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敍利亞的大馬士革──永生不老的城市 (2)

2019/5/5 — 19:37

富有波斯味道的薩伊達盧也清真寺 (Sayyidah Ruqayyah Mosque)

富有波斯味道的薩伊達盧也清真寺 (Sayyidah Ruqayyah Mosque)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大馬士革,給我的印象是一個不太整齊的城市,舊城區尤其破落,東拼西貼,欠缺統一風格。但細心觀察,才發現這個城市的獨特之處,在於歷史的碎片穿插其中。她不是一個單一的伊斯蘭圍城,而是一個經過幾千年演變的歷史混合體,她的不整齊,是由於每段歷史都烙印在城市設計內,沒有被完全刪走,故稱得上最古老而連續有人居住的城市之一。要一層一層剝開,才能發掘這個城市的趣味。

大馬士革舊城建築地圖

大馬士革舊城建築地圖

廣告

伊斯蘭時代的城外擴張

廣告

古羅馬城牆及十一世紀時建成的城堡

古羅馬城牆及十一世紀時建成的城堡

十二世紀,埃及的統治者薩拉丁(Nur-al Din)定都大馬士革,在伊斯蘭文化統治下首次進行全面規劃,令城市進入另一黃金時代。圍城內加入大量公用建築,如經學院、醫院、法院等,把斷開的城市脈絡重新連接。為增強防衛能力,古羅馬城牆重新修葺,並加入防衛塔及新城門。結果,城市開始發展至圍牆以外,民居沿著北面及南面擴建,山腳下出現了衛星城市Salihiye。

可惜,大馬士革在1400年遇上史上最嚴重的破壞──帖木兒(Tamerlane) 軍隊攻入,在城內大肆搶掠後燒城,倭馬亞清真寺被燒毀,全城人口被殺死或擄走。

鄂圖曼時代的商旅城市

十六世紀的大馬士革圍城 (Source from internet)

十六世紀的大馬士革圍城 (Source from internet)

踏入十六世紀,重建後的大馬士革被納入鄂圖曼帝國的版圖,開始長達四百多年的統治。鄂圖曼想以宗教力量統一各地,大馬士革被安排成為到聖城麥加朝覲(Hajj)的聚集及出發地,負責招呼來自各地的朝聖隊伍。由於大馬士革每年的到訪人數急增,城市沿著麥加之路,在南面伸延發展。鄂圖曼時代的大馬士革,圍城內的城市佈局沒有重大變化,但變身商旅城市後,城內加入很多重要的商業建築物,包括有蓋市集(Souq)及商旅客棧(Khan),把鄂圖曼的建築風格帶進來。

為接待每年一度來自遠方的朝聖者,市政府決定於在城外一塊空地設立管理中心。蘇萊曼大帝(Selim II)委派了當時帝國的首席建築師米馬爾·希南(Mimar Sinan)設計提基亞清真寺(Tekkiye Mosque),花了五年時間,「大馬士革最漂亮的鄂圖曼建築物」終於完成。

提基亞清真寺 (Tekkiye Mosque)

提基亞清真寺 (Tekkiye Mosque)

希南依照傳統的鄂圖曼風格佈局,在內庭中央設計一大水池,主體建築是用拱廊圍著的方型朝拜室,並以圓穹頂蓋著,簡單而隆重;左右各加上一支鉛筆狀的宣禮塔,修長而簡約,是鄂圖曼常見的設計。當然建築師也考慮到當地文化,外牆採用粗黑白相間的花紋,也在入口的穆加納斯(Murqanas)的雕花。

阿茲姆家族加入精美建築

阿薩德巴沙商旅客棧 (Khan Assad Basha)的中庭

阿薩德巴沙商旅客棧 (Khan Assad Basha)的中庭

十八世紀中葉,帝國派來阿茲姆家族(Azem Family)管治大馬士革。雖只有半個世紀,但他們為城市加入很多經典的建築物,揉合了鄂圖曼及敘利亞特色,創出大馬士革獨有的建築風格,其高峰期便是阿薩德巴沙(Assad Pasha al-Azem) 執政時代。

當時為應付朝聖隊伍的住宿要求,阿茲姆家族在市內興建了數十間商旅客棧(Khan),最大及最著名的便是阿薩德巴沙商旅客棧 (Khan Assad Basha)。它採用傳統鄂圖曼式設計佈局,兩層高的正方體建築物,地下為老店,上層是客房,全部都圍著正中心的內庭而建。內庭以拱廊等分為九個方格,正中央的屋頂開了一大圓孔,讓陽光帶進室內,與地上的圓形噴水池呼應。其餘八格各有小圓穹頂,並有雕花小窗及精美花紋裝飾。室內全是以白色石灰岩和黑色玄武岩交替鋪砌,充滿強烈的敘利亞味道。

阿茲姆宮 - 大馬士革民居的典範

阿茲姆的宮外牆用四種不同的石材砌成橫紋

阿茲姆的宮外牆用四種不同的石材砌成橫紋

阿薩德也在城中心為家族興建私人官邸,作自住及宴客之用,名為阿茲姆宮(Azem Palace)。建築群的平面呈不規則形狀,剛好配合舊城的有機佈局,為了避開舊城的混亂感覺,大馬士革傳統民居內通常都有大花園,並放置水池及植物,吸走室內的熱氣。阿茲姆宮利用此原理,把傳統民居的智慧運用在佈局中,加上精美的建築設計及裝飾,成為市內最出色的住宅空間。

阿茲姆宮供休憩用的迴廊(loggia)

阿茲姆宮供休憩用的迴廊(loggia)

皇宮建築群主要分為三部份,都是圍著中央庭院而建,分別是︰後宮 (Heram)、賓客區 (selamlik) 及工人區(khademlek)。建築物的外牆設計,主要運用四種石材鋪砌,包括石灰岩(Limestone)、砂岩(sandstone)、玄武岩(Basalt)和大理石(Marble),建築師活用了黑白黃米的四行砌法,令整個建築群別具一格。

法國殖民時代的現代化

2018年年底的大馬士革城市中心(Photo credit: Mars Kok)

2018年年底的大馬士革城市中心(Photo credit: Mars Kok)

十九世紀中期,鄂圖曼帝國開始沒落,但大馬士革在舊城外地區不斷擴建,進入現代化的時代。因為與歐洲的貿易增加,鄂圖曼除派遣當地學生到歐洲學習建築,也引入西方建築師為新城市設計。新區全以工整的幾何圖形規劃,市內以寛闊的花園大道築成路網,建築物也棄用傳統的木料為建材,全部轉用較堅固的石頭。整潔的新城區吸引了中產及富裕階層,紛紛搬離老化及擠迫的舊城,移居到現代化的住宅小區。舊城開始被認為是窮人及老人的安置所,歷史文物受到忽視,而且欠缺經費修葺,令圍城進一步惡化。

1929年的大馬士革地圖 (Source from internet)

1929年的大馬士革地圖 (Source from internet)

一戰後鄂圖曼帝國正式瓦解,大敘利亞地區漸漸落入法國人手上,1925年正式成為法國殖民地。法國人認為圍城是阿拉伯人的地盤,落後而殘舊,而且避免與當地人再有磨擦,決定不作任何的改動。所以他們在發展城市時,採用不干預舊城的原則,讓她維持原狀,只專注在新城的規劃。

法國城市設計師Rene Danger於1935年繪製的大馬士革整體規劃圖 (source: internet)

法國城市設計師Rene Danger於1935年繪製的大馬士革整體規劃圖 (source: internet)

大馬士革在十年間人口增加四分一,市內的違規建築多達三成,殖民地政府為解決城市問題,於1935年由享負盛名的法國城市設計師Rene Danger,繪製新的整體規劃圖,採用現代化的法式城市規劃,並發展擴張後的大馬士革及週邊地區,又加入外環路,改善城中心的交通問題。另外,他亦為城市劃定功能分區,成為日後發展的參考。

獨立後的大馬士革

2018年年底的舊城區(Photo credit: Mars Kok)

2018年年底的舊城區(Photo credit: Mars Kok)

1946年,敘利亞獨立,大馬士革雖成為首都,但政治不穩及經濟低迷,令城市發展緩慢。圍城被荒廢多年,被大馬士革人認為是罪惡的溫床,不宜進入。多年來缺乏發展,使老街舊屋沒有跟隨現代化進程,在老化中命懸一線。1967年UNESCO重新關注舊城的保育,建築師、學者、專家等携手提出方案維修古蹟,以原有的材料進行修復,活化很多歷史寶藏。現代化的基建,行車路網、排水系統等都開始引入舊城改造計劃之內,使這個最古老城市逐漸回春。1979年,舊城成為敘利亞首個文化遺產,再度吸引遊客注意,亦令大馬士革人回流舊城內,手工業,老店、傳統餐廳及古市集重拾舊日色彩,成為大馬士革的文化象徵。

2018年年底的大馬士革城外 (Photo credit: Mars Kok)

2018年年底的大馬士革城外 (Photo credit: Mars Kok)

2012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大馬士革在戰爭期間由政府軍控制,幸而遭受的損毀比反對派控制的地區較少。現在內戰前的舊城復修計劃重啟,城市終可再次恢復過來。

大馬士革的不死之謎?

內戰對的舊城的破壞不太算嚴重  (Photo credit: Mars Kok)

內戰對的舊城的破壞不太算嚴重  (Photo credit: Mars Kok)

大馬士革幾千年來,經歷不同的高低起跌,在每次歷史關口,大馬士革人都提醒自己要記著前人所種下的根,要延續多代人所培育的本土價值觀,把每段歷史兼收並蓄,並為保衛自己成長的土地奉獻一切。城市保存應有的文明價值,才可延年益壽,繼續在這片文化土壤發展下去。這便是大馬士革永生不老的秘訣。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