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學放得開:風雨中瘋戀尼采

2018/5/30 — 12:36

【文:黃潤宇】

近來《五夜講場》節目踩界風氣之盛,《歷史係咁話》講《詩經》與愛情文學,《哲學有偈傾》又相繼出動《小王子》與董啟章,引得《文學放得開》節目主持鄧小樺在網上直呼:「一定要了結這場恩怨」。且不論之後是否有機會正面交鋒,本週《文學放得開》先蓄勢出擊,由鄧小樺與廖偉棠主持,黃國鉅、張歷君兩位教授及音樂人千邦擔任嘉賓,是謂文史哲藝術全方位囊括。而這樣的陣容要迎接的主題,則是在場每一位都「瘋戀」過的尼采。

躁動青春   秘而不宣

廣告

尼采多以哲學家的身份著稱,但他同時亦有詩人、評論家、作曲家等多重身份,創造力豐沛。尼采的生命是戲劇性的,1844年出生到1900年逝世之間,尼采飽受眼疾、頭痛、腹痛、精神疾病等多重疾患的折磨,在痛苦中書寫《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悲劇的誕生》、《偶像的黃昏》……作家木心曾在《文學回憶錄》中寫道:「我與尼采的關係,像莊周與蝴蝶的關係。他是我精神上的情人。」尼采帶隨他的痛苦與思考,存在於不同人的躁動青春史之中。

難掩對尼采的熱愛,節目錄製前夜,男嘉賓們就已經在群組中大談最愛的尼采作品與譯本。從趙千帆翻譯的《善惡的彼岸》與《論道德的譜系》,到孟明與孫周興翻譯的尼采詩歌,更是不斷上傳家中各種版本的書照,「瘋戀」程度可見一斑。次日一到化妝間,嘉賓個個從沉重的書包中拿出一摞尼采著作,交換閱讀。鄧小樺見狀,直笑說這次節目是找不到女嘉賓來分享的。或是男性讀者與尼采之間存在某種共鳴頻率,也是存在著秘而不宣的情感。

廣告

黃國鉅

黃國鉅

酒神精神   搖滾誕生

尼采在《悲劇的誕生》中闡述:「日神是美化個體原理的守護神,唯有通過它才能真正在外觀中獲得解脫;相反,在酒神的歡呼下,個體化煙消雲散,通向萬物核心的道路敞開了。」身為音樂人的千邦尤其喜歡尼采對於酒神的描述,酒神精神也是搖滾音樂精神的重要部分。

提到酒神精神,不得不想起兩千年初的木推瓜樂隊,曾發佈一張名為《悲劇的誕生》的專輯,其中一首《悲劇的誕生》,將層疊於原初荒蠻與難耐世界的狀態嘶吼而出:

我殺了一個畫家 我取代了他 我愛上了一片沼澤 午夜裡他哭著吞沒我
蒼蠅張惶地湧向屋角 向慈祥的蜘蛛懺悔 一片荒野獲救了 我把它們漆成綠色
雷聲沉悶的獻出閃電 夜在我懷裡嚎啕不已 世界就在那兒歡樂也疼 是悲劇的誕生

這是尼采所言酒神精神,在瘋狂與逾越之中得到解脫,是頹廢、非理性與悲劇,藝術恰由此衝突中生長,因而也期待詩人廖偉棠、音樂人千邦會如何講述酒神精神對他們創作的影響。

黃國鉅(左)廖偉棠(右)

黃國鉅(左)廖偉棠(右)

重讀尼采   回應香港

酒神精神,打破秩序對生活的規限,對於變動中的社會來說並非全是消極。黃國鉅教授於2014年5月出版了《尼采:從酒神到超人》一書,時下正值「佔領中環」醞釀期,城市命運前途未卜,一切皆有可能發生。於此情況下,《尼采》一書攀升到書店暢銷排行版首位。之後他在《在絕望充斥的香港,尼采思想有什麼啟示?》一文中提到,雨傘期間也曾有佔領者在帳篷中讀此書,亦有朋友對其打氣:「你有尼采護身,不會絕望呢!」尼采的生命孤獨而痛苦,今日卻說有尼采而不會絕望,正是源於他提出重估價值、重新審視現有秩序。張歷君提到尼采對二十世紀初的東亞知識分子莫大影響,於今他也給予我們抽身回望的勇氣,強權未必如絕望想象中一般堅固不破。

尼采不會為我們構築一個盡善盡美的天堂,而是陪伴我們在人間奔命。一如廖偉棠早在《尼采的最後一個預言》文中說的:「在濃霧與狂風中跌撞踉蹌,為著一個最基本的目的:活著而咬牙奔命,最後到達的並非天堂,而是襤褸如地獄的人間。」關於尼采,關於香港,電視節目上不能言盡的,又要留待讀者繼續追尋。然而追尋之路上,仍有尼采如殉道者般慰藉人類的絕望,豈不也是擁有了另一番勇氣嗎?

--

《五夜講場—文學放得開》逢星期四晚上11時至12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熱愛尼采 》5月31日晚上11時港台電視31播出。

《五夜講場》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rthktalks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