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散光也看到清楚舒服的字體

2017/2/10 — 12:59

背景圖片來源:Typography.Guru: Sketches by Jan Tschichold

背景圖片來源:Typography.Guru: Sketches by Jan Tschichold

原本以為自己現在不戴眼鏡的話已經看書無望,可是最近讀書,發現有一套字體就算散光也看到清楚舒服,連續好幾個小時眼睛也不累,而且會讓人越看越起勁--文字設計大師 Jan Tschichold 的大師之作 Sabon 讓人津津樂道。

Jan Tschichold 先生年輕時已經是赫赫有名的文字設計師,也在不同的學校教授文字組版。早年以 Modern Typography 宣言而聞名於世--幾何組版、絕對的規矩、對現實的不妥協,在這本早年被評定為激進的設計批評書籍中都可以看到。然而在三十年代經歷過納粹黨的逼害、也經歷過那場完全改變世界的二戰後,Tschichold先生心態明顯有變:他的興趣跑回到發現傳統的美,也樂於解決設計問題,像包括為著名的企鵝叢書重新設計平裝版書封跟內文組版規定,除了這為人津津樂道的改變外,他的大師之眼重新發現傳統美,也為後世帶來很多非常有價值的觀點。

Sabon 字型的源起,在於一批德國的印刷商並不滿於 Monotype 印刷機、Linotype 印刷機跟一般排印之間所出現的不同效果。他們組成團隊邀請 Jan Tschichold 為三款不同的印刷環境,以 Claude Garamond 的字型作為模範去設計同一款字型。其中經典的,是當中的意大利體(Italic)跟粗體(Bold)必須跟羅馬體(Roman)體擁有同一闊度,以符合這批德國印刷商的要求。最後 Jan Tschichold 先生像把 Garamond 的模範製成正文字專用的版本,x height 變大,字身也變得較闊,為橫排閱讀而優化;上延下延也變得較短,以符合印刷機的技術要求。

第一天讀回 Sabon,第一個印象是「怎麼字型那麼寬?」,可是當投入到內文去,發現讀感連貫而優美,眼睛舒服沒有壓力。以我這不常看書的人來說,竟然連續看兩個小時也不覺得累,而且越看越起勁,完全感受到好的正文字型對閱讀帶來的好處。反之讀完再看手機,便覺得我們今天的字型太窄,無論對眼睛還是閱讀的耐性也是一種重大挑戰。

所以今天的人不愛看書不愛看文字,到底跟字體有沒有關係?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