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學

2015/11/13 — 12:45

【文:曾瑞明】

喜歡文學。但文學究竟是什麼?我喜歡文學什麼?不同創作者都有不同看法。有的視之為走鋼線的高難度動作,是一種可以超凡入聖的技藝。有的視之為建功立業,不朽之一。有的視之為文青的身份證,以示入型入格。有的則視之為個人修煉,行雲流水,但求莫逆於心。沒有所謂吧。文學是人類活動,不同的「人類」自然有不同的對文學的示範。

女兒這兩個「小人類」也在她們的生活展示文學操作。特別是在郊外,她們的創作慾更強。

廣告

五歲的大女兒無端一句︰

「蝴蝶像落葉,落葉像蝴蝶。」

廣告

喻體變喻依,喻依變喻體,就有兩種看事物的方式。文句的變化,也如蝴蝶落葉。

三歲的小女兒拿了地上一枝樹枝做「柺杖」,很好玩。差不多要離開郊野公園,我們要她放下柺杖,立地成佛。

但她撒賴,說「要好低好低。」意思是要再下山才放。

走下了樓梯,她又說︰

「要再低再低。」

之後再說︰

「要再低再低先得架。」

因為她一再重複,竟令我有這山深不見底之感。

不過,語言最了不起的,就是能令人喜、令人悲。最近女兒媽媽工作有點阻礙。女兒某晚竟突然一句,給媽媽一句祝福︰「工作開心」。這不常用的祝福語卻有文學最珍貴的力量︰它令我們都哭了。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