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令哥的豆腐

2018/12/22 — 15:46

相當懷疑,就是生來有顆女人心,就必定要穿紫紅乳罩內褲?一定要戴粉假髮和化個濃妝才可以?務必要穿上暗黑喱士絲襪超短迷你裙?今天的時裝也相當中性,男女外觀的寬容度好廣闊。要做一個女人,內心是不是比外表更重要!意態娉婷也可以在行為舉止呈現。所以我認為姜皓文在《翠絲》第一次化身成女性,服裝指導略害了他,他不是做女人而是做芭比,甚至在扮盧海鵬扮女人,就算平常女孩只會玩cosplay才穿成這樣子,幾想尊重也是會變成忍唆不禁。

相比袁富華演的打令哥,他屬於的老跨性別年代,選擇更少,沒有先進醫學支持他們把不想要的除掉,只能在精神意識上更女兒身。看他化妝後就是徹頭徹尾的一位濃妝嬸嬸。當然除了梳化服的功勞,演員究竟用了幾多力去演也是緣故。我想說是,用了太多力去演,可能容易弄巧反拙。對了,看袁富華演打令哥不斷想起江毅,那陣溫柔和刁喬扭擰從毛孔散發,後來看訪問知道他就是師承江毅,有師傅的人多幸福。也無關演員本來有多雄性,袁富華向來演慣悍匪,一句「你唔係外賣仔!」震懾透心。《翠絲》比想像中好看,這麼一齣話題電影,好容易變成嘩眾取寵的噱頭手段,事實上宣傳部分後來也有過份「姜皓文演女人可以索成咁」的渲染,某程度是幫倒忙。本來姜皓文比袁富華高知名度,圍村惡霸形象深入民心,他的難度其實比任何人高,而且他實在好用力,用力到近乎經營。

我承認約一年前開始,忽然由很喜歡姜皓文變成有些抗拒。他第一次出現在《流行經典五十年》,當時他已經累積了許多「沒有姜皓文那齣電影好看極有限」的口碑本錢,所以本應timing很好,歌亦唱不差,正所謂在亞視混得二十年,甚麼十項全能風浪未見過。但那時他應該在拍《翠絲》,已經隱然不對勁,拔了個韓星的幼眉、好追趕時尚的時裝配搭。再看他的訪問,明眸皓齒也咧嘴而笑。那個巨星風範來得有點突如其來,不只陰陽易轉也相當星味煥發,有點枉費了亞視幾十年來的慘痛歷煉。在很早知道有《翠絲》預告時,本來打算看完就來找碴,但原來沒有挑剔的地方,舒琪的劇本和整體製作都成熟穩妥,許多豐富細節和前塵往事都讓翠絲的形成來得合乎情理,所有演員的承載力深厚,具爭議的故事總算推進流暢。事實上頭半部《翠絲》姜皓文比想像中駕馭恰當,直到第一次變身才逾位。我在想,如果沒有過份美豔動人的宣傳,或會更平常心。

廣告

惠英紅依然不費吹灰之力叫人心碎。如果我是她,哭得更悽涼:我明明幾十年來知你是女人,也寧願你去滾,為甚麼迫我知道?而且你要做女人就去做,為甚麼偏要戴個咁螢光咁騎呢的假髮,第一次公然易服就去蘭桂坊咁盡,去公園散步不可以嗎!大概演戲和跨性別都存在共通處,始終都在意別人看到自己的形態,但要用幾多力量去演,或改造身體幾大部分才讓自己和別人身心舒暢,是很高深奧妙的題目。我其實傾向同意Sony Chan的說法:內心的自由是自己給予自己,不一定需要整理身體來取得任何人認同。如大師傅做豆腐,黃豆下多會香濃但質地偏硬,豆少則嫩滑卻會失掉回甘,當中要拿捏的比例,就如髮絲般差之毫釐。袁富華做的豆腐,就是香和滑。


(原刊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