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敘利亞:從各陣營的流行音樂了解內戰(上)

2015/9/2 — 12:05

敘利亞形勢:2015 年八月 / DuckZz @ Wikimedia

敘利亞形勢:2015 年八月 / DuckZz @ Wikimedia

2011 年阿拉伯之春,導致中東陷入了四分五裂的狀態。其中,敘利亞的內戰更持續了四年之多。2011 年三月,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下令鎮壓南部城市德拉(Dera’a)的示威後,全國民眾紛紛起義。在戰況膠著下,政府軍的行徑日趨殘暴,導致極端份子漁翁得利。在 2013 年底,原為阿爾蓋達分支組織的「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佔領了敘利亞東北,翌年大舉入侵伊拉克。分佈在土、敘、伊拉克、伊朗四國之間的庫爾德族人,因而受到種族滅絕的威脅。

與所有民主運動一樣,敘利亞的流行音樂紀錄了這四年來一切的動盪,每一首歌曲講述大大小小的故事,發表大相逕庭的觀點,有一定的聆聽價值。但隨著民運演變成為內戰,各陣營也明白到音樂是非常有效的宣傳工具。就如一套荷里活電影會高薪聘請大師創作配樂一樣,「伊斯蘭國」亦會精心製作短片背後的聖歌,分享到社交平台,以吸引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投奔沙場。在全球化下,敘利亞的炮響其實近在咫尺。

 

廣告

「敘利亞早晨」:阿拉維派的困局

中東現今的亂局,某程度上可歸咎於英法兩國 1916 年達成的賽克斯-皮科協定(Sykes-Picot Agreement),該協定瓜分了中東,劃定了各國今天的邊界。可是,人為劃定的國界並沒有反映出各民族、部落和教派之間微妙的關係。

廣告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來自阿拉維派(Alawites),即西部沿海的少數教派,占總人口一兩成左右,過去曾受社會排斥(皆因他們的信仰混合了多種宗教,包括伊斯蘭)。法國在 1919 年把敘利亞納為「託管地」後,開始利用少數的阿拉維派管治多數的穆斯林遜尼派。獨立後,阿薩德的父親在 1970 年的一場軍事政變中奪得江山,阿拉維派表面上融入了敘利亞的社會,他們也傾向支持阿薩德政權。

2011 年,在內陸城市相繼爆發革命的同時,一名阿拉維歌手 Ali Deek 推出了多首支持政府的歌曲,較有名的包括「Sabah El-Kheir Suriya」(敘利亞早晨),他在短片中穿著軍裝,歌頌一個不同教派互相共融的敘利亞:

「敘利亞... 聖經與可蘭經並存的土地 // 這裡沒有教派衝突... 只有叛徒和侵略者不受歡迎」

然而,阿薩德的威權統治同時助長了極端份子,他們將阿薩德和反對派的政治鬥爭扭曲為穆斯林和異教徒的宗教對決。早在八十年代,推崇伊斯蘭主義的穆斯林兄弟會多次襲擊政府機關,最後於 1982 年的哈馬大屠殺(Hama Massacre)被血腥鎮壓。今天,阿拉維派被革命軍視為支持阿薩德的「公敵」,政府亦亳無能力阻止內戰中的種族屠殺事件,恐怕敘利亞短期內難以回復為「聖經與可蘭經並存的土地」了。

那麼,阿拉維派是真心願意將自己的前途與阿薩德掛鉤嗎?今年四月,國際媒體報導指出政府軍是內戰各陣營中傷亡最慘重的一方。而且,因為遜尼派「不可靠」,阿拉維士兵「受到重用」,被大量強徵入伍,據報自內戰以來,全國三分之一的阿拉維男丁已戰死。在持久戰和種族滅絕之間,阿拉維派其實面對著進退兩難的局面。

 

「巴沙爾快滾」:海外民運

內戰前,敘利亞政府曾估計有 1,500 萬僑民居住海外。當中,國內的人口只有 2,200 萬,而四年的戰火已迫使當中的 400 萬人離鄉別井。

民運的隊伍中自然地不乏海外支持者,部份正是上述八十年代受到阿薩德政府迫害的家庭。歌手 Yahya Hawwa 五歲時父親在「哈馬大屠殺」遇害,舉家流亡至沙特阿拉伯。敘利亞起義時,他開始在音樂上接觸政治議題,其中「Tali’a El-Mout」(面對著死亡)以聖歌風格,描述一名示威者出門面對政府軍前沉重的心情:

「母親,我將會出門面對死亡、挑戰死亡 // 在暴政下我們已是生不如死」

美籍饒舌歌手 Omar Offendum 父親也來自哈馬。作為革命的溫床,哈馬四年前很快響應了南部德拉市的反政府示威,哈馬的一名消防員亦創作了膾炙人口的口號兼歌曲「巴沙爾快滾」。在洛杉磯,Omar Offendum 以英、阿拉伯雙語錄製了支持民運的饒舌曲,舉世矚目。其中一首「#Syria」正是採用了「巴沙爾快滾」一口號為主題:

「El-Shab Yureed Askata El-Nitham」:人民要打倒政權

「Yalla Irhal Ya Bashar」:巴沙爾快滾

 

敘利亞民運星火燎原,2011 年七月,數名政府軍官投靠了示威者,建立了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象徵著民運正式演變成內戰。數年間,自由軍雖然鞏固了對國家南部的控制,但北部的據點已差不多被極端份子搶佔一空。北部的敵人除了政府軍外,還包括阿爾蓋達的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和惡名昭彰的伊斯蘭國。

就其本質而言,民運能夠啟發出大量的藝術作品,但因為社會秩序受到干擾,很多作品壽命短暫,無法得到保存。帶領民眾呼喊「巴沙爾快滾」的那名消防員,據報也不久之後被政府軍殺害。幸好的是,網民已設立了庫存革命相關作品的網站,內容較齊全,包括壁畫、雕塑、電影等。某程度上,這確保了文化和記憶不會因為往後內戰的發展而被抹去。

本文下篇將會介紹伊斯蘭國和庫爾德族兩陣營的樂曲,以及他們在內戰中的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