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持「背包文宣行動」的 5 個理由﹕簡單、自主、挑戰、參與、政治性

2019/8/2 — 12:50

戲劇界朋友近日發起「背包文宣行動」,作為藝文界響應罷工的頭炮。

運動很簡單﹕在背包上面貼一張紙,表達你對罷工的支持,背著它,行出街,即可。

不愧是藝文界,這意念不知由誰構思,但小妹認為這真是一個很「藝術」的做法。

廣告

原因如下﹕

1)簡單 (Simplicity)

廣告

很多人說,「藝術嘅嘢識條鐵」,其實就小妹所知,這也是藝術工作者不願看到的。很多藝術家也想作品能夠簡單而明。甚至可以說,作品愈簡潔愈好。

「背包文宣行動」就是一個很簡潔的行動。「簡潔」有兩方面。第一是形式,貼一張紙便可。第二是內容,它不是要求你繪畫,不是要求你做大藝術家,只要求你用 Marker 在白紙上寫字,誰都做得到。

2)自主 (Autonomy)

藝術往往強調自主性。如果沒有自主性,只能去做樣板戲。「背包文宣行動」的字由你自己去寫。你如果只想表達自己意見,沒有問題;想呼籲其他人參與,也可。你想到甚麼都可以做。

順帶一提,我不知主辦人有心還是無意,但我喜歡這活動的名字是「背包文宣行動」而不是「背包藝術行動」。「藝術」與「文宣」的關係先不在此討論,但顯然主辦人還是希望把它們分得開一點,給藝術保留一個位置。

3)對抗性 (Antagonism)

藝術總是講挑戰,但很多時候其實不大成功。先不論內容,單說場地,在博物館、音樂廳、劇場做個展演,不喜歡藝術的人根本不會看到。然而「背包文宣行動」不同,他們行出街。支持罷工、反對罷工的人都會看得到見。有些人,可能政治嚴重冷感,漠視任何罷工資訊,然而你可以想像,搭地鐵的時候,這個背包人就在他面前,這張標語就在他面前。這是無法迴避的,是一種直接的對抗性。

而且你知道今時今日是一個連穿黑衣都會被打的年代。貼標語在背包,其實不單是對抗觀眾,恐怕也是對自己安危的一種對抗。(當然意義不同)

在此小妹也提醒參與者,小心。

4)參與性 (Participatory)

藝術是一種經驗。經驗有好多種,可以是耳聞目睹,也可以透過自身參與。很多時候自身參與的經驗,甚至比耳聞目睹更深刻。所以參與性藝術在近幾十年成為一股潮流。「背包文宣行動」不單止是讓你看,也讓你自己做,便是參與性的體現。

5)政治性 (Political)

這一點小妹也沒甚麼好說了,如果你仍認為藝術與政治無關,那我們沒甚麼好談啦。

隨文附送一張小妹支持「背包文宣行動」的圖片(編按﹕封面圖片)。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