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宿攝影展細述香港變遷 Rie Nishinaka﹕我是這樣從日本人變成香港人

2019/8/5 — 14:50

「其實今次展覽還有一個隱藏主題﹕那就是我從一個拍攝香港的外國人,漸漸變得與香港人抱持同樣心情。」*香港*攝影師 Rie Nishinaka (Raylie) 說。「這次展覽是從一個日本人變成香港人的故事。」

她記得有日,透過網路看香港反送中抗爭情況,同時與一個香港朋友通電話。兩人在討論抗爭時,Raylie 說﹕「畢竟我是外國人,對事情總有點不好評價。」

結果朋友卻憤怒了。「我無當你係外國人,我當你係香港人。」

廣告

看 Raylie 的攝影作品,妳可以知道,她的朋友是對的。

***

廣告

攝影展「香港聖譚曲」今日開始在東京新宿的 PLACE M 畫廊舉行(展期至 8 月 11 日止)。展覽主要分成三個部份,第一部講香港城市變遷,活化、拆遷......在一張作品中,關閉的商店大閘上貼滿美聯物業的廣告。第二部講屋邨,來自日本的 Raylie 與邨中公公婆婆聊天,得到他們的信任,讓他們成為作品一部份。第三部是反送中。那是我們近日幾乎每日目擊的畫面﹕示威的標語,憤怒的人們。

生於日本的 Raylie 背景和香港無一點關係。她在御茶水女子大學碩士畢業,修讀的是日本歷史。2009 年開始自學攝影,2012 年開始偶爾辦展覽,但也沒想過要特別拍攝香港。

第一次到訪香港是五年前的事。當時她因為工作壓力,想來香港散心。本來只是單純旅行,來看夜景、嘗嘗美食,結果卻迷上香港人的精神。

「大家都是直腸直肚,我喜歡這種感覺。」

第二次來香港是 2014 年,雨傘運動的時候。那時她對香港的歷史、政治、文化等全然不知,看到香港人在雨傘運動的抗爭場面,驚覺原來除了日本主流印象之外,這個城市也有另一面。於是回到日本後,她開始大量閱讀香港的歷史和政治資料。

也是在這時候,她開始學廣東話。

「想知道一個地方的歷史,你就要閱讀那個地方的紀錄。你必須懂得當地的語言。」

她學廣東話是完全自學,單是發音已經要練習一個月。

此外,學廣東話也讓她能在香港與他人直接交流。「當然你也可以看日文新聞,但是有時候會翻譯得不正確,所以直接去看、直接去問,還是比較好。」

現在的 Raylie 基本上能以廣東話溝通。在社交媒體的發言也可以用中文,而且還充滿「港味」。

也是在雨傘之後,她開始不斷來香港攝影。從 2014 年起到今日,她往來香港與日本多達二十次以上,每次長達數天到一星期以上不等。

她在去年十二月開始構思這個展覽。當時還未有反送中事件,她想呈現的主要是香港的城市變化,諸如社區活化、屋邨老店等。展覽本來亦預計有一部份呈現雨傘運動。然而反送中事件令她決意將雨傘運動改為反送中。

「因為今次事件在歷史上的意義更加重要。」

長久的觀察加上自學而通的廣東話,令她看香港反送中跟絕大多數日本人都不相同。Raylie 說,日本傳媒報道香港反送中時,往往專挑衝突場面,和平集會的消息較少。然而她知道,在今次抗爭,不僅年輕人站出來,銀髮族以至公務員都有集會。此外,日本媒體報道香港消息時不時會用「過激化」一詞來形容抗爭者,然而 Raylie 說,她親眼目睹的示威,大多數十分和平,暴力場面往往源於警察。就算是七月一日衝立法會的事件,她亦認為日本人應多了解抗爭者為何要這樣做,而不是一看到破壞就直接否定。

她希望展覽能夠讓更多日本人看到香港實況。

作為一個歷史碩士,她希望自己的攝影可以成為歷史紀錄,也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去為香港拍攝。她不認為自己以歷史視角拍攝有甚麼特別,倒有一件事,令她拍攝香港的角度大幅改變。那就是學廣東話。

「果然,當你明白一種語言的時候,你就會更加明白香港人的心情、香港人的思考方法。拍攝的時候也就會將這些意識放進去。」

她就是這樣一點點成為「香港人」。反送中示威以來她在香港身赴現場,在日本則看直播流淚。香港消息對她的情緒影響太大,連身體狀況也變差。為準備展覽她不得不暫時停止看抗爭畫面,只接收基本新聞資訊。

展覽後,這位香港攝影師說她仍會繼續來港,繼續拍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