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衛武營

2018/12/7 — 10:35

興建多年的台灣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終於十月中開幕。親眼目睹之前,已聽聞該中心規模龐大,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屋頂綜合劇院,但如成語所言:聞名不如見面,十一月因為「台灣舞蹈平台」而踏足衛武營,才發現它真是大,幾日下來更了解它建築背後連接當地風土人情的心思。想起幾年前的某牌子電話的宣傳用語「豈止於大」,實在適用在它身上。

坦白說,第一眼看它很像科幻片中降落無人之境的神秘太空船——最初由捷運站鑽到地面,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片的綠,在一大片公園景致中,是這猶如振翅欲飛的龐然大物。線條很美,但高高低低的,很多上落的斜坡,每個場地入口都在不同的高度,內裡四通八達,又有點像迷宮,頭一整天都搞不清身處的每一個位置都是樹冠大廳,也搞不清楚那一個地方是榕樹廣場,更摸不著頭腦的是名字的由來,還有:在歌劇院、音樂廳、演奏廳及戲劇院外數字與標記是否只是搞綽頭?

各個場地入口,均標註了距離海平面的高度(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各個場地入口,均標註了距離海平面的高度(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廣告

(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廣告

(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圖片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隨著台灣舞蹈平台幾天的密集活動,在衛武營內來回走動,看著中心內外的人流和工作人員的介紹,讓我慢慢地認識這座建築物背後的設計理念。原來設計構思來自衛武營四周的老榕樹——當榕樹氣根著地,就會插入泥土,形成支柱,榕樹愈大,支柱愈多,但支柱與主幹之間總有罅隙,空氣總能到逹中心的主幹,而最後入選的荷蘭女建築師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的設計,意念便是受此啟發,讓衛武營幾個表演場地猶如榕樹的根幹,人們走在其中的通道,總能到達任何一個表演場地,單一的頂部就是枝葉茂盛的樹冠,是以把各個場地連起來的三樓就叫樹冠大廳,沿著寛敞的大廳通道,也可以抵達任何一個場地。在公園走著,總會見到穩重的榕樹屹立,不是把舊的去掉來蓋個新的,而是把新的建築與舊有的地標連成一起。

流線型的建築外貌

流線型的建築外貌

流線式的場地外形叫人想到太空船,但實際是與高雄長久的造船業相關。高低不一的場地入口旁標上的數字,設計靈感原來是來自船身的「吃水線」,標示的場地入口與海平面的垂直距離(海拔),戲劇院是17米多,歌劇院是20米多,好像浮在水面的輪船一樣。文化建築在藝術氣息以外,還兼顧到地方的特點,很叫我欣賞。而且,看似十分複雜的建築,幾天下來便發覺它其實十分便利,樹冠大廳就是建築的心臟地帶,從一個場館要往另一個場地看演出,在樹冠大廳內走過去就可以了,不是純功能的連接天橋,而是渾然一體的空間流動。地面的話,只要走進榕樹廣場就很容易找到場地入口。

從地面可直上三樓的樹冠大廳

從地面可直上三樓的樹冠大廳

這幾天的節目相當緊湊,差不多整天都在衛武營度過,節目與節目之間,坐在咖啡館、經過榕樹廣場或衛武營外的公園,看著因為新鮮好奇而來的市民,一家大小,想到他們也許成為衛武營將來的觀眾,偌大的公園成為衛武營向市民招手的第一道引力,而對著公園的戶外劇場又或榕樹廣場,也許是另一道可以吸引市民成為觀眾,參與衛武營活動的引力。

我當然不會天真地以為建築一建成,就令一個地方的市民一夜都成了文化節目觀眾。成功要時間,也端看節目策劃及宣傳團隊的視野,幾天的接觸看到他們的熱誠和對工作的投入,前景許是樂觀的。

看著衛武營,想到我們的西九文化區的場地終於將陸續落成。率先有戲曲中心,然後就是自由空間,場地本身究竟如何,還需待開幕後才能真正評定,但我們也有一群有視野及盡心力的節目策劃團隊,期望它能激發本地更鮮活當代的節目策劃方向──由是令我十分期待西九場地正式運作。

沒有演出的戶外劇場也是市民休憩的地方

沒有演出的戶外劇場也是市民休憩的地方

在衛武營外常見前來蹓躂的市民

在衛武營外常見前來蹓躂的市民

(圖片由作者及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