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藝術空間的迷思

2017/3/8 — 11:35

上年開業之後,多支樂隊已在 H.A.4.0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上年開業之後,多支樂隊已在 H.A.4.0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文:李曉婷】

文化藝術是一個由歷史源流、生活體驗、話語和權力關係交織而成的論述。歷史背景、城市地景,以至公民社會對「何謂文化藝術」的理解對文化藝術的發展空間皆有著重要影響。在討論城市的核心價值時,社會焦點通常放在人權、自由、民主、法治,而城市權往往是較少討論的一環。縱使近十年來社會對於空間自主和使用的討論有所增加,城市權與文化藝術兩者的關係似乎還未獲得太多關注。空間是論述、權力、自由的戰場;藝術和創作亦然。城市與作品之間存在者微妙的互維關係;一方面,文化藝術可作為介入空間的批判建構,另一方面也把城市日常空間納入藝術創作的一部分,為空間和生活日常開拓更多可能性。 然而,官方對藝術場所的理解扼殺了空間的可能性,限制了公眾對文化藝術的想像,摧毀了文化藝術的自由發展。

場所是文化藝術的孕育之地。要發展文化藝術固然需要文化場所。大部分人對於藝術場所的聯想只局限於所謂的文化場所,例如博物館、藝術館、劇場等。然而,文化藝術的面向不只是單向的展示,而存在一種藝術家、表演者跟觀眾的交流、對話。故官方對於場所的正當性 (legitimacy)的闡述,正如藝術理論家葛羅依斯 (Boris Groys)所指,忽略了人與空間互動的潛在化學作用,同時也限制了文化藝術的可能性。

廣告

要發展香港文化藝術,不單純是靠多建幾個博物館、發展什麼西九文化區。這些文化場所固然有其價值,可是政府一方面說要發展文化藝術,一方面卻手執不合時宜的法例一而再、再而三地留難Hidden Agenda,扼殺獨立音樂的生存空間,何等諷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