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唉,不幸言中

2015/2/13 — 14:26

背景圖片:AHR 網站截圖

背景圖片:AHR 網站截圖

我不擅長做調查報道。像「踢爆」這些事,我自問是無能力的。偶有一次,做起來也笨手笨腳,戰戰兢兢。

驚,不是驚被尋仇,更是驚錯怪好人「踢錯爆」,讓好人含冤被屈。被屈者固然痛不欲生,但作為屈人者,自己也是受盡道德折磨。

然而另一方面有時也驚不得那麼多,做傳媒就是要監察政府與社會,有證據有推論就好應該報道出來,最多留個餘地,讓讀者自行判斷。

廣告

話雖如此,報道出來卻又擔憂會否真的錯怪好人。如此反覆思量,糾結難解。

去年五月,我發表了一篇報道,質疑有人為私人利益,爭取競投政府的「中區警署活化計劃」。該計劃得馬會與政府合力注資21億元執行,希望把古蹟活化成文物及當代藝術空間。去年公開招募民間營運機構,吸引得幾個團體競投,其中一家叫「藝術及古蹟資料研究有限公司」 (Arts in Heritage Research, AHR) ,為非牟利團體,自稱「對可持續的藝術發展及古蹟保育抱有堅定不移的信念,並期望透過培養有潛質的藝術家,一同實踐我們的願景」。

廣告

AHR 成立後,隨即大灑金錢,「忽然文化」起來,大力資助坊間展覽、講座、文化節,並透過創辦人已有的網絡──他們分別是地產商和藝術商人、公關──佔據傳媒報道版面。一時間,許多藝術計劃 banner 上都找得到他們的 logo 。AHR 成為藝術界一時熱話。

然而當時藝術界已有耳語質疑,這家所謂非牟利機構的成立,並非想做實事,完全是為投標中區警署度身訂造。理由如下:

第一, AHR 在傳出「中區警署活化計劃」招標的消息後才成立,此前未曾舉辦任何藝術活動。
第二, 招標要求是「舉辦文物及當代藝術節目」,而 AHR 的名字正正就叫「藝術及古蹟資料研究有限公司」。若真完全無關,會否太過巧合?

馬會及政府明言,這計劃將於首三年內給予成功投標者近億元資助。億元絕非小數目,對窮鬼藝術界就更加寶貴,假若 AHR 真的是為了這筆利益而「忽然文化」,就算不予制止,都應該加以揭露,令公眾知道,他們在報章雜誌看到 AHR 所謂諸多善舉,「大力推動文化發展」背後,其實另有所圖。

但話又說回來,到底是不是真的另有所圖呢?這很難說。打電話向 AHR 創辦人求證,創辦人當然連番否認。誰也不會傻到直認不諱吧,但否認也不代表甚麼,事實如何,學花哥話齋,只有他肚裡面條蟲才知道。

思前想後,還是報道。雖無真憑實據,但把質疑全部提出來也好,任由讀者自己判斷。

報道之後,那位曾經同我好聲好氣、聲稱志氣滿滿為港服務的創辦人,就再也沒有理會過我。

這報道在評審團審理招標事宜的時候刊登,大概會對 AHR 的分數有負面影響吧。但或許 AHR 真的是在為香港文化服務呢?或許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到底自己是否真的做了正確的事,內心也有點不安份。

終於在去年九月,評審團公布結果:流標。所有投標者中,只有 AHR 的計劃書合格,但最終仍然落標。背後原因團隊不作公布,但有消息指,評審團是顧慮到 AHR 有地產商背景,故最終作罷。

然而我仍關心 AHR 的成立,是否真的只為競投「中區警署活化計劃」。很簡單,只要看它在流標後是否仍有出力做事就知道了。而我看到的,是該公司網站似乎從去年九月──結果公布的那一個月──開始,已沒有再更新。右方 monthly highlight 一欄,最新就是去年九月的活動。放在封面的推介活動 SKETCH [email protected],日期竟是2014年2014月2014日,錯得不倫不類。其實已經錯了好多個月,但管理人彷彿也無意修改,任由它繼續錯。

AHR 的 facebook 最新一個 post,亦已是去年七月的事。它的 fan page 封面,依然貼著聯合舉辦去年法國五月活動的消息。今年法國五月都快來了。

當然,招標結果公布前大鑼大鼓,一公布後寂靜如死,也不能證明 AHR 只為投標而成立。畢竟──我不是他肚裡面條蟲。但我還是慶幸自己當初有報道這宗新聞,因為最少裡面的內容是值得公眾知道的。然後,我又有點失望。或者說我寧願看見,AHR 繼續更新,繼續落力資助香港文化藝術活動,大跌眼鏡的是我。那樣的話,世界看起來好像比較不那麼險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