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後房荒(3)──政府提供公營房屋

2019/3/10 — 12:11

活化前的石硤尾邨美荷樓。(相片由作者提供。)

活化前的石硤尾邨美荷樓。(相片由作者提供。)

【文︰徐頌雯(香港城市大學建築學及土木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對於戰後因人口暴升而導致的房屋短缺和租金過高問題,政府最初的立場是避免干預房屋市場,不希望動用公帑建造公營房屋,以免造成龐大財政負擔。既然如此,政府後來為何會改變立場,興建徙置大廈和廉租屋?香港公營房屋歷史的官方論述,一貫以石硤尾大火開始,講述政府因要安置失去家園的五萬多災民而興建徙置大廈,其後發展為公屋政策。這個論述,使政府提供公營房屋的決定,簡化為一個災後恩恤行為,而忽略當中對經濟效益和政治等考慮。

對政府來說,戰後寮屋區大量出現,產生的其實是「土地問題」。非法寮屋霸佔了政府官地,窒礙了戰後的土地發展,亦影響了政府賣地收入。因此,政府在1951年展開「徙置平房區計劃」,要求寮屋居民遷移到特許平房區居住,以便政府能收回想要發展的土地。「徙置平房區計劃」實施了幾年之後,政府發現撥出特許地段讓寮屋居民自行興建單層平房,不合經濟原則。特別在1952年,由「香港模範屋宇會」和「香港房屋協會」分別興建的私人廉租屋模範邨和上李屋邨相繼落成,令政府意識到興建多層大廈能用較小土地安置大量人口,有較佳的經濟效益。因此,在石硤尾大火之後,政府改變徙置政策,由撥地作平房區改為興建多層徙置大廈。

廣告

清拆前的石硤尾徙置大廈。(相片由作者提供。)

清拆前的石硤尾徙置大廈。(相片由作者提供。)

廣告

學者 Gavin Ure 則指出,香港政府當時亦受到來自英國的壓力。早在石硤尾大火發生之前,政府已經就是否興建公營房屋作出討論。(註一)當時英國殖民大臣,多次要求港督葛量洪改善香港的住屋問題。葛量洪與政府官員開始研究應對方案,並在1952年提出成立官方機構「香港屋宇建設委員會」,負責房屋問題。

另一學者 Alan Smart 對政府改變立場,決定提供公營房屋,有另一番見解。(註二)他指出五十年代初經常發生木屋區大火,每次的災後救濟工作都成為政冶角力的機會。一方面,災民不滿政府救濟援助不足,產生反殖民政府情緒。另方面,中國共產黨上場,引發起市民的愛國情懷,香港左派勢力漸漸興起,並積極參與賑災活動。1951年11月東頭村發生大火,萬多人無家可歸。中國政府在廣州為東頭村受災居民籌款,並在翌年3月1日,派出「粵穗慰問東頭村災胞代表團」訪問香港。香港政府在當日阻止了慰問團入境,於是引起了在尖沙咀火車站準備迎接慰問團的香港市民不滿,最後爆發了騷亂。自此之後,政府對賑災工作不敢掉以輕心。在1953年12月發生石硤尾大火後,五萬多人無家可歸,政府於是興建徙置大廈,以免因天災而導致社會混亂。

「粵穗慰問團」訪港,引發警民衝突。(工商日報,1952年3月2日,第1頁。)

「粵穗慰問團」訪港,引發警民衝突。(工商日報,1952年3月2日,第1頁。)

 

註一:Ure, Gavin. Governors, Politics, and the Colonial Office: Public Policy in Hong Kong, 1918-58.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2.

註二:Smart, Alan. The Shek Kip Mei Myth: Squatters, Fires and Colonial Rule in Hong Kong, 1950-1963.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06.

延伸閱讀:

戰後房荒(1)-房屋供應的第三條出路

戰後房荒(2)—徙置平房區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曾卓然、徐頌雯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