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這樣是在發牢騷嗎?」

2015/6/26 — 7:30

最愛潘源良是誰作品展 facebook

最愛潘源良是誰作品展 facebook

「我這樣是在發牢騷嗎?」        潘源良

最近經常在傳媒見到潘源良,可能是因為舉行他的作品回顧音樂會。我很喜歡閱讀關於潘源良的訪問,因為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代文字大師。

其中一個訪問,潘源良談文字的意義。在我心目中,如果「潘源良」是一個形容詞,他代表憂鬱,一種看透世情的憂鬱。潘源良出現,燈光便轉暗,彷彿一定要有一枝煙和一杯威士忌。在今日手機短訊年代,潘源良一定感到不自然,因為文字不再受重視,他的思考方式和溝通技巧受到巨大衝擊。潘源良說:「因為歌詞,所以大家聽歌時會不知不覺的進入文字境界,讓他們通往文字想像,重燃興趣。歌詞就是這個世代的最後橋頭堡。」

廣告

說得太好,歌詞是這世代的詩,填詞人就是這世代的詩人。一百年後地球人看潘源良,就如我們今日看TS Elliott。到時仍有人回味〈最愛是誰〉的歌詞,因為歌詞刺中人類愛情盲點,這感受幾百年不變。潘源良憂鬱眼神,令人覺得他鬱鬱不得志,訪問中,原來潘源良知道問題源於少年時已看完大量經典小說,同年紀朋友在玩樂時,他在探索人心底的陰暗處,看透人的感情深淵。三十年前,潘源良已寫盡最看透人心的歌詞,他太早到達高峰,之後的日子反而不容易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