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攀山豈止是運動?

2019/5/2 — 11:20

(Free Solo 照片, National Geographic)

(Free Solo 照片, National Geographic)

期待已久的free solo, 看完不滿足。導演太想要講一個美國夢的故事,著重描述主角Alex Honnold 和朋友,女友,家人和社會的關係和矛盾,反而另一個主角——「山」就沒很深的著墨。山在這紀錄片中,只是一個難題,而這是一個有志者事竟成,解決難題的故事。但是,畢竟,這是free solo,重點應該是一人一山,應該問:人為甚麼要單挑山崖。

幸好有Netflix, 可以看另外兩套紀錄片填補這空虛,Valley Uprising 講美國過去七十年來的攀岩文化,突出Yosemite 國家公園這區,講這種運動如何從一種主流以外的次文化,慢慢變成眾人矚目的運動。片中攀岩的人大多數是反叛者,特立獨行的瘋子,拍得輕鬆好玩,過癮非常。

廣告

另一套紀錄片是Mountain,不單講攀岩,也涵蓋所有登山冒險,內容非常貼題,主角就只是山。影像宏大壯美,令人覺得人類渺小,不配做山的對手。全程由Australian Chamber Orchestra 配樂演奏,Willem Defoe 詩意旁述,文本由英國著名作家Robert Macfarlane 撰寫,內容除了對山岳的讚嘆,也是對人類登山文化的探索。

廣告

影像歸影像,愛文字的人,不會滿於視聽之娛。Robert Macfarlane 的成名作 Mountains of the mind 《心向群山》就是一場思想的饕宴。從西方思想和文學經典中,從十九世紀以來衆多的探險事蹟,再加上他自己的攀山經驗,千頭萬緒聚集在一個問題上:為什麼人要攀山?是為了那崇高感?是為了那美得醉人的高山輝Alpenglow? 為什麼人連性命也不顧,前赴後繼地,往山上爬?書中幾次聚焦在悲劇英雄,英國人馬洛里George Mallory的失蹤。究竟他和伙伴歐文Andrew Irvine 有沒登上聖母峰頂,成為登上世界頂峰的第一人?至今仍是個謎。是的,就是他,馬洛里回答為甚麼要攀聖母峰時,說出了那永恆金句:「因為山在那裡。」

和 Mcfarlene 一樣,以奇幻小說著名的日本作家夢枕貘也是攀山迷,同樣也對馬洛里的故事著謎。《眾神的山嶺》是一部頂級攀山小説,從馬洛里之謎開始,帶人進入攀山文化的內核——崇高感,爭勝心,存在感,生死關頭的刺激感。全書沒有一幅插圖,卻令人身歷其間,置身風雪山崖當中。夢枕貘創作了幾位性格突出的人物,引人入勝的故事,叫人一定要看完這本三十萬字,共六百頁的小說,讀到最後一頁,掩卷一嘆。

攀山只是運動?攀山是文化。而文化就是這樣,串連起所有人類創造的意義和價值,體現在各種文化作品中,一個連一個,互相引用,指涉,再創造新的意義和價值。文化很有趣。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