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曲中心建築評論】跳線的時代曲 — 大膽設計卻難免尷尬

2019/1/8 — 10:26

西九戲曲中心

西九戲曲中心

筆者按:戲曲中心應該是由Bing Thom Architects 和Ronald Lu & Partners 組成的團隊共同設計,並非以設計和執行建築師分工。

香港在建築評論的範疇,可算是非常的極度的保守。比較起來,歐美、日本、以及中國大陸的建築評論,發展都比香港成熟,而且都對當地的設計,形成了積極的推動力量,令水平進步之餘,亦令設計者明白到自己的作品,在同輩之間和歷史之中的定位。香港建築不乏有才華的人物,歷史上和新出道的都大有人在。我們欠的是關於香港的建築論述和評論。

戲曲中心

戲曲中心

廣告

建築是一個符號。欠缺論述,建築不外乎是一佗水泥和鋼鐵。對於公共建築,我們更加不可以抗拒評論。巨大的公共建築就擺在公眾面前,任何人都看得見,於是大家都興高采烈的對它評頭論足,沒有人可以控制公眾去喜歡或者討厭它。這個時候我們似乎更加需要認真的去評論一下,建築有甚麼值得欣賞之處,又或者為什麼我們討厭它。

廣告

西九戲曲中心項目,算是眾多建築之中最早上馬的一個。2012年,透過設計比賽的方式選定。最後選出由著名加拿大藉香港人建築師譚秉榮的Bing Thom Architects 作為設計建築師,以及香港Ronald Lu & Partners 作為執行建築師的隊伍。可惜的是,Bing Thom於2016年因為腦病離世。而他的事務所亦改名為Revery Architecture。回顧Bing Thom的設計,他頗為擅長以輕鬆的曲線勾劃建築體量的輪廓。而戲曲中心的概念設計亦可見一斑。建築物的外部以一行行呈曲缐的外牆裹覆,如同垂墜的珠簾一樣,劃開珠簾形成流線型的空隙,作為建築的入口和窗戶。輕盈巧妙的曲線設計,絕非平庸求奇之作。

然而,建築物最後敗北的地方,亦是在於外牆結構的處理。在深化設計的過程之中,相信由於造價或建築物條例等種種原因,原本呈半透明,輕巧的「珠簾」變成一塊塊厚重的外牆,外形如同互相交疊的布幕。這個改動在外界引起了一番的譏笑,以半開的裙擺和「私處」(取戲曲中心的官方英文名字Xiqu Center的諧音)來戲謔這個設計。於2012年落成,由荷蘭著名建築事務所OMA設計的北京央視總部大樓,同樣亦引起了一番熱話,並以北方小孩常用的「開浪褲」(大褲浪)來戲謔。OMA的主理人之一,建築大師Rem Koolhaas對於這些意見似乎不以為以。

建築並非建築師的特權,公眾有權去評價和演繹,而同樣地建築師亦有自己的演繹和理解。

戲曲中心其中一個特別之處,在於它的空間遞進。動線採用了和一般劇院類型建築大有不同的手法,室外可以直接看穿大堂空間,都市的空間貫穿入建築物之內,而室外的空間亦延伸至外部。這可能是建築師對於整個西九文化區,作為一個有別一般都市空間,而是一個purpose-built的整體空間的期許,甚至是對於傳統都市建築內外分明的空間關係的批判。這個手法在其他的地標性的劇院建築,似乎都未曾出現過。從這一方面來看,戲曲中心算是一個大膽的嘗試。相比起外觀上的不足,建築的大堂空間就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室內空間通透明亮,線條的勾劃和流動乾淨俐落。上乘的空間處理,似乎是香港建築師在商業建築範疇修練多年的成果。以商業建築的經驗突進至其他類別的建築,可能慢慢會成為香港建築的殺手鐧之一。建築師升起了劇場的空間,保留地面空間作為公共空間。圍繞大堂挑空中庭外圍的走道,通過刻意拉長動線和慢慢緩減速度,準備好觀眾的情緒,作為劇場空間的緩衝區,亦有一種隆重其事的感覺。早期的戲劇表演和觀賞,本來就是一場盛會和交際場合。戲曲中心的空間遞進,似乎亦是回應着這一種傳統的劇院體驗。它所帶來的空間體驗,是其他香港劇場空間都缺乏的。

最後我們亦可以從建築設計的大潮流,去評價戲曲中心的曲線造型。國際建築潮流在近幾年轉變甚鉅,由2010年前大行其道的參數化(parametric architecture) 流線造型,轉型至現在後數位(post-digital)的新簡約主義[1]。戲曲中心的曲線設計,在建築設計風格轉變的洪流之中敗陣下來,卡在時代的轉變裡。這是命運亦是當初始料不及的發展。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豐雄,2009年在西班牙巴塞隆拿的洒店外牆項目,運用了本身並不擅長的曲面設計。在今日看來亦略顯老套和牽強。時代轉變對於建築師是殘忍的,但亦是一股推動。

戲曲中心概念圖

[1]https://en.m.wikipedia.org/wiki/Neo-minimalism

戲曲中心概念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