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喜劇之王》:周星馳沒有 let us down

2019/2/14 — 10:20

《新喜劇之王》

《新喜劇之王》

很難有人會不喜歡周星馳吧,不過我絕對算不上是他忠實影迷,例如他的金句我就一句都記不起,今次《新喜劇之王》原本打算遲些在視頻上架時才看,拜讀了金成的文章後,就第一時間去戲院買票入場了。

媒體已有無數寫它的評論,我沒有精力去接力作解構分析,加上我對周星馳作品及其風格的認識僅屬入門,未夠班加把口,只能衷心說,我很享受花在這部電影的個半小時,又哭又笑,既感動又過癮,還苛求什麼?

很多港人對「北上搵銀」很有成見,其實北上和去世界其他地方發展搵食不就一樣?有什麼問題?就算北上人私底下如何拋下尊嚴、出位獻媚、阿諛奉承,箇中醜態也是眼不見為淨,無謂做塘邊鶴指手畫腳,只是如果是個公眾人物,在眾目睽睽下,嬉皮笑臉講得好聽些去貼金,講得難聽些我都不好意思寫出來,慌死冇人知效忠擦鞋,確是難睇,其實強國人見到也不就掩住咀笑,從心底裏瞧你不起?

廣告

這些年又冇乜見過周星馳有什麼難睇的言行,他當政協時,他的「求其」和不投入在我看來可愛極了,他返大陸拍片,照顧國內市場拍出的作品亦不特別覺刻意逢迎國策,更沒有替「厲害了」塗脂抹粉,反而他的《長江七號》、《功夫》、《美人魚》以至現時的《新喜劇之王》更關注到「厲害了」不願相認的低端人口。

開場馬上來陳百強的〈疾風〉,自有一番過來人的傷感,即使是在大陸拍,畫面的海浪和大海後面的山,說我穿鑿附會都好,是很有新界的感覺,除了有人心水清說是回應上集,我更是看成周星馳送上他的香港情懷,是他曲線展現自己的港人身份,以及向「港式」文化和傳統的致意。

廣告

不過對周遭越來越無信心的我還是有所懷疑,周星馳會不會是兩頭蛇,港版來首〈疾風〉,大陸版就換上阿爺啱聽的紅歌,為此我特意上機頂盒找國內版核實,聽到同樣是〈疾風〉,亦同樣是陳百強的原唱,即使兩個版本結尾字幕時配的〈疾風〉是另一女聲普通話版,我還是加分的。看大陸版又發覺到,演女主角的男友講對白時聽不出他的普通話有什麼滑稽口音,遠不及港版操廣東鄉音那麼妙絕,那絕對是周星馳醒香港的一大Bonus。

說不多講還不得不提片中的出色配樂,除了點中在八、九十年代成長一代死穴的〈疾風〉,片中若干場面配上柴可夫斯基〈天鵝湖〉主旋律,很具氣勢,也有激動人心效果,另外新舊兩部《喜劇之王》同用上日劇《悠長假期》的配樂,必然是周星馳的意思,除了帶來延續性,《悠長假期》原是周星馳某些情意結也說不定,其實該劇的男女主角都屬人生失敗組,即使不算臨記,也不過是現實生活永遠站在後排的配角,說來和周星馳作品中的小人物相差無幾啊。

在《新喜劇之王》中這段《悠長假期》配樂出現於同樣為追夢當上臨記的富二代向女主角示愛及道別那兩場戲,都是好一次演技、對白和音樂的美妙配合,於是眼淚又奪眶而出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