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我是和尚》:由四國榮福寺到真言宗聖地高野山的「的士之旅」

2018/9/9 — 10:24

《我是和尚》2015;監督:真壁幸紀;美術:龍田哲兒

《我是和尚》2015;監督:真壁幸紀;美術:龍田哲兒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一、四國「遍路巡禮」與榮福寺

佛教僧侶在日本社會中是重要一員,因此有不少以和尚為題材的電影及電視劇,當中不乏以喜劇手法表現的作品,由真壁幸紀監督的電影《我是和尚》亦是其中之一。電影改編自僧人作家白川密成的自傳式小說,這位作者兼故事主人公乃四國愛媛縣榮福寺的住持,而該寺亦成為電影的主要場景。

廣告

電影截圖。榮福寺中「唐破風」屋檐前的白衣朝聖者。

電影截圖。榮福寺中「唐破風」屋檐前的白衣朝聖者。

廣告

電影以黎明時分的榮福寺中各座建築場景開始,當中最具標誌性者當屬佛堂正面拱形加兩端彎曲翹起,稱為「唐破風」的屋檐,此構件之由來與特色可見於以前《建築意》文章「電影《妖貓傳》與中日建築恩怨情仇」。四國有88間與八至九世紀弘法大師空海(即《妖貓傳》中主角)有關係的「箇所」,而該寺屬當中的第57號「札所」;這88間寺院自古已為信眾「遍路巡禮」指定路線,即類似另一密教真言宗聖地高野山上,手持木杖身穿白衣,象徵與空海「同行二人」之朝聖活動。

今時今日流行遍尋名勝甚至食肆的「朝聖」行為,但片中經常出現的佛教朝聖者,通常真的用雙腳行走出他們的朝聖之路。主角光圓大師(阿進)作為寺院住持亦為到訪者蓋章,用今天用語就是「打咭」。而日本的朝聖傳統非佛教所獨有,如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紀伊山地聖地參拜道」,範圍包括和歌山縣熊野三山與高野山、奈良縣的吉野山,即有結合神道與佛教之傳統(神佛習合),即使如片中的榮福寺亦曾有一段與神道教神社結合的歷史。

二、高野山上的和尚居酒屋

電影截圖。片中出現高野山上專供和尚飲酒吸煙的居酒屋,未知是否真有其店。

電影截圖。片中出現高野山上專供和尚飲酒吸煙的居酒屋,未知是否真有其店。

故事主角出生於世襲榮福寺住持一職之家,並畢業於高野山大學,顧名思義,該大學為一所由真言宗創立於高野山上,專門訓練和尚的學府。除大學外,當地中心主要是由金剛峯寺、壇上伽藍、金剛三昩院、奧之院墓地、幾十座較小型寺院式旅館「宿坊」、一些佛教產品小店及素菜食肆等構成的佛教社區。

作為一佛教社區的高野山,連路邊告示牌也充滿佛教意味。

作為一佛教社區的高野山,連路邊告示牌也充滿佛教意味。

至於片中出現專供和尚飲酒吸煙的居酒屋,筆者當年到訪時卻未有發現,但其實現時日本的京都、大阪與東京確實有合共四間專為和尚而設的酒吧。未知當地是否隱藏着一些和尚居酒屋僅予相熟和尚進入,或許讀者有機會到高野山時可試試尋訪一下。儘管和尚居酒屋可能只是故事中創作的情節,卻也表達了僧侶其實亦只是凡人,也要面對世俗問題,片中主角亦不斷徘徊於「出世」與「入世」之間。而歷史上日本佛教的「入世」程度,無論是政治上的高度介入,還是生活上容許結婚生子食肉飲酒,有時確為中國人所難以想像。

高野山櫻池院檜皮葺屋頂上。無論如何「出世」的佛寺,總有需要「入世」工人維修的一日。

高野山櫻池院檜皮葺屋頂上。無論如何「出世」的佛寺,總有需要「入世」工人維修的一日。

三、日本的密宗建築

而密宗佛教作為一個相對後起的宗派,亦為日本的佛寺建築帶來山林化之現象。一般寺院由飛鳥奈良時代通常位於代表「入世」的城市,變為平安時代大量密宗寺院建於相對「出世」的山林之中。建築上亦由城市平地上的工整佈局,變為融入自然環境,佈局亦無可避免變得較不規則。

電影截圖。壇上伽藍東塔為日本密宗獨有的「多寶塔」建築形式。

電影截圖。壇上伽藍東塔為日本密宗獨有的「多寶塔」建築形式。

電影截圖。壇上伽藍根本大塔充分表現日本「多寶塔」保存了印度「窣堵坡」佛塔形式痕跡。

電影截圖。壇上伽藍根本大塔充分表現日本「多寶塔」保存了印度「窣堵坡」佛塔形式痕跡。

日本密教建築另一獨特之處是寺院常建「多寶塔」。電影中,光圓和尚與兩位曾為佛學同窗的友人酒醉乘的士由四國直奔高野山後,有數幕高野山不同佛寺場景的片段,當中曾出現兩座外型獨特的多寶塔建築,分別為壇上伽藍的根本大塔與東塔。其下層為方形平面,上面四邊蓋有屋檐,中層為圓形饅頭或穹窿形狀,上層則為圓形平面再蓋以四角攢尖金字塔頂,明顯異於日本更普遍的純粹方形平面三重或五重塔,可說是保存了印度「窣堵坡」(stupa)佛塔形式。而其實高野山中心區域至少有五座這種日本密宗獨有的建築形式,分別為位於金剛三昧院、西國愛染明王靈場多寶塔、壇上伽藍之西塔,以及片中出現過的根本大塔與東塔。

壇上伽藍根本大塔屋檐下。

壇上伽藍根本大塔屋檐下。

四、「星光熠熠」的奧之院

電影截圖。隱密於參天古木之中的奧之院墓地參拜道。

電影截圖。隱密於參天古木之中的奧之院墓地參拜道。

電影中,三位佛學舊同窗重返高野山,為的是解決畢業後俗世生活中的種種壓力,藉以回歸年少時在高野山學佛之初心。而最後使他們得以抒懷之地,正是隱密於參天古木之中的奧之院墓地。該處被視為高野山最神聖之地,在全長約兩公里之參拜道兩旁,有超過20萬座墓碑與稱為「供養塔」的一、兩米高石砌紀念塔,也有一眾十六至十七世紀日本戰國「大名」之墓所,甚至包括生前明爭暗鬥互相攻伐的武田信玄、織田信長、明智光秀、豐臣秀吉、石田三成等赫赫有名武將。加上奧之院外德川家康的家族靈台,可謂使高野山「星光熠熠」,未知這群身後成為鄰居的武將,泉下仍然爭鬥不休?還是早已一笑泯恩仇?

戰國「大名」武田信玄、勝頼父子奧之院中之御墓。

戰國「大名」武田信玄、勝頼父子奧之院中之御墓。

或者電影中三位煩惱的主角,正是在奧之院中、鏡頭之外,看到這批全部已成歷史過客的武將墓所靈台之後,即領略既然到頭來一切皆空,便無需執着於出世與入世之間的分別,更無需執着於由四國至高野山那昂貴的的士車費了。

面對着奧之院參拜道上大大小小的墓所與供養塔,最易使人想起織田信長生前最愛吟唱之詞——「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

面對着奧之院參拜道上大大小小的墓所與供養塔,最易使人想起織田信長生前最愛吟唱之詞——「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