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丁《傻女》 聽者薄情

2015/1/27 — 17:49

如果不是朋友分享,我也不知道,原來《傻女》原曲,是八十年代的拉丁流行歌曲。

然後我再上網看看,驚訝發現:http://m.discuss.com.hk/index.php?action=thread&tid=1761280(改編歌曲表)

無錯,直到九四年香港商業電台開始推行「無樂不作」以來,香港八十年代粵語流行曲的「辭彙」,實為當年同時間風行世界,特別是日本的流行曲風格,假如流行曲擁有一種國際風格的話,我相信八十年代的香港流行曲也跟隨著這股大氣候。我不禁懷疑,假如當年商台沒有推行「無樂不作」,香港還會不會有現在相對豐富的流行音樂創作?

廣告

然而我覺得,在支持本土創作同時,現在聽眾的耳朵也往往停留在八十年代。那時的香港,不斷受東、西方流行文化影響,那時的香港,除了粵語流行曲,也會聽歐美流行曲,事情是到甚麼時候開始發生變化?身為九十後的小弟,無從下手。假如真的要說起的話,倒不如說商台的「無樂不作」定下了香港聽眾的品味,以及對音樂的要求,以致後來千禧年的低潮。

話說當年我在地球某間唱片工作的時候,在廣州公幹時,我上司對我說對香港市場感到失望之餘,還反問了我一句:「到底你們這代的年輕人聽甚麼?為什麼你們不買唱片?」

廣告

唱片公司一直以來說,唱片銷量的下跌,一直和盜版猖獗有關,的確數字上,唱片銷量的下跌和電腦網絡普及化成反比,但我看到的不單是銷量下跌,而是粵語流行曲也同時失去了文化上的影響力,同時被海外如台灣韓國甚至美國的精良製作比下去。有些例子,例如韓國強勢的包裝和製作底下,那些符合東亞男、女性對完美男、女生的形象,加上極致完美的音樂、視覺製作,以及東亞流行歌曲少有的 Rap、R&B 以及電音風格,香港流行曲有嗎?就算有,也只會一直被比下去,難以成為一陣風潮。

追溯自己的歷史,小學到中學時期,正正是英皇旗下歌手大紅大紫的時期,小弟那時並不怎樣特意去聽流行歌曲,更不用說歐美日韓,到底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中,有多少機會接觸音樂?電台、電視、商場宣傳、唱 K、演唱會、盜版、下載……?我們又是到了甚麼時候,才會重視屬於我們的音樂?解構自己的歷史,才驚覺到,我這代的香港流行音樂,對於這個城市,變得可有可無,就像黃偉文寫給 C AllStar 的《薄情歌》一樣,聽者薄情也。

回到創作那一點,我不敢說這些年沒有不風靡華人地區的香港流行曲,不過許多時都是同曲異詞,粵語、國語並行,將曾經發生在香港的一套,搬到別的地方重演,將我們不會聽的西班牙文、日文,統統換成國語。如果說「無樂不作」標誌著香港流行曲創作本土化的開始,廿年已過,我們如何能夠讓香港流行曲本土化後的悶局當中,殺出一條血路?其實近年香港獨立音樂的興起,以及創作人開始重新擁抱「另外」風格,可見先機,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們的聽眾,又準備好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