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婚姻生活的平凡感動

2018/9/19 — 12:02

起初還真「擔心」這網絡問答系列怎能開展出近兩小時的完整故事,因為牽引觀眾的核心問題只有兩個,一、老婆「如何日日都扮死」,這固然是故事最大賣點/笑點,但其實看過預告片,已幾乎不再有驚喜(電影最大的的非人力預算,大抵就在製作各種扮死道具?),「扮死」招數在半小時後翻不出更有趣的新意,正如故事裡的丈夫,天天回家見到老婆在扮死,漸漸也感煩厭,因此更重要的問題是——二、老婆「為何日日都扮死」,而電影最聰明之處,就正正在於從沒正面回答(說是為增添生活趣味/提醒老公「不要比自己早死」,如此種種都是可能的),只透過主角夫妻和周邊人物的婚姻生活,一點一滴揭示問題、積累感情,要觀眾反躬自省、體味餘韻,畢竟每對情侶都有各自的難關,電影主角的遭遇不一定能對應各家的情況,但好比女主角父親說的「夫妻始終是『外人』(主角同事悲觀認為兩人『不可能完全理解對方』),只要兩人齊心,必定能跨步向前,這樣做的話,便不知不覺間成為夫妻(日語發音像「夫婦」,挺有趣的)」。

《我》的選角甚是不錯,很有生活感。男主角安田顯像「平民版」堤真一,角色性格平凡,不是逆流大叔,只是個營營役役的中產(收入足以養家但也隨時會被炒魷),對老婆不算特別細心體貼,但也無大過犯,只是不識氹老婆贈驚喜(呃,很慚愧,我覺得完全是自己寫照……),每晚放工回家晚呆滯寡言,老婆的小事都記得,心事卻始終猜不透。老婆日日扮死,他以為是自己做錯了甚麼(而且他與前妻結婚三年後離婚,現在又是婚後三年,更感焦慮),卻沒想到老婆心底的真正擔憂。這也許是不少男士的寫照?榮倉奈奈不是一眼就引人注目的演員,演個嬌憨溫柔妻,典型日本電影的「好老婆」模樣(她本人才當媽媽不久),看著卻很親熟,相當討好,不過這角色性情太良善(遇上不如意事也總是隨緣樂觀的態度,盡心盡力為身邊人好),既肩負了「扮死」的搞笑功能,也是深情謎題的主角,雖然佔戲重,描寫卻不若老公凡若眾人的厚實。當然,正如賴勇衡所寫,本片「沒預期中爆笑,卻比想像中溫馨」,那份幸福的感覺,才是本片的最大優點。

是的,本片沒甚麼花巧手法、刻意扭橋,平平淡淡(甚至可說是少見的簡單),連老婆突然興之所至想去的「奇趣」地點、想玩的「過癮」死法互動,最後都沒完成(通常愛情片最後總會滿足戀人的願望吧?),但情真意切,用作對比的配角夫婦也恰如其份,戲就好看。方俊傑說「有幾愛,講清講楚咪得囉,使唔使又扮死又講暗號又引經據典辛辛苦苦搞場大龍鳳只為交代一個鬼唔知阿媽係女人的道理呀?」哈哈,像我們這類牛皮燈籠般的男生看起來,的確是的,不過,女主角原來是文學少女(到最後才揭露這點,寫得不太夠),喜愛夏目漱石(也許包括二葉亭四迷),有點鬼馬,說不定老公就是愛上她這點呢(這老公可能也曾有過文青時刻,只是多年來被生活壓抑著而已)。電影說「離婚的原因是因為結婚」,但我們也不能因為怕離婚而不結婚吧(正如不該怕猜不到謎而不搞大龍鳳)?同日看姜文《邪不壓正》,周韻對彭于晏說「無論你去到哪兒,我都能找到你」,《我老婆日日都扮死》的老婆對老公說「只要你願意找,就能找到我」,前者是武俠的浪漫,後者卻是真實夫妻生活的感動啊。

廣告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