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撒旦學七年也不會的孤立語言:巴斯克語

2015/2/16 — 11:21

撒旦(右)花了七年結果只會講「對啊」和「No」。
撒旦:「我這七年來到底都在幹麻啊啊啊啊」(設計對白)
圖片:The Devil by Michael Pacher

撒旦(右)花了七年結果只會講「對啊」和「No」。
撒旦:「我這七年來到底都在幹麻啊啊啊啊」(設計對白)
圖片:The Devil by Michael Pacher

儘管現代語言學有一些方法能驗出語言的「血統」,讓各語言族譜得以完成,然而世界上仍有一些「孤兒」,他們和現存的語言關係薄弱,父母雙忙、手足逝去。

巴斯克語是其中一位孤兒。巴斯克是位在伊比利半島西端的一個地區,處於現代法國及西班牙境內。在歐洲,有則軼事是這麼說的:撒旦因為想要誘惑巴斯克人,花了七年時間學習巴斯克語,然而學了這麼久,卻仍只會說「是」和「不是」,因此巴斯克人是「不會墮入地獄」的民族,因為撒旦根本學不會巴斯克語。

從現代觀點而言,學習語言的難易度來自親緣關係遠近,因此這則軼事告訴我們,撒旦可能是印歐語系的使用者……不!而是巴斯克語和印歐語系各語言相異度太大,已讓印歐語系的使用者感到非常難以學習,對他們來說,這語言困難到他們覺得撒旦來學也學不會。

廣告

近代的語言學家開始對語言進行系統性的分析,以釐清語言之間的親屬關係。隨著研究進展,印歐語系也成為了系屬關係最為明確的語系,學者之間達成許多共識,甚至連古印歐語都得以分析推斷出來。然而巴斯克語卻是無論怎麼研究,都無法跟任何一個語言攀上關係。他就像一個孤兒,處在印歐語系的板塊上,遺世獨立地生活著。巴斯克人在歐洲歷史上也建立過國家,如九世紀的納瓦拉王國,然而巴斯克語即便受拉丁語長期影響,還是保留了許多讓語言學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巴斯克語分布在巴斯克地區,橫跨法國及西班牙兩國。

巴斯克語分布在巴斯克地區,橫跨法國及西班牙兩國。

廣告

隨著研究進展,語言學家發現了一些巴斯克語相當特異的特徵,例如「石頭」和「斧頭」來自同一個字根,這讓他們推斷,巴斯克語很可能早在石器時代便已成形,這遠比印歐語系其他語言還要早,用印歐語的祖譜來看,巴斯克語甚至比原始印歐語(英法德俄語等語言的老老老老…祖宗)還要古老,具體說來有多遙遠呢?原始印歐語就是梵語和拉丁語等的老祖先,約在六千年前被使用,而後開始分化-而巴斯克語可是比這還要早的呢!

學者們推斷,巴斯克人可能是伊比利半島上的先住民,比其他歐洲民族都要早遷入,也因此,巴斯克語並不是印歐語系的一員,更找不到與其他語言的親屬關係證明。隨著歷史發展,印歐語系進入歐洲,佔據了大部分的角落甚至離島,巴斯克語家族愈來愈衰落,最後留下巴斯克語一個語言,存活在庇里牛斯山緣。

巴斯克地理公園,位於西班牙巴斯克。
圖片來源:www.europeangeoparks.org

巴斯克地理公園,位於西班牙巴斯克。
圖片來源:www.europeangeoparks.org

因為巴斯克語極為特異,在現代常常被拿來討論。舉例來說,巴斯克語沒有第三人稱代名詞,也就是「他」、「她」、「它」。語序也因為獨特而複雜的語言變化變得不是很重要,甚至可以出現OVS,我吃飯(一般巴斯克語序為「我飯吃」),講成「飯吃我」在巴斯克語也是沒問題的。同時,巴斯克語也不同於鄰近的拉丁語族,靠動詞變化來改變意思,相反地,巴斯克語的動詞多透過加上別的字詞來表達不同意義。

巴斯克語的使用者,因為地域關係,多也會說法語或西班牙語,不過即便如此,目前世界上仍有六十多萬人使用,比起其他瀕危語言,處境堪過得去。這種「撒旦學了七年也不會的語言」,堪稱是語言界的活化石。

不過最有趣的是,在法國的巴斯克民族博物館裡,有張講解圖提到,「撒旦原本住在日本,後來才來到巴斯克」。這反映出對印歐語言使用者而言,日語和巴斯克語都相當難學。巧合的是,日語也是找不到系屬關係、無親無故的「語言孤兒」(語言學上稱為「孤立語言」)。話說回來,不知道撒旦當時在日本學了多久日語,才決定要去巴斯克呢?

下次來法國 Beyonne,不如來逛逛巴斯克民族博物館,了解這個「活化石語言」。
圖片來源:法國Beyonne官方網站-www.bayonne.fr

下次來法國 Beyonne,不如來逛逛巴斯克民族博物館,了解這個「活化石語言」。
圖片來源:法國Beyonne官方網站-www.bayonne.fr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