孔、黑長髮,穿著貼身的旗袍,一面小鳥依人。有做電影研究的張英進在其論文《美國電影中華人形象的演變 》中指,不同時期的美國電影,都塑造和解讀出對華人的不同理解和構想(原文):

「在二十世紀初,華人曾一度被塑造為熱愛和平、與人為善的形象,如《嬌花濺血》,但由於美國十九世紀末驅趕華人勞工後,『黃禍』意識的延續,好萊塢更熱衷於將華人想像為 對白人構成威脅的「野蠻的」他者, 如《閻將軍的苦茶》。到了中國抗戰及歐美二戰時期,美國宗教救世話語影響下的好萊塢及時推出了《大地》之類的影片,讚揚中國婦 女的勤勞勇敢及對土地的『原始情感』。而冷戰時期持續不衰的東方主義想像又投射出一批如《蘇絲黃的世 界》宣揚西方『白馬王子』超俗愛情、東方女子感恩獻身的神話故事。美國國內60年代起 日益劇烈的種族衝突也使華人一時凸 顯成『模範少數族群』,『自願』同化於 美國主流白人文化,在銀幕上演出了歌舞昇平的輕喜劇,如《花鼓歌舞》......」

這次電影的女主角是一位「黃皮白心」美藉華人,男主角則是一位富人。黃皮膚黑眼睛的表徵背後,其實呈現了當今混雜的華人面貌; 而男主角母親對女主角的刁難,同時在呈現華人文化裡,新舊價值觀的差異,及隨之而來的衝突。 對非亞洲觀眾來說,電影可能滿足到獵奇心態,繼續揭開層層東方的面紗。而對我們亞洲人來說,當中類似婆媳糾紛,也不斷覆述一個在華人中,近乎入血入骨的民族特性。

電影放映後,讀到有網上報道,有新加坡人指電影不能表現真實的新加城、不能代表當地平民和窮人生活的景況。又話說回來,回顧過去西方拍亞洲元素的電影,又有幾多真的是反映當時期的真實呢?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劇照

___

《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
香港上映日期:2018年8月2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