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18/9/26 - 13:54

搶耳,其實是搶創意的主導權

網絡年代,成名豈止要趁早,還要夠快!看大眾媒體瘋狂推出《XX好聲音》或《XX造星》等選秀真人騷,以噱頭搶眼球兼發掘新血;稍有本領和膽色的人,又直接借YouTube、Facebook、IG等社交媒體,自主發佈出位圖文影片、為自己塑造形象,足證人們不僅渴望「成名15分鐘」,更想趕在「15分鐘內成名」!

但上位快,有利有弊。當社會節奏急速得讓人暈眩,新聞不斷炒熱又被遺忘,你可以一天內爆紅,亦可能半秒內翻黑,這對真心想做創作的人絕非好事。畢竟文藝如練武,欲速則不達,如想才華再上幾層樓,還須靠時日累積,方可鍛練手藝、修練心法。文藝復興基金會創辦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協助新晉的獨立音樂人尋覓表演平台之餘,也主張他們建立長遠的生存策略,像剛於9月中旬完成的《搶耳音樂節2018》,就是第二屆學員慢工精煉之作。

「搶耳單位」面世第一擊

廣告

9月11日,文藝復興基金會眾成員及六組獨立音樂新單位,於旺角麥花臣場館內忙得不可開交,皆因當天是第二屆「搶耳音樂廠牌計劃」重頭戲《搶耳音樂節2018》的公演大日子。

話說2017年底,得到創意香港贊助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透過公開招募,從130多組報名音樂單位中,遴選出12組全新音樂單位成為學員,並安排他們與六位導師:馮穎琪、龔志成、李端嫻、梁基爵、伍卓賢及于逸堯分組結隊組成「師友嚮導」,幫助他們拓寬音樂視野與業界網絡。另外,入圍的搶耳單位還需參加音樂大講堂、廠牌工作坊、國際產業論壇、搶耳展演等活動,汲取音樂產業知識,摸索各自的創作和演出技藝與風格。於為期一年的計劃完成時,6組優異者,包括Mocking Bullet 、未能接通(Call Back ASAP)、 per se 、 the prototyke lab 、 The Majestic G 及 Hirsk ,登上麥花臣的大舞台,跟兩組知名嘉賓Mike Orange & The Universe Travellers 及 Serrini 聯合演出,如同「畢業禮」般正式推介給公眾。

成名純屬表象,成材方是目標

「搶耳計劃不含選秀成份,因為我們並不鼓勵速食的消費文化。相反,我們相信音樂的力量,相信只有不斷自我突破的創意,才能給一個地方帶來更多的想像空間,更多的希望,但這必須從相信人的潛力開始。為新一代的音樂人提供創作和演出平台,不止是為了讓其成名,更重要是讓他們自己掌握行業基礎知識、品牌管理、推廣宣傳行銷等技巧,自發地尋持可持續發展的機會,從而讓更多元、更有創意的音樂,能在香港落地生根,枝繁葉茂。搶耳,是透過創業去搶奪創意的主導權。」忙裡抽空訪談的總監柴子文解構「搶耳」的理念與目標,就如今屆場刊的題旨所說:玩音樂不是玩泥沙,而是一場講求魄力和耐心的長途賽。

如此願景,滿載困難。不過柴子文堅持「唯有Aim High,才能Get High」,尤其「搶耳計劃」啟動以來,尤其是之後的搶耳全球巡演,有機會帶10隊香港樂隊參與全球知名的音樂節,如Noise Pop,Zandari Festa和Sound of Munich Now 等,獲得的反饋及經驗讓其倍加肯定此道理,「海外聽眾對香港樂隊的演出反應比預想熱烈,他們對香港文化及粵語音樂充滿好奇。搶耳計劃提供途徑,讓他們多接觸本地受眾,同時也多見識世界,希望幫助大家找到各自將音樂職業化的方法,從而有能力和資源持續創造出好音樂。」他推斷。

夢想能否成真?尚待時間驗證,但現時各界對計劃是支持的。「搶耳計劃」推出至今,創意香港積極贊助不同活動,在《搶耳音樂節2018》展演當天,亦有主管人員出席,在資源和精神上給予支援。

夾Band可以好幸福!

眼見多個單位及前輩願意花心思提攜,兩組「搶耳」單位 the prototyke lab的陳韞(Vincy)、Jacky及Hirsk均表示感激,亦不敢對演出掉以輕心。

從美國回流香港的Vincy,形象有別多數女歌手的玉女或性感,傾向中性(或更準確是無性別)造型為主,眉宇和動靜中帶點朦朧曖昧的美感,而他創作的音樂亦反映了這種特質,不只集中探索爵士和R&B,在騷靈的嗓音裡好似還存在了更多可能性,如其專責導師伍卓賢形容「Groovy得自有個性」。

然而,這種另類魅力放進主流樂壇裡,卻隨時會成為一種難以立足的主因,故此Vincy頗感恩能於三年前遇上文藝復興夏令營裡一眾開明、包容的知音,並鼓勵他先後參加《女流》系列及「搶耳計劃」,得以經環球唱片出版EP《Porcelain Soul》、走進西九龍自由約(Freespace)和麥花臣的舞台,跟志同道合的團長兼低音結他手 Jacky、小號手細妖、鼓手 Panho Tim、鍵琴手謙和結他手 Nicky組成實驗型的樂隊, 從中確立個人的音樂價值。

「『搶耳計劃』不像傳統唱片公司簽約新歌手後,就只會根據業界的遊戲規則去塑造市場『想要的人』,它反而是以開放和自由的態度,鼓勵我和樂隊持續試驗各項新元素並探測更多音樂的可能性,讓我們親身接觸來自全球各地的音樂人,以至表達想法、落手落腳去做騷,令我確切感受到『一個人做音樂很開心,夾Band都可以好幸福』!」外表很Cool的Vincy,說罷忍不住大笑,爽朗的笑聲與型格外表,頗有反差魅力。

坐在他身旁一起受訪的Jacky見狀,也微笑地點頭和應,「在香港做全職樂手絕對艱難。畢竟產業環境有限制,尋找創作資源、演出機會到維生問題,都讓很多獨立音樂人為之困擾。難得『搶耳計劃』有空間讓我們這班人凝聚起來,沒那麼孤單,也實際看到行業的運作模式,可以擬定出一套更具體和執行性強的營運方法,這對未來發展非常有利。」參考導師伍卓賢的意見所言「夾Band要夾人」Vincy和Jacky都珍惜當下覓得的同伴,直言會盡最大可能互相取長補短,以將各人的能力發揮到極致,「希望日後跟更多受眾分享玩味音樂,也能一起闖出香港,到海外音樂節觀摩和演出!」兩人齊聲笑說,滿載期盼。

不討好誰的音樂,反能覓知音

跟the prototyke lab一樣,Hirsk 音樂風格之獨特,大概也難容於主流樂壇。在香港土生土長的Hirsk,向來愛聽愛聽 Autechre、Howie Lee、Keith Jarrett 及 Radiohead 的音樂,而他從伯克利音樂學院進修一學期爵士樂後,轉修和鑽研電子音樂製作及聲音設計,並於後來回港發展。Hirsk特別愛思索「聲音」與「音樂」的關係,是次《搶耳音樂節2018》演出,他更跳出慣常「一人電音」模式,以collaborative(協同合作)手法,自己擔綱製作人,再邀請同好鼓手 Blue 、鋼琴手 Daniel、VJ Alex及歌手 Kiri T,將日常於等地鐵時聽到的「聲音」、在茶樓吃點心時聽到的粵曲,結合電子音效和採樣音樂,融合成多組聲畫俱備的樂章,一方面試圖用音樂演繹出「香港聲音」,同時,也觀察聲音怎樣影響琴音、琴音又怎樣觸發鼓手節奏,全組音樂又怎樣引發聽眾情緒等,從而跟聽眾一起探究即興演奏與電子音樂的可能性。

當晚現場所聽,個人認為,Hirsk的樂風明顯在六隊中最為突出,音色之間確能觸動聽者的想像力,甚至讓人「聽」出顏色以至畫面來,有點類近歐美一些前衛劇場常見的演出方式,頗有新鮮感。不過新穎開創的代價,就是難免有部份受眾會迷失,他也坦然有時現場似乎不多人領會到。

對此,Hirsk縱稍覺失落,但就如訪問中所言,他會不斷提升作品質素,但並無意為了討好誰而放棄多年來一直努力專研的樂風,反之大眾暫時無法欣賞的好音樂,更值得做下去並努力推廣,「我相信專心做喜歡的事,總會有人捉到自己的用心。」他如是想。

Hirsk的音樂帶有強烈的實驗精神,不為討好誰,卻因此遇到海外知音。六月前來參加搶耳國際音樂產業論壇的慕尼黑音樂節搞手,在搶耳展演看過Hirsk和樂隊的表演後,已邀請他們前往慕尼黑參加Frameworks Festival 的演出。

相信當香港新生代獨立音樂人,繼續認真而誠懇地堅持個人風格走下去,總有一天能擺脫自我認同的迷惘,跟樂迷開創出不同於舊日的多元音樂觀吧。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