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響鑼鼓 文化界寸土必爭

2016/11/28 — 12:58

當前政治情勢危急,正經歷兩個選舉的文化藝術界,沒有鬆懈之理。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範疇委員換屆推選,與及提名及選舉特首的1200人選委會選舉中的15人文化小組,都會相繼由文化界選出代表。以往只限於業界關注的藝發局,作為更受矚目的選委會先聲。

昨日為投票首日,上午的投票人數只有僅僅兩成;然而在十一月中舉行的選舉論壇中,已漸次看到,選舉議題已不止於討論對界別專業的提升,不同背景的參選人已將政治議題,再次帶回政治議題缺席已久的藝發局,牽涉的包括影響業界至深的言論及表達自由。藝術與政治從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亦不能各自撇清。明張目膽的政治壓迫,正對香港的文化自由響起警號,業界在此危急關頭,能團結一致,捍衛這得來不易而危在旦夕的自由片土嗎?而在參與過程中,政府監督還是行政運作上,是否能貫徹公平公開的選舉原則?讓希望投票的業界得以參與?

雖然今日已是最後一日投票,然而眾多已登記選民表示,目前為止並無收選舉活動的任何資料;事件於上周被廣泛討論並多番上報。日前,香港文化監察去信要求局方交代事件原因,局方只推搪說基於私隱條例,未能得知上屆登記選民意向。然而提名推選活動早於八月便開始宣傳,三個月多的時間,提名代理也沒有詢問1300名較早時候登記的選民的意向,絕不合理,因而導致該些選民無法收取來自候選人的任何資料,提名代理於此事上責無旁貸。

廣告

此選舉另一怪異之處,就是候選人無法得知完整的選民名單。提名代理提供予候選人的選民資料光碟內,亦有眾多已登記並同意收取選舉資料的選民不在列上,以致候選人無法聯絡,受影響人數多達3668人,佔總體選民人數63%。民政事務局對此的回覆是,候選人可以到提名代理公關公司查閱完整的選民名單,卻不知道,每一位已登記的選民,只能查閱和自己所登記的藝術範疇相同的選民名單。譬如說文學界候選人陳慧,即使親身上去,亦只能夠查閱文學界登記選民名單。另外九個範疇,恕不能提供。但這做法原因為何,亦無解釋。藝術發展局的範疇代表,是包括整整十個界別的選民,候選人連完整名單也沒有,實不合理。

其實筆者已不是首次針對推選活動的疏漏之處撰文,筆者與陳淑莊立法會議員,早前欲就推選活動的整個程序進行研究並提出建議,聯署去信民政事務局,希望各方能提供招標文件及接獲的標書,以作詳細分析。 可是再回覆信件上,民政事務局完全答非所問,對標書隻字不提。如此態度,實在不能接受。然而投票日只剩今天,僅此呼籲業界 珍惜機會,踴躍投票。

廣告

可能業界朋友會追問,作為手持一票的業界代表,應該如何運用手中一票?基於香港藝術發展局的架構與及委員們的角色,候選人的往績及能力應該是最先的考慮。最科學化的方法,是可以從公開的會議紀錄及出席紀錄查看。而能力方面,可以假設一下,此人於藝發局中,可以推動甚麼?可以捍衛甚麼?

另外,了解自己界別以外的候選人亦相當重要,因為藝術發展局的委員,肩負着香港整個藝術發展的重任,必須具有跨界別的視野,也要與業界緊密相連。他是否有持續地關心本地文化界所面對的問題?他勇於面對選民,和大家交流嗎?他對政策還有議題的理解如何?有爭取在不同平台為業界發聲嗎?除了爭取資源,會關心業界成長嗎?作為業界與藝術發展局的橋樑,他能勝任嗎?

這些問題,一個負責任的候選人自會主動接觸選民,現身說法。但前提是侯選人要知對選民何在,故保持訊息通達,對於一個選舉而言是多麼正常及重要,這亦是選民投票前必需的參考資料。民政事務局作為監督選舉的負責人,實在應從各項問題的核心,選舉的目的等等去檢討相應措施,考慮以更嚴謹的態度去面對處理。而十二月十一日即將舉行的選舉委員會界別範疇的文化小組選舉,縱然委員的職責與文化政策並不相關,但業界又要再次抉擇選出代表,此代表能提名或投票予新一任行政長官。希望關心香港的業界朋友們,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崗位,任何一個機會與及任何可以發揮影響力的每一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