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求平實,情感欲平淡,當然不平庸,只是頗平凡──《海街女孩日記》(Our Little Sister)

2015/10/22 — 11:35

《海街女孩日記》(Our Little Sister,是枝裕和導演,2015)

《海街女孩日記》(Our Little Sister,是枝裕和導演,2015)

早聽聞過許多朋友對此片表示失望的聲音,但心想《誰調換了我的父親》(Like Father, Like Son,2013)已經夠平庸了,以是枝裕和本身的功力,希望不會每況愈下吧,新作只消重返《奇蹟》(I Wish,2011)的水平,就很令人心滿意足了,豈料這部《海街女孩日記》其實只是比《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略勝半籌,拍得越來越沉悶通俗,看得人頻頻看手錶。

一看完電影,我就寫下四句感想︰「故事求平實,情感欲平淡,當然不平庸,只是頗平凡」,是枝裕和的取態,也許是我性情冷漠,實在沒有感應,沒有觸動。故事以死亡開始,死亡告終,這當然不等於就要格調沉鬱,但全片感覺始終波瀾不興。這不是因為是枝裕和有意壓抑情感避免煽情,更遑論已臻豁達淡然平視眾生之境,而是他逃避深挖一眾角色的過去與陰暗面,全都只是輕輕碰碰,彷彿就已感觸良多,許多人生難題,四姊妹不甚費力就跨了過去,假使說那是因為生活所逼使人只能一直向前,可其實三姊妹工作也不算特別辛勞,更不能說她們拮据困苦,反而還頗有時間空間消閒玩樂,沒甚麼「逼人」的。是枝裕和這樣避重就輕的寫法,很計算(用這四名陽光型女優當主角,本來就想拍成「治癒系」小品),也實在很可惜。我沒有讀過漫畫原著,無法比較,但聽說原故事沒那麼正面陽光,電影是過於簡化了。

廣告

人皆有兩面,不會一味好人或只會做壞事,這自然是對的,但本片寫人的方式,是有壞就必然轉瞬現出其好,太想「面面俱圓」了,例如三姊妹看似疏離薄情的生母,本來就沒多壞,吵了一架,翌日就即和好,甚至關係變得更親密了;又像二姊,一出場本是個貼錢養仔只求好玩的少女,後來其實也沒遇過多大的挫敗,連狼狽也不太說得上,就漸漸地變得生性關愛身邊人起來。大家姐本身也有當第三者的嫌疑,電影故事也交代得很隱晦。換句話說,《海街女孩日記》的尷尬處,是每個人物的本質都太好了,好得很難發展故事,這並非在追求生離死別扭橋轉折那種故事,但既然各人物的性格本來都那麼好,彼此之間也沒有甚麼大問題(三姊妹本身就活得好好的,平日也只是小吵小鬧),那麼同父異母的小妹妹搬進來一起生活這個關鍵劇情,到底「改變」了眾人甚麼,就顯得不太突出了。當然不是沒有改變的,小妹妹自以為為眾人帶來不快,可事實上不論老嫩都因為她的出現而更了解、貼近、照顧身邊人多些,但對觀眾來說,她在情感上的「影響因子」就不算突出了吧。

廣告

那麼《海街女孩日記》真正最想講的到底是甚麼呢?倘若說本片其中一個主題是傳統家庭價值與個人生活自由的碰撞,一來一如前述,其實衝突本不明顯,四姊妹各自的困難都輕易得到解決,以此弘揚家庭價值就太廉價了;二來這故事的人物設定也太著跡了,試看影片中所有獨處的個體(特別是男人),不是婚姻離異(十年前型過木村拓哉的堤真一也無奈老了)、斷了腳趾(爆頭男始終是想繼續登山的)、事業失意(加瀨亮適應不了大銀行的節奏),對比四姊妹同甘共苦,自然是顯得唏噓(甚至要藉姊妹們「感化」、「治癒」),這樣分明的對比也沒太大意義可言。也許我們應該反過來看,不是看這家庭如何由不好變得美好,而是從日常倫理出發,故事講的是表面好好的家庭,因為小妹妹的到來(各家自有難念的經,大家可各自投射自身經歷),漸漸才露出各人在歡笑底下抑壓著的情感,看的是東方家庭的牽絆,理亂剪不斷,只能彼此包容,共同分擔並承傳。如果上述切中了是枝裕和的心思,是枝裕和雖師法小津安二郎,在「牽絆」這一點上,《海街女孩日記》實在大不如山田洋次的《東京家族》(Tokyo Family,2013),不過這兩個故事自有所本,這樣評比不太公平,但電影版《海街女孩日記》無疑是視野有限,難言經典。

當然,《海街女孩日記》整體上還是令人看得舒服的,綾瀨遙和長澤正美啊,即使故事再爛百倍,有她倆也不會太難看(唯一心傷的是長澤正美怎麼殘了那麼多)。可是既然有必勝的演員陣容了,要求更高是應該的吧?猶記得《橫山家之味》(Still Walking,2008)的精心構圖與豐富調度(可參考這一篇的鏡頭分析),是枝裕和近年的作品美其名是簡約,其實是散漫了不少。至於一眾演員的表現,自然都是好的,但在演員的運用上,其實是枝裕和並未有好好用盡她們的潛力,例如綾瀨遙,是枝裕和自言「因為綾瀨遙站立的姿勢好筆挺,加上走路姿勢好優雅,好有大前輩原節子的味道,絕頂適合演家中的大家姐角色」,但他成功捕捉到綾瀨遙端莊、自持的一面,角色的軟弱處,他可未能兼善,看到的只是女星們的外型特色,再加發揮而已。正如林澤秋所言︰「演員們太漂亮了像在拍寫真,稍微沒那麼靚一點的三姐就成了陪襯和功能化角色,是枝裕和也幾乎不 care 她,他大概覺得觀眾想看的是綾瀨遙和長澤正美,某程度上是一種『偏見』和處理上的『求其』。長澤正美就是被是枝裕和拿來賣靚的,不停的拍她腿,電影開場還要她穿 bra 秀身材,其實用她做開場就已經沒什麼道理」,我完全同意。長澤正美不停秀長腿(及其清涼服飾),還可說有表現性格的功能在,但中段還要小妹妹晾衣時對著姊姊的胸罩(應該是綾瀨遙的吧)說︰「嘩﹗很大﹗」喂,是枝裕和,你不能怪觀眾覺得你心邪啊!

題外話︰哈哈哈,原來千佳在漫畫中和男朋友同樣是爆炸頭?電影的造型很不同啊。

本來不認識夏帆,只知道她童星出身,看過電影後,覺得她挺有趣的,但女大十八變,和她少時的照片一比對,現在完全不同模樣的,而且電影中千佳的形象太深刻,看她化濃妝穿晚裝出席康城影展的照片,竟然覺得很奇怪呢,哈哈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