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拆彈專家》— 自我與犧牲的抉擇

2017/4/23 — 18:57

《拆彈專家》劇照

《拆彈專家》劇照

【文:簡家堯】

劉德華及邱禮濤導演合作的新片《拆彈專家》剛在上星期上映,筆者馬上到影院欣賞這部據稱斥資數以億元拍攝的「大片」,觀賞前心裡不禁地想,到底這些港式警匪片在合拍片與及大陸市場的限制下,還可不可以拍攝出另類的感覺,另類的思想?看畢此片,我得到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有人說這部電影其中一個主旨是復仇,筆者對此同意。故事中,章在山是一名爆炸品處理課的警司,在年前以臥底身份堵破了洪繼鵬的犯罪集團,而鵬的弟弟洪繼標因此入獄。對此,鵬不能釋懷,勢要復仇及帶走被囚的弟弟。巧合地,鵬有機會與由廖啟智飾演的富商合作,策劃出在紅隧設置一千公斤炸彈以挾持人質以逼令政府回購西隧的恐怖襲擊事件,並以此挑戰章。這顯然是一個復仇的故事。但除了復仇,導演邱禮濤似乎更想以章在山對比洪繼鵬,再帶出何謂人性。

廣告

愛還是自我?

表面上,洪繼鵬非常的愛弟弟。因著弟弟是「錯誤地」被送進監獄的,鵬不甘弟弟無辜被囚,他便無所不用其極把弟弟救出,包括策劃這一場恐怖襲擊事件。然而,這真是鵬真正的目的?如果鵬真是深愛著他的弟弟,當弟弟車禍後想馬上到醫院,他不會拒絕弟弟的要求,卻指只要等救他們的直升機來,他們便能逃脫,重獲自由。如果鵬真是深愛著他的弟弟,他也不會在警察闖進隧道與匪徒駁火時,不顧弟弟的死活,左閃右避於不同的車輛中,等待機會提槍掃射攻擊他們的警察。邱禮濤的鏡頭不只一次影向躺臥在床上的洪繼標,床的不停轉向似在影射標的生命,隨哥哥的意思,漫無目的左搖右擺無定向的在移動。面對著槍擊,標已無能力逃亡,更可悲的是,「暗中」移動病床的哥哥也不再理會自己,自己只能等待死亡的降臨。說穿了,鵬為的不是弟弟,他為的只是自己,自己的仇恨,自己的利益(紅隧愈混亂,他愈有機會從富商中奪得更多金錢,也許不只已從富商取得的十億),自己的面子,以及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

廣告

生命保護生命?生命影響生命? 

相反,章在山卻完美地演繹何謂「人」。從電影一開頭至結尾,章也貫徹其座右銘,以生命保護生命。拆彈是一項極具風險的工作,當選擇錯誤,就會斷送自己以及他者的生命。而章一直所做的,就是要把傷亡減至最低,故有不少場面也是章獨力地去面對,這包括中段拆除由蔡瀚億飾演的警察身上的炸彈。章深知不能輕易拆掉,便吩咐拍擋阿Ben退到50米後,寧願必要時一起殉職也不作無謂的犧牲。雖然最後炸彈也是那名警察身上的炸彈也是拆不掉,但在臨別前,章不斷要求該警察重覆其當警察及使命,當刻,該警察的身份被重尋了,即使最後該警察也是殉職,但起碼他完成了他作為一個警察的責任。更甚的是,其父作為一個退休警察的身份也被重尋,看著兒子勇敢無懼地承擔作為警察的責任,他在電影的後段也主動地協助人質逃亡以及擊退悍匪,這與他在兒子未出意外前,提醒兒子小心保護自己是休班警員的身份有著明顯的改變。也許,章在山失敗的拆除這炸彈,但其以身作則的精神感染了這休班警察,使他不再害怕死亡,並變得勇於承擔。其實,章所做的,不只是以生命保護生命,他是以生命影響生命。這也能從他的女朋友Carmen身上看到。當襲擊事件未正式開始時,在親眼目擊章好友周Sir的車被炸毀後,Carmen向章提出分手,原因是她不能面對時常活在危機及危險之下。即使之後Carmen也曾發信息予章,以鼓勵他好好應付挑戰,但她始終不是改變掉自己的原則。直至章親自拆除在她手上的手榴彈,她體會到章為著自己也願意冒著性命危險拆彈,她重燃了對章的愛,更大的突破是,她沒有不淮章重回隧道拆彈,反而給予支持及鼓勵。

如何抉擇

章在山所做的不如在大自然中互相為著私利撕殺的動物,相反他充分表現出擁有靈魂及自由意志的人應有的行為及思想,他秉持著這個作為「人」的身份認同,驅使他也堅守著作為警察,作為拆彈專家的責任。與他對比的洪繼鵬卻被自我淹沒了,連僅作為分辨人及動物的身份認同也侵蝕掉,最後連作為哥哥這個責任在槍戰中也隨子彈、火花灰飛煙滅。如《拆彈專家》的英文名Shock Wave,章在山那份無私,那份甘願犧牲的精神對其他人所留下的都是一份改變,一份震撼人心以開啟改變之門的激動,這是直接的與人的心靈相遇相交。相反,洪繼鵬帶給他弟弟的卻是一份冷漠,一份從自我而生的冷漠,也許,還有他弟弟一個向主祈禱求寬恕的心,但這又是否已經太遲呢?

今天我們會選擇當章在山還是洪繼鵬?相信你我心裡有數,但也許內心時常的軟弱會逼使我們當洪繼鵬。可是放下自我,更多接觸他人內心深處的經歷定必會留下在我們心中,就讓這份觸動繼續帶動自己向前,使自己更有毅力的當章在山吧!


作者簡介:一個熱愛港產片,深信港產片未死,希望以文化產業為社會帶來反思的小薯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