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搭上尾班車的詩

2015/4/2 — 14:18

上周收到《百家》第 36 期。這份辦了六年的文學刊物,在悄無聲息中很有可能走到最後一期了(見其「重要啟事」)。雖然我並非十分欣賞裡面的專輯(如今期的金庸專輯)和那些「名家」文章,但我還得感謝它這兩三年來不時刊登我的詩作。這次搭上尾班車的詩〈此城〉,正好以一種「缺失」來送行——詩中「髠是捲向邊界的高鐵而殘」一句,「髠」字在刊出時被失蹤了。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