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句改動豈小事? 大者可陷人於不義

2018/6/29 — 16:56

資料圖片,《字裡人生》劇照

資料圖片,《字裡人生》劇照

關於中文文學創作獎改動字句,上水望一望,竟然發展成有人質疑得獎者中文不好,更動都合理。我想起當年西西一句「我對她們點我的頭」,都有人批評西西中文不好。面對這種批評,我想我們也只能對他們點我們的頭。

問題的重心從未變動:

1、編輯宜家面對既除左無問過原作者是否同意更動,不尊重作者之外,文集出版後讀者讀到的文章又非原著,有任何口實,都是陷作者於不義。

廣告

2、與此同時,評審又不是文集編輯,比賽過程閱讀得獎者未經改動的原文,然後有後面的評審評語。結果出版的卻不是原文。試想像假如評審評價作者不避口語,文集讀者翻看時卻「打機」變「玩遊戲機」,真係「黑人問號」了。除了不尊重,同時亦陷評審於不義。

文句的改動看似小事,實質語氣、語感都受影響,大者乃至陷涉事者於不義。至於文學作品是否就可以超越文法一類問題,我真是不想答這種問題,瞭解文法規則後逾越之,那不就是文字遊戲的根本規則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