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技術文】在 ART BASEL 反 ART BASEL 有無用?

2018/3/28 — 19:44

2018 Art Basel 中的其中一個作品 — 黃榮法(Morgan)的作品《一寸光陰一寸金》

2018 Art Basel 中的其中一個作品 — 黃榮法(Morgan)的作品《一寸光陰一寸金》

記得第一年做《主場新聞》時曾經搞過 ART BASEL 專題。當時收來不少文章討論藝術與市場關係,併起來讀相當不錯。但之後第二年已無主動搞。因為太重覆了,罵「藝術市場化很墮落」的人一年又一年罵,反駁「咁藝術家食穀種呀」的人一年又一年讚,而 ART BASEL 還是一年又一年搞。打咀炮很爽,打第二次還 OK,第三次咀皮都無力,所以沒有再辦專題,我也沒怎麼寫。

不過今年有些觀察,覺得值得同大家討論,儘管那其實不是新事﹕那就是在 ART FAIR 中買賣的「反市場」作品。

走筆時 ART BASEL | HK 2018 還未開所以不很清楚,但根據這些年跑過日本、台灣、瑞士,以至巴西和阿聯酉的 ART FAIR 經驗,很明顯「反市場」作品是全球 ART FAIR 的常客。舉個例如,我記得在 ART BASEL 見過中國藝術家吳俊勇 2014 年作品《Art BaSell》。那是一張水彩畫,畫上 ART BASEL 的 LOGO,但後面多加個 L。這惡搞,你懂的。Jenny Holzer 的名作 Money Creates Taste 系列也在某屆的 ART BASEL 見過。講到明 Money Creates Taste,收藏家高額購入放在家,我真猜不透有甚麼感想。是想說自己很有錢所以自己很有品味嗎?不過更諷刺的還要數街頭藝術家 Francisco de Pájaro 的 Art is Trash 系列。他在垃圾堆創造藝術,宣言「藝術不應…被經濟利益騎劫」,而這系列,當然,也賣,而且價值不菲。

廣告

上述只是隨手舉的幾個明顯例子。所謂明顯是作品本身與其買賣行為的衝突是「字面寫到明」。此外還有許多隱誨的、旁敲側擊的作品,讀者諸君今年可自行考察。

這現象有趣之處在於,它在各類型市場中均極罕見,唯獨於藝術市場流行。比如一排朱古力,對生產商來說當然賣相是愈吸引愈好,而不會在包裝紙上寫﹕「肥死你,死肥仔。」買 LV 手袋,袋上也不會寫﹕「我係 CHEAP 精,你吹呀?」(雖然還有香煙,但大家都知為何煙盒要寫導致肺癌,這斷然不是生產商自己想做的)唯獨藝術市場會讓你買寫到明「ART IS TRASH」的 ART。

廣告

為甚麼?今次我想用技術文的方式,解釋藝術市場這怪現象。然後,我會證明這些「反市場」作品是如何嘥氣。

如果無心情、無時間睇技術文,你信我啦,佢哋真係嘥氣的。

以下我將會以 14 個 steps 說明。

  1. 定義社群﹕一群分享著某種共同價值觀的人。
  2. 定義市場﹕一個人們進行交易的系統
  3. 根據 (2),ART FAIR 是藝術市場一部份。
  4. 交易與買賣雙方的價值觀相關。
    1. 舉例如一個 OL 自 LV 店花 10 萬元買一個鱷魚皮手袋,這意味買賣雙方都認為鱷魚皮手袋值 10 萬元。
  5. 根據 (2) 和 (4),市場本身持有某種價值觀。
  6. 根據 (5),市場中人構成一個社群。
  7. 雖然從 (1) 可知,社群中人必然有最少一項價值觀是相同,但另一方面,沒有兩個人的價值觀會完全一樣。所以一個社群中的價值觀可分為兩類﹕「相同價值觀」和「差異價值觀」。
    1. 「相同價值觀」就是 (1) 所描述的價值觀。
    2. 「差異價值觀」方面,由於它無法建立社群(參考 (1)),所以在社群中,它會處於擱置狀態。
      1. 舉例說,一個 ISIS 分子、一個美國佬和一個中國人被困在地洞。如果他們均認為「一定要逃出生天」,那這便成為三人的共同價值觀,他們組成一個「逃出生天」社群。而三人間宗教和政治的矛盾,雖沒消失,但在「逃出生天」社群來說並不重要,因此也沒理由在地洞討論或打交。這狀態就是「擱置」。
  8. 根據 (7)(a),若某人沒擁有某社群的「相同價值觀」,他會被排除於這社群外。
  9. 這一步我要說明「反市場作品」不可能所有市場價值觀都挑戰。「挑戰」的意思是,就某件事情提出異議、指出問題所在,或追求改善。
    1. 先嘗試定義「反市場」作品為「挑戰 (5) 提及的價值觀的作品」。
      1. 由於「反市場」作品是藝術市場一部份,所以這作品的藝術家是市場一員。根據 (6),這藝術家是藝術市場的一部份。所以,根據 (7),「反市場」並非藝術市場的「相同價值觀」。
      2. 當一個社群的「共同價值觀」並不包括你必定要接受它的價值觀,即你不接受它的價值觀仍可屬於它的社群。
      3. 然而 (9)(a)(ii) 與 (1) 有明顯衝突,因此 (9)(a) 的定義不能成立。
    2. 現再嘗試定義「反市場」作品為「挑戰 (5) 提及的價值觀的作品,但不可挑戰價值觀 X」。
      1. 從類似 (9)(a)(i) 的推論,可知「價值觀 X」是藝術市場的「相同價值觀」。
      2. 根據 (9)(b),「價值觀 X」必須接受一切反對市場價值的作品。換句話說,無論某人提出任何觀點都要接納(雖不一定要同意),只要這觀點不反對「價值觀 X」。
      3. 根據 (9)(b)(ii),可將「價值觀 X」取名為「超多元主義」。加上「超」二字是因為「多元主義」的定義太多,為免卷入不必要論爭,先另闢新詞。
  10. 由 (9) 可得出結論(一)﹕藝術市場分享的共同價值觀,就是「超多元主義」,即無論任何人提出任何觀點都要接納。
    1. 根據 (8),只有一種作品會被排除於藝術市場之外,那就是反對「超多元主義」的作品。
      1. 這推論符合我們的觀察﹕在藝術市場中,唯一缺席的作品,往往就是反對接納其他文化、種族、性別(一般被稱為「極右」)的作品。
  11. 從 (9)(b)(i) 可知,「反市場」並非藝術市場的「相同價值觀」。
  12. 從 (7) 可知,「反市場」是「差異價值觀」。
  13. 根據 (7)(b),「反市場」作品會處於「擱置狀態」。
    1. 換句話說,「反市場」作品雖然與市場本身的價值觀有矛盾,但由於整個市場是建基於「超多元主義」,因此它會將反市場的觀點放在一邊,一如地洞裡 ISIS 和美國人、中國人可以和平共處。
  14. 由 (13) 可得結論(二),即「反市場」作品無法為藝術市場帶來任何改變。

 

可能你會覺得上面的推論很麻煩,但無所謂,簡單來說,如果你行 ART BASEL 時,見到那些看起來好像很「反藝術市場」的作品,不妨信心滿滿地說一句﹕「超,做 SHOW 咋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