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裏戲外,香港的故事總會繼續說下去 ...

2017/4/10 — 19:49

樹大招風劇照

樹大招風劇照

《樹大招風》比諸《十年》的政治含意,在此刻這地的本土觀眾眼內只有多不會少,尤其加上曾俊華在落選後重現 facebook 點名讚譽,民意支持他被欽點從而可以令香港「回到過去」的素願,彷彿與《樹》將三大賊王化身成香港人的代表遙相呼應。

《樹》繼承《十》所立下的傳統,香港的最佳電影一再於中國媒體報導中消失。這一慣例看來會繼續成為來年的不成文規定,除非中聯辦成功「改革」金像獎當評審的資格或評選制度。去年《十》宣佈得獎一剎,近鏡捕捉到台下黑面的黃百鳴和林家棟,在今年的最佳電影環節一個頒獎一個得獎,舉手投足之間未有如去年咬牙切齒聲言杯葛金像獎的姿態,看來延安文藝工作者座談會的精神,尚未被下令在香港電影圈徹底執行。

林夕當年在支持發牌給港視的集會上,說過創作就是革命;電影工作者理所當然是創作藝術的人,對強權反叛似乎是順利成章,而且本土電影與香港命運相連,同樣是盛極而衰必須向北望。去年評審投下《十》的一票乃至今年明正言順扮獎給《樹》,就算是表態大於一切,這樣的表態看在平凡如我的一個香港電影觀眾眼裏,金像獎的評審也算得上是在凜冽北風下為本土守住陣地,使香港電影金像獎不至蛻變為中国香港市电影金像奖的功臣,稱得上是〈勇敢的香港人〉。(說起林家棟,網上對他獲獎一片正評,不論政見而肯定他身為演員的堅持和實力,這是一種久違了、很香港的感覺,就算只得那一點點也好,值得叫人細味。)

廣告

然而,就算不得不向北望,能否做到不卑不亢,就算是合拍片也不失港味,同獲提名最佳電影的《美人魚》,其內地票房成績乃至於所產生的文化影響力值得留意。去年新春因機緣獲得一張《美》的免費票,沒有帶着任何期望進場,周星馳卻帶給我自《少林足球》後十數年未有過的驚訝。他敢於向自恃「顧客就是上帝」、買票入場看戲的強國觀眾說教講環保,再者那一秒半秒關於欣兒老豆的鏡頭,近似荔園的場景,甚至就算在普通話版當中仍然以廣東話對唱〈世間始終你好〉的一幕,都屬強行植入香港文化符號之舉,擺明向強國反輸出香港情懷。周星馳當然有其江湖地位甚至財力去我行我素,但我相信能夠站着拍一齣包含本土內涵的電影暗渡陳倉反攻大陸,應該不止於他一人。(又說題外話,今年的《西遊》,感覺到周星馳勒不住徐克,只能在廣東話配音上加回周星馳電影的 signature 。)

電影是時代的標記,本地電影成為港人政見心聲的投射,是無可避免的新浪潮。《十》是說傘後的香港,《樹》是講84到97那時代,明年的最佳電影,如果說的是03至14年的香港故事,那便成就了香港三部曲。一廂情願,多數無法實現,只是戲裏戲外,香港的故事總會值得繼續說下去,無論最終的結局如何。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