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齊齊 Middle 孤泣鄺俊宇 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

2015/1/26 — 10:04

(圖: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 facebook 群組)

(圖: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 facebook 群組)

沒有評審
沒有結局
一場文學比賽
到底是為了甚麼?

Middle、孤泣、鄺俊宇,並稱網絡文學界的「三大男神」。作品強調個人情緒,滿足讀者的心理狀態,形成一種風行港九的「特別的書寫方法」。上星期五,一班從事文學創作多年的作家,在 Facebook 開設「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的群組,五日內接近二百人先後加入,「投稿」踴躍,而其實所謂何事?《立場新聞》記者找來文獎發起人 Jacky 跟大家細說背後玄機。

筆名熒惑的 Jacky 以詩歌為主要的創作形式,與身邊好些貪玩的寫作人,一直都有自己舉辦文學獎的意念。這些日子,大家都共同觀察到一個現象──香港人仍然願意閱讀,只是口味轉移到另一種形式的文學。是,是 Middle 體一類的文章。他形容,平日閱讀這類文字,感覺「過癮」,於是嘗試將文學獎作為「對於現象的有機回應」。

廣告

請不要
以淚洗面
想洗面就請用
洗面奶

(沽汁(別號:一個人哭))

妳那
白皙的臉龐
透著
一層

面油

(沽汁(別號:一個人哭))

廣告

「這種文體跟平日我們的創作距離甚遠,感覺耳目一新。」Jacky 與其他文學人,包括袁兆昌、梁莉姿等等,嘗試抽空自己的價值,投入虛擬身份和情感,透過讀者容易理解的文字和情緒,模仿一種流行的書寫方法。傳統文學創作,通常都是一個人攪盡腦汁地寫,然後寄投報紙雜誌出版,而今次的創作模式卻是集體遊戲,以吸引大眾讀者眼球為最重要的條件。模仿也不止於文本,還有精心製圖,Jacky 說:「一定要正方形,有背景,要少女體。」他稱整個群組是一場跨媒體創作,每一個回應和分享,都是這小型茶杯裡的文學事件。

學習放空頭腦去寫一些,模仿他人感情失陷的文筆,Jacky 強調今次的新嘗試「不是要去惡搞或者破壞」,而是嘗試透過戲仿,將香港的寫作和閱讀現象呈現出來,是「著重呈現多於批判」。「文學獎」提供一個過招平台,不設評審,他解釋:「平日文獎來去都是那些評審,有人批評參賽者揣摩評審口味,所以今次是大家共商,哪一個最觸動人心,當中也沒有好壞標準。」

沒有結局,沒有獎品,Jacky 認為「曾經有一種愛情文學獎」只是一股熱潮,玩完就散。游走於顛覆與被顛覆間,他認為最重要是大家玩得高興:「正如大家讀 Middle 的文章,也是為了開心吧?如果大家讀我們的作品,也同樣開心,那就是微小的價值所在。」「文學獎」推動下創作風潮刺熱或者很快就過,但 Jacky 深明白這一類的文章將會長存,「符合當下大眾讀者的品味嘛,同類型的作家將會繼續彈出。」他笑言,像他們這一類「傳統而又老套」的文學人,只得利用人海戰術,滲入各種文體做實驗,「不同文體,猶如不同食物,同樣有其進食的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