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拋得起 接得住 — 飲江概念遊戲

2016/5/4 — 20:04

香港文學生活館於三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七日開辦「文人手稿展」;當我們邀請飲江提供手稿展出時,飲江婉拒了——他是一位這樣謙遜的詩人,婉拒了展出手稿這種他稱之為「尊榮」的對待,而給了我們,一個藏在他口袋裡多年的意念。

把秘密帶回家

飲江常有許多概念性及實驗性都很強的意念,類近於當代概念藝術或行為藝術,像他詩集封面的「暫作書票」行動是其中一個。不過他做了許多年,超長工時的藍領工人,因此許多的意念,還是留在他的口袋裡。他這次給我們的,是一個「拋石接豆袋」的概念。

廣告

大家小時候還有玩過「抛石抓子」的遊戲嗎?就是把散落地上的豆袋,向天拋起,在它未落下前拾起另一個豆袋。在「文人手稿展」展出的六個星期以來,我們收集了參觀者留下的詩/造句/留言,將把這些紙條,縫入豆袋之中,準備來做本周六的閉幕活動,也就是替飲江完成他的「拋石接豆袋」概念遊戲。

好緊要的一拋

廣告

飲江說遊戲背後的故事:「2001年,《詩潮》創刊發佈會上有個儀式,是崑南先生把一卷紙往背後高高一拋,讓人當花球般接住。崑南先生說,「呢一拋好重要」,比之於《2001太空漫遊》。於是我回去看電影,看那猿人往上一拋的骨頭,自此人類開始使用工具,伸展自己的能力——那骨頭向上一拋,藍色多瑙河的音樂便開始演奏。呢一拋,真係好重要。之後我寫了〈拋石——給阿丹阿石〉。現在,『拋』可能已被CLICK代替,被向下的『捽』代替。」

飲江〈拋石(稱斤搲子)【給阿丹阿石】〉一詩,全詩以「拋起—接住」為基本結構而變化,由童稚至哲理。詩中的推演讓我們明白:把石子在虛空中的時間以想像延長,則我們便明白,拋起到接住,有無數的機緣作用,宇宙也不過是這樣隨機地產生。我們都在拋石,我們也都是被拋的石子,想望有誰,把我們接住。

千億萬次

千億萬人

拋高

接住

或者

 

接而不住

 

懷念的指掌

虛無的天際

遠逸的星星

阿丹阿石,乃是飲江的子女。能夠把家人血緣,看作「夢中一個夢」的隨機緣份,真可謂豁達,但也叫人深深為生命本身而感動。「呢一拋,好緊要。」

飲江有兩個希望:

一、希望把這些豆袋帶回家的人,過一年後才拆開它,在虛空中接住語言的親密——時間會把句子變成新的咒語。

二、希望我們可以繼續向上的拋,而不止是向下的捽。

這樣,便讓我們來一起玩,這古老的遊戲。

 

傳統遊戲「拋石抓子」玩法

「抓子」,即以米和豆填充的小豆袋,多以碎布縫製而成。

玩法:1.將一些抓子撒落在地上。

2.用手拾起其中一個抓子,向上拋。

3.趁向上拋的一個抓子未跌下時,拾起另一個抓子,並接住跌下的抓子。

初級玩法:每次向天拋一個抓子,但拾起的抓子數量就每次增加一個,如此類推,能同時拾得最多者勝。

高級玩法:向上拋的抓子數量每次增加一個,但每次只從地上拾起一個抓子。如此類推,能同時接到最多抓子的人勝。

 

* * *

「拋石接豆袋——飲江概念遊戲」

分享、讀詩:飲江

日期:五月七日

時間:五點至六點半

地點:香港文學生活館(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一樓)

附:飲江〈拋石(稱斤搲子)【給阿丹阿石】〉(全詩)

拋高一粒石子

拈起一粒石子

石子掉下

把它接住

 

你拋高一粒石子

拈起一粒石子

石子從天而降

恰好

你把它接住

 

你把石子拋得高高

高於大爆炸

高於時間射出

最初之箭

 

石子懸掛虛空

它思考你

恰好

這個詞

 

拋高

恰好

接住

 

千億萬次

千億萬人

拋高

接住

或者

 

接而不住

 

懷念的指掌

虛無的天際

遠逸的星星

 

你在兒時拋高一粒石子

我在街角偷偷把你拈起

多虧

因為

然而

儘管

 

傾拎筐躪……

 

恰好

夢中一個夢

 

把你

也把我

 

拈起

接住

 

(2002.10)

註:香港文學館春季課程「香港文學民間講堂・貳:焦點詩集選」將有一節教授飲江詩集《於是(搬石)你沿街看節日的燈飾》(3/6,週五),晚上七時至九時,由本地詩人鄧小樺任教。另有五節分別任教陳智德編《香港新文學大系1919-1949:新詩卷》、崑南《詩大調》、淮遠《跳虱》、陳滅《市場,去死吧》、游靜《大毛蛋》(本課程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同期課程尚有「說故事的人——雄仔叔叔講古創作坊」,教授講故事的技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