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整蠱專家,笑看人生:蘇東坡隨時無厘頭過周星馳

2018/12/22 — 19:42

《整蠱專家》劇照

《整蠱專家》劇照

【文:戈登】

文人詩句,遺笑萬年

東坡是一個天生的喜劇演員,熱情、健談、外向、風趣,甚至好「無厘頭」。

廣告

這種由外到內,再由內返外的性情,令東坡在這個人生舞台上,留下許多歡笑的喜劇演出。

就像東坡、王安石的分歧,幾近是一輩子的政敵,但私下吵架時非常「小學雞」……

廣告

王安石主張新法,東坡反對之,兩人除了在朝廷互相爭論,常常借故冷嘲熱諷對方一番。王安石對文字學有研究,寫下《字說》,論證並不嚴謹,當中不少對字的解釋都是主觀推測。

有一日東坡見到王安石,東坡竟然讚賞他說:「你的《字說》真是寫得太好了!就像你說『鳩』字從九從鳥,其實早有證據了!」

王安石很開心,馬上問:「是嗎?我只是個人推論,不知道原來早有證據,快說來聽聽。」

東坡笑著說:「《詩經》說,鳲鳩在桑,其子七兮。七隻小鳥,加上他們的父母,就有九個了!這比你的推論還好吧?」

有一次,東坡又問:「王大師,『坡』字為什麼是這種造字?」

王安石說:「土的外皮,即是『坡』!」
 
東坡忍不住吱一聲笑了出來,「哇!那『滑』字豈非水的骨頭?」

還有一件事非常出名,陳季常是東坡的好朋友,其妻柳氏性格暴躁,陳季常平時很怕她。東坡有見及此,不安慰他之餘,還要笑他。

〈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
誰似龍丘居士賢,談空說法夜不眠。
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誰像陳季常這麼聰明,平日口齒伶俐,但聽到妻子的聲音,即刻嚇到手震震。

「河東獅吼」,「季常之癖」,笑一笑,世界從此多了兩個成語,今日還有人在用!

《整蠱專家》劇照

《整蠱專家》劇照

佛門不清靜,和尚也風流

東坡 南歌子(師唱誰家曲)

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借君拍板與門槌。我亦逢場作戲,莫相疑。

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皺眉。卻愁彌勒下生遲。不見老婆三五,少年時。

據《冷齋夜話》載:「東坡鎮錢塘,無日不在西湖。嘗攜妓謁大通禪師,師慍形於色。東坡作長短句,令妓歌之。」

即是說,東坡在杭州做官時,有一日和歌妓一起去找友人大通禪師。

佛門清靜地,歌妓來此,大通禪師相當生氣。 東坡即時作首詞,叫歌妓唱給他聽:

喂大師你在唱什麼歌,跟哪門佛法?
可否借你的木魚一用? 
我和你都在人世間逢場作戲,又何必相疑呢?
我這位妓女望你幾眼,你不要皺眉吧!
如果你這邊年輕的僧人早生幾年 — — 
就知你以前有多風流,那些女人已經都變成老太婆

《整蠱專家》劇照

《整蠱專家》劇照

判刑仍然幽默,盡見人生智慧

東坡在杭州還審過一件情殺案。

有個和尚,愛上妓女,但有日把錢用光了。 妓女認錢不認人,對他冷言冷語。和尚忍不住想強姦她,但妓女抵死不從,結果和尚打死了她。

東坡發現和尚的手臂紋了一句詩:「但願生同極樂國,免教今世苦相思。」

這個時候,東坡忍不往又寫下一首詞:

東坡 踏莎行(這個禿奴)

這個禿奴,修行忒煞。雲山頂上空持戒。一從迷戀玉樓人,鶉衣百結渾無奈。

毒手傷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臂間刺道苦相思,這回還了相思債。

這個「禿奴」把戒都破全了,真的沒什麼修行。為情所困,令到自己這麼狼狽。
 
「毒手傷人,花容粉碎」,如今你要喜歡的色相,又去了什麼地方呢?

東坡最後決定罪狀:

好啦,既然你的紋身這樣寫,你們就一齊落黃泉吧。用生命償還返這場相思債,推出去斬立決!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