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要你們看得見我們:《海浪裏的鹽  —  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台灣巡迴分享後感

2019/4/26 — 15:07

在台東「晃晃二手書店」的分享會 (哈!感覺好hard sell)

在台東「晃晃二手書店」的分享會 (哈!感覺好hard sell)

【文:蔡寶賢(《海浪裏的鹽》作者)】

一個人,拖著喼,帶著一疊疊《海浪裏的鹽 — — 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海浪》),走了台灣一轉做分享會。先在高雄的「三餘書店」、台東的「晃晃二手書店」,再去台南「政大書城」及最後一站台北的「小小書房」。

從南到北,縱然每次分享會的人數不多,約十人左右,更似小型讀書會,但勝在會中大家都很願意開口分享和發表自己的想法,會後大家也會互相「抄牌」(留聯絡方法),期望可以多多交流。來的人年紀不同,當然有九十後,但更多是年紀比較大的,他們都很關心香港,很想知道香港怎樣,也想想像一下台灣可以怎樣。

廣告

就如現在大家常在網上見到的「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之說。

參加者的確很關心身處的社會和政治局勢,也積極參與不同行動;但在分享會中,高興的是大家能夠把討論的重點回歸兩地日常生活的經驗。而在看似自由和散亂的討論,我們正正在尋問生活,在翻開生活:我們現在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其中,當然有只是香港專屬的情況,但《海浪》中的人物故事放諸於台灣實況,參加者和我也找到兩地共鳴的地方,例如:代溝、傳媒操守和風氣變壞、高樓價問題、年青人就業和工作待遇倒退、社會政治光譜兩極化、選民年紀不平衡……甚至是港女(我)如何看九十後台仔。

廣告

分享會中我談了很多,更高興參加者也談很多。在高雄的分享,有參加者給我寫了一些鼓勵的話,說「在巨大的世界裏,我們一點都不孤單」,說「非主流或許就是一種態度和途徑來認識自己和世界」。 在台東的分享,有人因為很關心香港而來,再重新關心起自己前路的想法。在台北場,重遇了在二月在台北國際書節中有來支持《海浪》分享的阿姨(我當時感動得要哭!),她已經看完《海浪》,還有買了好幾本給她的台灣朋友。她很希望如她輩的台灣人,可以多給年輕人鼓勵和嘗試的空間,並跟兩位同樣是九十後的兒子,正努力在不同社交群組中,以筆代戈,嘗試好好的說明道理,說服他人。她說雖然有時氣餒,但感到若不堅持就連少少改變的機會都放棄 。還有不少參加者在分享會後留下來,更趟開心扉,說感覺多了一些鼓勵的力量,覺得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可以做更多。活動中這些一點一滴的回饋,是旅程中最重要的小事。

在台灣,原來有人想從香港,想從《海浪》嘗試揣測台灣的未來;而我這一次到台灣,反而想找找香港應該要學習的是甚麼。

這是在高雄的分享會中,其中一位九十後參加者留給我的字條。

這是在高雄的分享會中,其中一位九十後參加者留給我的字條。

《海浪》裏收錄廿九位香港九十後的成長故事,是廿九個獨立的人生,還有廿九種以身體力行來實踐的生活主張和信念。在青春成長的迷失中,這廿九位以個人的生活實踐的經驗來覺察自己,救贖自己,甚至尋找自己未來的方向。

一個人如是,一群人如是,一個世代如是。我相信,一個地方也可以如是。

在回港前,一位認識多年的台灣好友跟我說:「台灣不是很好,沒有你們香港想像的這麼好,但我覺得她有得救。」至於在香港的我們,如果我們還得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與其認定她沒得救,而坐以待斃,或者可以選擇相信她仍有得救,而更重要是需要以不同的方法和角度去救。

我得再強調,是每個人都可以並需要以不同的方法和角度去救。不只是那估算的一百三十萬人,不是只那九位——而是最少數但最關鍵一位,你自己。

*******

中午時份在回港的飛機上,準備下降赤鱲角機場,飛機途經九龍上空,機窗外是維港兩岸的遠景。眼前清晰可見一個很坦白的現實:近年香港常面對的社會紛爭,有不少關乎到跨代之間的問題,從中尋問根本,是不同代人的價值觀和追求的目標,截然不同,並造成現時社會,甚或政治上的撕裂局面。但認真想想,如果跨代差異只是一個很自然又長久以來的社會現象時,多年來說的世代矛盾,可能在本質上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即是它根本不是一個存在的「問題」,不需要「解決」。

所以,當我在面對世代之間的不同,嘗試以《海浪》為平台去盡可能呈現九十後這一代人的多元性之同時,從台灣分享會中不同年紀的參與者;回顧四月與香港真人圖書館合作舉辦的「海浪裏的鹽:香港九十後真人圖書館」;及三月邀請「信義會金齡圖書館」一起創作小型錄作品及展覽《驚濤 vs. 駭浪》,《海浪》間接地介入世代爭議當中,似乎能提供一個小小的平台,讓大家可以平心靜氣地、放輕鬆地聆聽和理解世代之間的異見,亦嘗試找出跨代之間的相同之處。

至於,找到跨代間的共通點之後,如何再連結大家一同行動,可能已超出《海浪》所能涉及的範圍,還得再努力想想和尋找。

在台北「小小書房」的分享

在台北「小小書房」的分享

當然,回歸自己的身份,面對我代人,再亮出一張「追求和而不同」的牌子,似乎都只是隔鞋搔癢。我切實感受到,也看到年輕的我們的確有怪責長輩錯過很多過去應該要醒覺的時機和變革的機會。上一輩給過很多理由,甚至是藉口叫自己別個面去,視而不見,但既然事情已拖延到年輕一代要接棒面對和解決,我們就更加得滿有信心、義無反顧地為自己確信的而行,每個人都可以是一場變革。無論在台灣或香港,大家在自己想努力和可以發揮領域,專注下去並耕耘。

在台北「小小書房」分享後,有位參與者邀請成為Facebook朋友。他說:「我可不可以加你朋友?我覺得能夠遇上同路人是很開心的,多看看彼此的事,會有一些走下去的力量,雖然可能也就是在同溫層。」 我說:「當然可以啊!至少這個同溫層,是港台的,跨了個海,比較大一點吧。」 

因為身在當局,我們只看到面前的困局; 因為身在局外,我們總容易羨慕別人的美好。

現實是香港和台灣,沒有誰比誰更理想。而如果理想總不能一步到位,至少我們要問問自己,是否走在一直生活實踐和行動的路上,並能夠讓同溫層以外的人,看得見、感受得到我們努力的意義。

(記於台灣分享之後回港翌日)

--------

【《海浪裏的鹽 — — 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台灣發售點】
1. 台北「小小書房」
2. 高雄「三餘書店」
3. 台南「政大書城」
(台灣銷售點有機會陸續增加,有需要可以聯絡出版社艺鵠查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