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敘利亞:從各陣營的流行音樂了解內戰(下)

2015/9/4 — 13:35

敘利亞形勢:2015 年八月 / DuckZz @ Wikimedia

敘利亞形勢:2015 年八月 / DuckZz @ Wikimedia

本文上篇介紹了支持和反對阿薩德政權的流行樂曲,以及阿拉維派和敘利亞自由軍在內戰中所面對的困境。

「內戰」一詞已經不足以充份描述敘利亞今天的亂局。2012 年,政府軍殘暴的行徑引起了國際關注,制裁阿薩德的動議被帶入聯合國安理會,敘利亞亦成為了美俄新冷戰的競技場。正當政府軍和反對派打得不分高下,伊斯蘭極端主義就乘虛而入。

 

廣告

「我的烏瑪,黎明的曙光已露」:伊斯蘭國國歌

「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在 2014 年六月攻打伊拉克第三大城市摩蘇爾(Mosul),政府軍不戰而退,令該組織聲名大噪。為了表示正統,它其後改名為「伊斯蘭國」,定都敘利亞拉卡市(Raqqa)。

廣告

令世界各地極端份子投靠伊斯蘭國的重要因素,是其強大的宣傳機器。它利用了西方現代科技平台之便,製作出反對西化和現代化的宣傳作品,技巧遠比其他組織(如阿爾蓋達)先進。伊斯蘭國經常在 Twitter 發佈消息,在 Facebook 招募士兵,及在 YouTube 上載聖歌。其中一首 2013 年底推出的「Ummati Qad Laha Fajrun」(我的烏瑪,黎明的曙光已露),已普遍被稱為伊斯蘭國的「國歌」:

「我的烏瑪(世界穆斯林社群),請接受好消息 // 靠著虔誠者的聖戰,伊斯蘭國已崛起」

聖歌傳統上並不會以樂器伴奏,但是伊斯蘭國卻會以科技將歌曲改良,包括利用回音造出合唱效果,和添上疑似由電腦遊戲剪取的刀槍音效,製造出逼真感。顯然這不單是一首聖歌,而是宣傳,目的是讓聽眾深感震憾。

若想知道伊斯蘭國何時會被擊敗,就首先要明白中東各國的地緣政治策略。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對伊朗在中東的野心感到不安,尤其因為伊朗已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散佈大量民兵,而伊斯蘭國正是借刀殺人的好工具。另外,庫爾德民兵在 2015 年──月科巴尼之戰(Battle of Kobane)擊退了伊斯蘭國,是後者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但庫爾德族一直希望從美國盟友土耳其分裂出自己的國家,因此他們的勝利,對某些關鍵人物來說未必值得慶祝。

 

庫爾德族:跨國民兵解決不了政治紛爭

庫爾德族主要居住於土耳其東南,其次散佈在敘利亞、伊朗和伊拉克。英法於二十世紀初瓜分中東時,並沒有劃出一個「庫爾德斯坦」的國家,現在也只有伊拉克一國為他們設立自治區,可選出自治政府。在土耳其,最具威脅的分裂組織是庫爾德斯坦工人黨(PKK),由於他們在七十至九十年代發動了恐襲,而被西方各國列為恐怖組織。

今天,PKK 卻與伊拉克的庫爾德自由鬥士(Peshmerga)和敘利亞的庫爾德人民保衛軍(YPG)兩個民兵組織站在同一陣線,抵抗入侵進行種族清洗的伊斯蘭國。後者較有名的軍歌是「Biji Biji YPG」(YPG萬歲)。短片中值得留意的是,與中東大部份軍隊不同,庫爾德民兵刻意打造出男女平等的形象。YPG 和 Peshmerga 都會招募女兵,亦歡迎世界各地的義士入伍(但有外兵抱怨,庫爾德指揮官拒將他們派往前線)。

Biji Biji YPG

今年七月,伊斯蘭國首次在土耳其國土發動襲擊,炸死三十三名準備前往敘利亞科巴尼戰後重建的義工。土耳其藉此取消了與 PKK 簽訂的停火協議,針對 PKK 和伊斯蘭國兩方進行空襲。PKK 指責土耳其的行為相當於「保衛伊斯蘭國」,亦有分析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希望藉短暫軍事行動在十一月大選前爭取支持。

對於各國政府來說,少數民族和與極端份子享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雙方都希望重繪國界,甚至推翻「主權國家」這一概念。所以,庫爾德民兵雖然在軍事成績上遠勝於士氣低落的政府軍,但政治資本卻不足,難以單靠打勝仗而平定中東亂局。

 

革命的孩子

敘利亞大約三分之一人口是十五歲以下孩童,這代表一整代沒有逃難的敘利亞人,正在成長於戰亂和「文化大革命」中。其中,伊斯蘭國的孩子難以得到任何教育,部份亦會參加軍事行動,負責對戰俘開槍行刑。去年 Vice News 在伊斯蘭國佔領區內成功拍攝了一套紀錄片 ,從中可見他們對培育新一代「小獅子」的重視。戰士介紹說,十五歲以下的孩童會參加伊斯蘭教法訓練營,十六歲以上的會進行軍訓。

Vice News 在伊斯蘭國佔領區內拍攝了的一套紀錄片

當代敘利亞人所飽受的創傷,會對戰後重新建立健康的社會增添一定的難度,而文化藝術毫無疑問會在重建中擔當起重要的角色。流行音樂究竟會繼續被用作宣傳工具,還是會協助以往的敵人互相理解溝通?若真的能實現和平,這些戰時歌曲也很有可能會像中國的文革「紅歌」一樣,被民眾尷尬地淡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