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曲中心的設計故事

2019/1/26 — 17:38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長文。希望留下記錄。)

為什麼有戲曲中心?

廣告

2006年,西九文化區第一個方案,因為天幕丶單一招標等爭議,最終「推倒重來」。政府重新咨詢業界對埸地的要求,成立了一個咨詢委員會,下面成立了一個財務小組,一個表演藝術及旅遊小組(PATAG)和一個博物館小組。我被邀請參加PATAG。當年剛好新光戲院第一次面臨停業的危機,粵劇界四出奔走,希望新光戲院能繼續經營。最後新光的業主答應讓新光續租三年,而粵劇界爭取專屬場地的期望,也在社會上得到很大的迴響。大家的目光望向重新規劃的西九文化區。最後,在小組建議的十五個場地中,終於有一個戲曲中心。那時我們主張叫戲曲中心而非粵劇中心,也非戲曲劇場,是希望這埸地包括各劇種,除演出外,也有教育,發展和交流的功能。

為什麼是第一個場地?

廣告

2011年,西九文化區已經得到立法會216億元的撥款,並已選出Foster的規劃方案。在這個規劃設計中,戲曲中心的位置是在文化區的中部。當時新光戲院的前途仍未明朗,粵劇界希望戲曲中心能盡快完成,而且愈近佐敦油麻地這些舊區就愈好。廣東道柯士甸道交界這塊地,雖然比較細,亦只有窄窄的海景,但卻是全區最快能動工,亦最接近市區的地點。那時我的考慮是,作為最本土的藝術形式,戲曲作為西九第一個場地,有意義。其次,傳統戲曲在現代社會是弱勢,錯過了這時機,以後不知何時能建得成。而且,一個地方的傳統文化做得好,一定能影響和啟發其他現代藝術。所以,先開戲曲,對舞蹈音樂戲劇都有好處。故此,管理局改動了Foster的規劃,把戲曲中心放到這裡,而戲曲中心也就因此成為西九第一個興建的場地。

為什麼設計成這樣?

2012年,我們通過國際設計比賽,選出了BTA 和RLP 合作,香港出生的加拿大建築師譚秉榮先生的設計。在設計要求中,我們列明:一,這建築將會是西九整個區的東大門,要有門戶的功能。二,這位置是交通要衝,我們要求有商店餐廳,但要平衡餐飲零售的熱鬧和藝術場地需要的形象。三,戲曲是傳統,但我們身處廿一世紀,要有當代的感覺。最後選出這個設計,這三個要求都滿足了。很多人問為什麼大劇院要放在最高層,一說是因爲隔開地鐵的震動,其實最重要的是回應以上的第一點。這塊地皮面積小,如果劇院放在地面,就會佔用了差不多全部空間,戲曲中心就成不了西九文化區東面的門庭。

戲曲中心設計的那兩年,碰上香港建築成本狂飆,設計團隊和我們營運方代表,天天在時間和預算嚴格的限制中修正設計。每推遲一天,成本都會上漲,成本上漲了,又需要時間回去修改設計,這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原本設計中,有多一層餐飲商店和排練室,及多一層地庫停車場,亦曾經亦想過有一個四百位的中劇場,最後都因為超出預算而拿走了。儘管痛苦,我仍慶幸這過程中,設施的加減去留,設計師都能和用家一起全程參與決定。很多日後營運的想法,都在這階段成型。

建築師

在這過程中,設計師譚秉榮先生Bing Thom全程領導,他是一個魅力型的設計師,風格是平和地執著,微笑地堅持。開設計會議,他常常問:Louis,你們將來要怎樣用?面對時間、空間和錢的限制,討論中常有爭論和矛盾。作為用家,我們最想保住劇院和排練室這些核心功能,覺得Bing 偏心,只想保住漂亮宏偉的外牆和中庭,有段時期我恨死建築師了,覺得他們都是自私鬼,只顧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其實,整個過程,所有人都壓力超大。好幾次不知道出路在那裡,大家都望向Bing。他每次都説,我們回去再想,再想想。

最後,戲曲中心在驚濤駭浪中抵達終點,可惜Bing 於2016年在香港工作期間不幸過世,看不到它的完成。享年七十五歲。

最近幾個月我隔天就去逛戲曲中心,當年和Bing 爭論的記憶又在腦海重播。我終於懂得欣賞他的堅持,戲曲中心的大門和中庭,大小劇院,我百看不厭。能演出的劇院多的是,漂亮的少之又少。小家子氣的公共空間多的是,能做到恢宏大氣又親民,在香港是奇蹟。我們要求功能,建築師賦予神韻。

他離世時,我來不及道別。他不在了,我才發覺我們連張合照都沒有。手上只有一張他爬上戲棚的照片。

很想很想他仍在,每次去逛時,都有很多話想要跟他說,繼續跟他爭論。想告訴他:我終於明白了。This building is beautiful and it works。

他會微笑著説:Louis, I’ve told you so.

5/6/2011 在香港Foster 的辦公室修改文化區的概念規劃設計 Concept Plan。Lars Nittve 被ICC遮住了。

5/6/2011 在香港Foster 的辦公室修改文化區的概念規劃設計 Concept Plan。Lars Nittve 被ICC遮住了。

在這階段,確定了戲曲中心和其他場館的位置。大家砌積木。

在這階段,確定了戲曲中心和其他場館的位置。大家砌積木。

3/11/2012 設計比賽

3/11/2012 設計比賽

17/2/2013 Bing Thom 在西九大戲棚,他說要從上面看,七十多歲的老人啊!我們張羅梯子時,他已經爬了上去。

17/2/2013 Bing Thom 在西九大戲棚,他說要從上面看,七十多歲的老人啊!我們張羅梯子時,他已經爬了上去。

21/3/2013 設計會議,那時的中庭比現在小,我想:用來做甚麼呢?最後要求擴大,變成現在的樣子。

21/3/2013 設計會議,那時的中庭比現在小,我想:用來做甚麼呢?最後要求擴大,變成現在的樣子。

21/3/2013 觀衆席仍是方形的。

21/3/2013 觀衆席仍是方形的。

23/3/2013 設計會議 BTA 兩位主腦 Bing Thom 和 Francis Yan。兩位都已不幸過身。模型頂層是屬第二期發展的四百位劇場。

23/3/2013 設計會議 BTA 兩位主腦 Bing Thom 和 Francis Yan。兩位都已不幸過身。模型頂層是屬第二期發展的四百位劇場。

25/6/2013 在RLP 的office.

25/6/2013 在RLP 的office.

29/6/2013 Bing 提出把觀衆席變成曲線形。

29/6/2013 Bing 提出把觀衆席變成曲線形。

2/8/2013 在談地庫連接柯士甸站的商店層,那時不知道,要2020年才開通。

2/8/2013 在談地庫連接柯士甸站的商店層,那時不知道,要2020年才開通。

2/8/2013 設計到尾聲了,外牆仍未定案,心急如焚。

2/8/2013 設計到尾聲了,外牆仍未定案,心急如焚。

百看不厭

百看不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